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弗林中了俄國美人計?反正不是我…

當斯凡特拉娜•洛克霍娃(Svetlana Lokhova)看到互聯網瘋傳她是俄國間諜時,她還以為這是玩笑。

但是沒過多久,她就發現,自己成了特朗普政府風波、俄國被控搞間諜活動的“連帶受害”者--她自己的說法。

對她本人的指稱主要圍繞她和弗林將軍2014年在劍橋的聯繫。弗林當了24天的國家安全顧問後閃電離職,因為在特朗普政府過渡期間,他在和俄國駐美國大使的聯繫方面沒有說實話。

2月弗林辭職之後,美國和英國媒體上都出現了有關洛克霍娃的報道,其中包括弗林和她的關係“困擾”美國情報官員。在社交媒體上甚至有人說,洛克霍娃是俄國間諜、俄國用她設美人計。

採訪一開始,我就問她,“你是俄國間諜嗎?”她回答說,“絕對不是。我和俄國情報部門沒有任何正式、或非正式的關係。”

她承認,懷疑的人肯定會反問了,“你當然會這麼說了。”這真讓她陷入那種—用她自己的話說—“卡夫卡處境”。

她也承認,故事的大背景確實是問題的一部分。她是女人,生於俄國,和劍橋有關係。劍橋是1930年代被克格勃收買的間諜圈的老家。

她說,“荒唐到悲哀,寫劍橋叛徒的人,最後自己也被別人描繪成一個。”

故事開始於2014年2月在劍橋的一次晚餐。做東的是理查德•蒂爾勒夫爵士(Sir Richard Dearlove)。他是英國軍情六處前負責人,當時是(劍橋)彭布羅克學院院長,正在籌辦一家叫做“劍橋安全行動”(CSI)的團體。參與的還有克里斯托弗•安德魯,軍情五處授權歷史學家,(劍橋)基督聖體學院教授。

弗林擔任特朗普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僅有24天

晚餐大概有10幾人參加,嘉賓是邁克爾•弗林,當時他是“美國國防情報局”(DIA)的負責人。據洛克霍娃說,一起吃飯的目的是在CSI和DIA之間建立聯繫,為次年召開的一次大會打基礎。

她說,“DIA希望,通過走訪歐洲頂尖大學,能夠發現可以幫助、協助他們的人。”

晚餐會上,她的座位距離弗林比較遠。地位更高的人講完話後,下級人員開始介紹他們的研究項目情況。

洛克霍娃是研究1930年代蘇聯情報工作的專家,她說,她被請來談自己的工作,“目的是用劍橋級別的研究給DIA留下個印象”。

洛克霍娃給弗林看了一張明信片,這是斯大林在1912年寄給好朋友的未婚妻的。未婚妻正在幫助斯大林辦假護照、用於擺脫監視,當時斯大林是反沙皇的革命家。

洛克霍娃說,“(弗林)的第一反應是覺得好玩。”她把明信片翻譯給弗林,然後解釋說,這表明,斯大林既是歷史上受間諜監視最嚴密的領袖、後來也是監視別人最嚴密的領袖。

她說,弗林請她把明信片寄給他,因為不久將有俄國高層官員到訪問中國大陸盛頓。當時,美國正在試圖加強和俄國在反恐領域的合作,因為那之前不久剛剛發現,2013年波士頓爆炸案的嫌疑犯,俄國事先已經掌握一些材料。

洛克霍娃說,弗林和助手都留了電子郵件,希望在華盛頓和俄國官員會面時能用明信片破冰。

有一種說法,她被邀請陪同弗林去俄國、給他擔任翻譯,洛克霍娃說這不是真的。她說,那頓晚飯後,她和弗林、弗林的助手有過幾次電子郵件往來,不過弗林沒多久就離開了DIA。

洛克霍娃說,弗林也對俄國間諜史感興趣,她還給他發去了一篇BBC報道(報道也是我寫的,其中有我採訪洛克霍娃),這篇文章講述的是劍橋間諜圈的“第六者”。

“弗林將軍給我的回復中說,曝光間諜活動很重要,不僅僅讓情報官員知道,也讓普通人了解。”

美國媒體稱,弗林的問題是,他應該把他和洛克霍娃的聯繫正式聲明備案。英國媒體後來跟蹤報道了這個故事和劍橋的關係,並說CIA和FBI都在討論這件事。

弗林的律師沒有受邀就此做評論。

美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與俄駐美大使通話醜聞辭職

社交媒體和一些網站上的言論更多,說洛克霍娃是拉攏、策反弗林的俄國間諜、特工。這引發媒體更多興趣,有些記者開始等在洛克霍娃家門外,向她的朋友、鄰居打聽她是不是間諜。為了躲避,洛克霍娃搬了出去。

洛克霍娃說,說她在軍情六處前領導、軍情五處歷史學家的眼皮底下俘獲了弗林,十足荒唐。“照那麼說,我15分鐘內、靠一張斯大林1912年的明信片就拿下了弗林?!如果我真收攏了弗林,那就該算得上是俄國有史以來最大的戰果之一,或者說,就是最大的戰果了。所以,這是絕對荒唐的,完全不可相信。但是,出於某種原因,還真有人信,這個世界就這樣。”

洛克霍娃生於俄國,1998年來英國之後不久加入英國籍(但她同時保留俄國國籍)。她說,“我是英國公民,我有英國護照……如果我是俄國間諜,那我就是叛徒……對我來說,和現在、過去的情報人員保持聯繫很正常,因為這是我工作的領域。”她否認對她能通過“特殊渠道”獲得俄國情報檔案的指稱,“完全沒有那回事!”

她說,恰恰相反,因為她曾和安德魯教授共事,俄國人也懷疑她。安德魯教授曾經聯繫、研究蘇聯叛逃者,比如曾經“走私”秘密材料的克格勃檔案學者Vasily Mitrokhin。

“在英國,我被控是俄國間諜;在俄國,有人說我是英國間諜。我都不是,我就是一個研究歷史的,這個領域嚴重政治化了。”

“(最近)這檔事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今年有關她和弗林的事出現之前,她剛剛生下第一個孩子。她說,她擔心被跟蹤,和朋友會面、打電話也讓她緊張,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懷疑她是間諜。

“我覺得我被背叛了,突然間,我就成了目標,這樣可怕的方式……不過就是吃了一頓飯,幫助西方情報部門更好地理解俄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