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美投下的3千億美元深水炸彈正在炸響……

中美兩國元首會晤之後一個月,兩國就十項貿易問題達成初步協議,包括:中國將在7月16日前重新開放美國牛肉進口;美國將開始制定規則,允許從中國進口熟制禽肉;中國將對正在等待安全審核的美國生物技術產品進行評估,要麼通過批准,要麼明確說明產品不能通過安全測試的原因;中國可以對所有類型的天然氣進口合同進行談判,包括長期合同;中國將允許外資金融服務公司提供信用評級服務;中國央行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將就跨境清算機構的監督工作達成協議(防止形成欠賬,哈哈);中國將採取措施為美國電子支付服務供應商提供市場准入;美國承諾將同等對待中國銀行和其他外資銀行;中國將向兩家美國金融機構發放債券承銷和結算許可證。

雖然項目有十項,但核心是一個,就像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所說:預計這些協議將大幅改善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這符合中美兩國元首會晤的精神,兩國領導人4月在海湖莊園首次會晤後,宣布推出“百日計劃”,雙方將圍繞貿易領域的合作展開為期100天的談判,宗旨是增加美國對華出口,以縮小兩國之間高達347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

3470美元,看起來是中美之間的事情,實際是世界的事情,是投向世界的深水炸彈,其中影響最大的是石油領域,這將改變世界的格局。

據中國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3月份,中國原油進口量為3895萬噸,環比上漲22.56%,同比上漲19.44%,石油進口對外依存度創造了70%的歷史新高(這個數據要記住!)。

2016年以來中國原油進口月度變化圖(網路圖片)

整個世界的主要資金流轉鏈條之一是:中國向美國出售商品獲取外匯收入,順差的主要用途之一是形成外匯儲備抵禦資本外流對本幣的衝擊,之二就是用這些外匯收入購買大宗原材料,其中最主要是原油。

原來,中國主要的原油供給方是俄羅斯、沙特、安哥拉、伊朗、伊拉克、委內瑞拉、等等,這些客戶基本就代表了現在正在協商限產保油價的國家!(俄羅斯也參與了協議)這些國家取得主要來自原油的外匯收入以後,形成了對外支付能力,也是他們參與國際合作的基礎,這其中包括購買俄羅斯、美國、歐洲的軍火,也進口很多基本生活用品,同時也可以參與區域經濟建設,比如參與“帶與路”,等等。

中國減少對美貿易順差的主要方式之一是加大從美國進口原油(2月份進口808萬桶,幾乎是1月的四倍)和天然氣。

前文說過,按去年四月的原油產量來計算,各主要產油國財政平衡的油價基本在59.7——121.06美元/桶之間,其中:俄羅斯是68美元/桶,沙特是66.7美元/桶。一旦中國增加自美國的原油和天然氣採購量、減少自他們的採購量,自然會讓他們的財政赤字繼續擴大。

此時,沙特、俄羅斯開始坐不住了。

前些天,沙特、俄羅斯兩國人士會談,同意將限產協議延長半年,自然是希望力挺國際原油價格。這就是這種局勢威逼之下的結果,如果他們的原油出口量價齊跌,會加速讓他們的財政破產。

但是,今天的原油市場並不樂觀。川普(特朗普)上任伊始即簽署行政命令,加快原油開採和管線鋪設,現在的效果已經顯現。上月中旬,美國原油日產是925萬桶,本月上旬就上日產933萬桶以上。此時,沙特、俄羅斯挺價的效果很值得懷疑。價格上漲,美國的原油產量就會繼續快速上升,搶奪歐佩克和俄羅斯的市場份額,相當於從供給方面給國際原油價格拴上了龍頭。在此情形下,原油價格的任何上漲都是脆弱的。5月15日,國際能源署(IEA)公布了一份悲觀的報告,使市場對石油輸出國組織將減產協議延期至2018年計劃的樂觀情緒遭到打擊,紐約原油價格應聲下跌,再次回落到49美元以下。

俄羅斯、沙特、奈及利亞等產油國成為困獸。

另一方面,中美未來很可能達成越來越廣泛的協議削減貿易順差,外匯儲備的積累就會遭到制約。“帶與路”本質是進行資本輸出,主要方向是中東、中亞(中亞的哈薩克、亞塞拜然也主要依靠原油產業),只有越過這一核心地區才能進入東歐和歐洲。當中國外匯儲備的積累速度下降之後,在這些地區的投資能力也就下滑。

