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一篇忽悠國民60多年的文章

1937年8月,毛在洛川會議上發表抗戰時期總體方針:「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總體方針得到貫徹,武裝力量壯大,所以才有到重慶談判的籌碼,有內戰的本錢!」

抗戰勝利後重慶談判,蔣介石與毛澤東乾杯。一個辛勞乾瘦憔悴,一個養尊處優紅光滿面。

小學五年級時,有篇記憶猶新的課文《桃子該由誰摘》,作者是“偉大領袖”毛澤東。文章說:

抗戰勝利的果實應該屬誰?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棵桃樹,樹上結了桃子,這桃子就是勝利果實。桃子該由誰摘?這要問桃樹是誰栽的,誰挑水澆的。抗戰時期,蔣介石躲在峨眉山上,一擔水也不挑,現在他卻把手伸得老長老長地要摘桃子。他說,此桃子的所有權屬於我蔣介石,我是地主,你們是農奴,我不准你們摘。

我們對蔣介石說:你沒有挑過水,所以沒有摘桃子的權利。我們解放區的人民天天澆水,最有權利摘的應該是我們。抗戰勝利是人民流血犧牲得來的,抗戰的勝利應當是人民的勝利,抗戰的果實應當歸給人民。

國共部分戰報對比

“原來國民黨不抗日,等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抗戰勝利,卻來奪取抗戰勝利果實。蔣介石和國民黨太可惡,太無恥了!”

我們就是接受這種欺騙性的教育,直到80年代,我們才知道,原來國民黨也抗日。隨著史料的不斷披露,我們終於明白,是蔣介石領導中國軍民,在盟軍的大力援助下取得抗日戰爭勝利!

《桃子該由誰摘》是從毛澤東《抗日戰爭勝利後的時局和我們的方針》中摘錄編寫而成,文章寫於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三日,即日本宣布投降的前兩天。

原文較長,現摘錄主要內容:

日本帝國主義投降的大勢已經定了。

抗日戰爭當作一個歷史階段來說,已經過去了。

在這種形勢下面,中國國內的階級關係,國共兩黨的關係,現在怎麼樣,將來可能怎麼樣?我黨的方針怎麼樣?這是全國人民很關心的問題,是全黨同志很關心的問題。

國民黨怎麼樣?看它的過去,就可以知道它的現在;看它的過去和現在,就可以知道它的將來。這個黨過去打過整整十年的反革命內戰。在抗日戰爭中間,在一九四○年、一九四一年和一九四三年,它發動過三次大規模的反共高潮,每一次都準備發展成為全國範圍的內戰,僅僅由於我黨的正確政策和全國人民的反對,才沒有實現。中國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政治代表蔣介石,大家知道,是一個極端殘忍和極端陰險的傢伙。他的政策是袖手旁觀,等待勝利,保存實力,準備內戰。果然勝利被等來了,這位“委員長”現在要“下山”(註:下峨眉山,特指大後方)了。八年來我們和蔣介石調了一個位置:以前我們在山上(註:根據地),他在水邊(註:沿海東部地區);抗日時期,我們在敵後,他上了山。現在他要下山了,要下山來搶奪抗戰勝利的果實了。

我們解放區的人民和軍隊,八年來在毫無外援的情況之下,完全靠著自己的努力,解放了廣大的國土,抗擊了大部的侵華日軍和幾乎全部的偽軍。由於我們的堅決抗戰,英勇奮鬥,大後方的二萬萬人民才沒有受到日本侵略者摧殘,二萬萬人民所在的地方才沒有被日本侵略者佔領。蔣介石躲在峨眉山上,前面有給他守衛的,這就是解放區,就是解放區的人民和軍隊。我們保衛了大後方的二萬萬人民,同時也就保衛了這位“委員長”,給了他袖手旁觀、坐待勝利的時間和地方。

蔣介石對於人民是寸權必奪,寸利必得。我們呢?我們的方針是針鋒相對,寸土必爭。

現在蔣介石已經在磨刀了,因此,我們也要磨刀。

人民得到的權利,絕不允許輕易喪失,必須用戰鬥來保衛。我們是不要內戰的。如果蔣介石一定要強迫中國人民接受內戰,為了自衛,為了保衛解放區人民的生命、財產、權利和幸福,我們就只好拿起武器和他作戰。這個內戰是他強迫我們打的。

去年有個美國記者問我:“你們辦事,是誰給的權力?”我說:“人民給的。”

抗戰勝利的果實應該屬誰?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棵桃樹,樹上結了桃子,這桃子就是勝利果實。桃子該由誰摘?這要問桃樹是誰栽的,誰挑水澆的。蔣介石蹲在山上一擔水也不挑,現在他卻把手伸得老長老長地要摘桃子。他說,此桃子的所有權屬於我蔣介石,我是地主,你們是農奴,我不准你們摘。我們在報上駁了他。我們說,你沒有挑過水,所以沒有摘桃子的權利。我們解放區的人民天天澆水,最有權利摘的應該是我們。同志們,抗戰勝利是人民流血犧牲得來的,抗戰的勝利應當是人民的勝利,抗戰的果實應當歸給人民。

抗戰勝利的果實應該屬於人民,這是一個問題;但是,勝利果實究竟落到誰手,能不能歸於人民,這是另一個問題。不要以為勝利的果實都靠得住落在人民的手裡。一批大桃子,例如上海、南京、杭州等大城市,那是要被蔣介石搶去的。蔣介石勾結著美國帝國主義,在那些地方他們的力量佔優勢,革命的人民還基本上只能佔領鄉村。另一批桃子是雙方要爭奪的。太原以北的同蒲,平綏中段,北寧,鄭州以北的平漢,正太,白晉,德石,津浦,膠濟,鄭州以東的隴海,這些地方的中小城市是必爭的,這一批中小桃子都是解放區人民流血流汗灌溉起來的。究竟這些地方能不能落到人民的手裡,現在還不能說。現在只能講兩個字:力爭。靠得住落在人民手裡的有沒有呢?有的,河北、察哈爾、熱河、山西的大部、山東、江蘇的北部,這些地方的大塊鄉村和大批城市,鄉村和鄉村打成一片,上百的城市一塊,七八十個城市一塊,四五十個城市一塊,大小三、四、五、六塊。什麼城市?中等城市和小城市。這是靠得住的,我們的力量能夠取得這批勝利果實。

新時期和抗日戰爭時期之間有一個過渡階段。過渡階段的鬥爭,就是反對蔣介石篡奪抗戰勝利果實的鬥爭。蔣介石要發動全國規模的內戰,他的方針已經定了,我們對此要有準備。全國性的內戰不論哪一天爆發,我們都要準備好。早一點,明天早上就打吧,我們也在準備著。

有了準備,就能恰當地應付各種複雜的局面。

但是,謊言說一百遍,並不能改變歷史的真相。

1937年在廬山發表抗戰演說,號召全國軍民奮勇抗擊日寇

蔣夫人宋美齡在戰地醫院為傷員包紮傷口

重慶談判登機前的毛澤東

毛澤東這篇文章寫於日本投降的前兩天,文章的要旨不僅僅是爭奪堅持抗戰、奪得抗戰勝利的榮譽問題,關鍵點是佔領地盤,準備內戰。

1937年8月,毛在洛川會議上發表抗戰時期總體方針:“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總體方針得到貫徹,武裝力量壯大,所以才有到重慶談判的籌碼,有內戰的本錢!”

是誰倒打一耙,否定國民黨抗日,誣衊蔣介石竊取抗戰勝利果實?又是誰熱衷內戰,提前準備內戰?

相信博友看了此文,並且根據相關史實,不難得出結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