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原來親媽的愛 都是用來較勁的!

我和我媽,從來都想不到一起去。

是的,你沒看錯,我說的就是,從來都想不到一起去,即使在我們有部分共識的問題上。

比如,我們都認為我該減肥了,但吃飯的時候我媽說,多吃菜,吃菜不胖;多吃魚,吃魚不胖;吃主食啊,那一碗米飯能發胖么?

比如,一個月前,北京的桃花都謝了,我說‌‌‌‌“媽,天真熱啊‌‌‌‌”,我媽說‌‌‌‌“可不是‌‌‌‌”。但過了半分鐘她就改了主意‌‌‌‌“其實也不太熱,你可不能脫秋褲啊‌‌‌‌”。

比如,當年我媽陪我看房子,我倆坐在售樓處吹著冷風,心也拔涼拔涼地說‌‌‌‌“就買那個小戶型吧‌‌‌‌”。那天晚上我媽翻來覆去,早起的時候她說‌‌‌‌“你這麼胖,住小戶型太憋屈了。我算了算,再賣老家的一套房,幫你多付一些首付吧‌‌‌‌”。

我跟我媽的想不到一起去,還體現在我們對同一件事的重大理解差異。

比如,劉詩詩吳奇隆結婚,黃曉明和baby結婚,舒淇馮德倫結婚,我媽就會很著急‌‌‌‌“你看看人家,工作那麼忙,長那麼好看,都著急結婚‌‌‌‌”。

王寶強馬蓉離婚,白百何陳羽凡疑似離婚,大家都被狗血濺一身,我媽冒著狗血前進‌‌‌‌“你看看,別人都離婚了,你連結婚的影兒都沒有呢‌‌‌‌”。

網約車門檻被大幅提高時,我媽的反應,之前我也跟你們嘮過了——她囑咐我以後網約車時,一定要洗頭!因為‌‌‌‌“北京戶口,有本地車牌,開的都是2.0L或者1.8T以上排量的車,這條件,平時介紹對象都不好碰,現在網約車都給你篩好了‌‌‌‌”。

天朝全面放開二胎時,我媽作為一名老黨員,意味深長地跟我說,‌‌‌‌“你知道你給國家添多少麻煩不?就是因為你這樣到歲數不結婚的人,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都鬆動了‌‌‌‌”。

上海對非滬籍單身人士買房限購時,我媽忽然靈機一動‌‌‌‌“要不,你去上海工作吧‌‌‌‌”。我只聽過倒逼式的改革,這種以買房倒逼結婚的念想,也只有親媽能想出來。

深圳出台政策,限購單身本地居民只能買一套房時,我媽憂心忡忡‌‌‌‌“你這要是在深圳,都買不了第二套房‌‌‌‌”。媽,深圳房價都漲成那樣了,說的像我能買起第一套似的。

前兩天北京狂風呼號、沙塵暴侵襲,我媽發來東北口音的微信,‌‌‌‌“我真是擔心你啊,一個人在北京,還那麼大的風‌‌‌‌”。我靠,媽,找對象也不能當定風丹使啊。

韓國新總統當選,我媽問我,你想過沒有,朴槿惠輸在了什麼?輸在了她對閨蜜寄予太多的感情。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她是一個沒有家的女人。

有時候,我覺得,我跟我媽看的不是同一條新聞。

我要看到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我不想錯過任何一道可能的風景。我媽不在意這些,她只擔心有一天,屋裡只剩我一個人,我會不會無助的像個孩子。

我說,媽,你要啥母親節禮物?我媽說,我想要個女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花兒街參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