再一方面,隨著中東、中亞產油國外匯收入的縮減,國際支付能力也下降。當一個經濟區喪失或削弱了國際支付手段之後,經濟合作的前景就會黯淡。

同時,當中東、中亞國家主要的國際收入被削弱之後,本國貨幣就會遭到很大的壓力,比如:沙特的聯繫匯率制度就會遭遇衝擊、俄羅斯的盧布就會再次迎來貶職的壓力,等等,當這些地區的貨幣不斷爆發危機之後,通脹會不斷上升,社會就會加劇動蕩,戰爭就會越來越頻繁,進一步給國際經濟合作蒙上陰影。

這就是中東、中亞國家所面對的局勢,中東與中亞是中美聯手投下深水炸彈後首先炸響的地方。今天,區內國家並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對於今天的中東、中亞、俄羅斯等主要產油國來說,軍事冒險是他們的選項之一。因為任由這種局勢發展下去進而導致財政危機(貨幣危機),通脹暴漲,貧困問題激化,內部動蕩就會加劇,主要領導人的執政地位將出現嚴重的危機!

唯有美國人可以等待時間裁判給出的結局。

這就是大國的謀略和博弈。也希望新興大國進行帶與路的建設時,妥善考慮這些戰略層面的問題。

就在這些產油國家陷入困境的當口,遠景的打擊再次來襲。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近日報道:不出八年,世界上將不再有汽油或柴油轎車、大巴和卡車出售。整個陸上交通運輸市場將轉向電氣化,這會導致石油價格一落千丈、存在了一個世紀的石油工業幾乎消亡。

文中說:西巴教授認為,人們將徹底停止駕駛行為。他們將全體轉向自動駕駛電動車輛,這種車輛的運行費用是礦物燃料汽車的1/10,燃料邊際成本幾近於零,預期使用壽命為100萬英里(1英里約合1.6公里)。因為在經濟上相對於燃油車具有巨大的優勢,這是石油和汽車大企業的“死亡螺旋”。

文中又說:下一代轎車將是“車輪上的電腦”,谷歌、蘋果和富士康擁有破壞性優勢,而且會果斷出手制勝。

“爆發點”將在今後兩三年里到來,屆時電動車的電池續航里程將超過200英里,美國的電動轎車價格將降至3萬美元。到2022年,低端車型的價格將降至2萬美元。此後,這場“雪崩”將掃清擋在它面前的一切。西巴教授說:“從成本曲線來看,到2025年,所有新車都將是電動的,所有的新大巴、新轎車、新拖拉機、新廂式貨車,凡是靠輪子行駛的東西都將是電動的,全球都一樣。”

“全球石油需求量到2020年將達到每天1億桶的頂點,到2030年減至每天7000萬桶。”

其實,這些說法是能源技術尖端領域的人都很熟悉的,總體發展方向是毫無疑問的。今天,印度也正在制訂計劃,準備到2032年淘汰全部汽油車和柴油車。而美國,自動駕駛的谷歌自行車已經開始步入實用,自動駕駛的電動汽車也會加速進入市場,這場運輸革命的洪流誰也無法阻擋。

化石能源是人類文明發展的一個階段,就像煤炭一樣,也只有階段性的使命。雖然西巴教授的預言或許有幾年的誤差,但結果誰無法改變。一旦自動駕駛的電動汽車價格如期降到每輛2-3萬美元,基於其相對燃油汽車擁有的巨大的費用優勢,就會立即取代後者,就意味著石油工業立即陷入雪崩之中。

當俄羅斯、沙特、委內瑞拉、奈及利亞、阿爾及利亞、伊拉克、伊朗等面對這樣的場景時,他們會驚訝地發現,他們的國際收入、財政收入幾乎枯竭了。而這些國家的其它產業,相對於其龐大的國家機器的需求來說,幾近於無。財政坍塌、貨幣危機、社會危機和政府的執政危機會相繼到來,中東、中亞很可能會陷入持續的動亂,半個大陸甚至會深陷戰火之中。

這還只是中美聯手投向世界的一顆炸彈而已,將深度改變世界地緣政治與軍事格局!第二顆改變世界格局的炸彈正在形成,後文再說。

任何一個國家能否興盛,都取決於正確的戰略和謀略,取決於文化基因中的執行力,最終取決於自身的文化底蘊和進取精神。而浮誇與奢華、驕狂與自大,是國家前進道路上最毒的毒藥。不要說新興國家,即便是世界霸主,在這樣的毒藥面前也只能是人仰馬翻。

川普簽署了廢除限制宗教自由的法案,誰都知道他要幹什麼——目的是恢復清教徒的精神!這是奮發進取的精神,是立國的基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