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西安事變真相(1)張學良實為中共特別黨員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爆發。時任西北剿匪副總司令的張學良和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路總指揮的楊虎城在西安發動兵變叛亂,扣押時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西北剿匪總司令蔣介石。歷史證據表明,張學良和楊虎城的軍隊被中共深度滲透,張學良實為中共“特別黨員”。圖為張學良(左)與楊虎城(右)。(資料圖片)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變(又稱雙十二事變)爆發。事變當天,時任西北剿匪副總司令的張學良和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路總指揮的楊虎城在西安發動兵變叛亂,扣押時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西北剿匪總司令蔣介石。

歷史證據表明,西安事變的台前人物是對蔣介石剿共令陽奉陰違的親共將領張學良和楊虎城,而中共是西安事變的陰謀策動者,共產黨方面處理事變的最高決策者卻是蘇俄的斯大林。

一、中共黨員組成楊虎成的“智囊團”

1934年10月14日,在國民革命軍發動的第五次剿共戰爭下,中國共產黨遭受嚴重挫敗,不得不撤離江西,於1935年10月逃竄至陝甘蘇區。1935年9月20日,蔣介石在西安設立西北剿匪總司令部,自任總司令,任命張學良為副司令,調東北軍入陝甘,會同楊虎城的西北軍第十七軍剿共。

其時,這兩支剿共軍隊已被中共大力滲透。九十年代初,在中國大陸出版的中共共青團中央機關刊物《中華兒女》雜誌曾專門發表吹捧王炳南是如何成為楊虎城幕僚,並如何勝利完成策反楊、張和參加策劃西安事變的。

實際上,楊虎城的第三任妻子謝葆真就是中共黨員,在楊軍政治部工作,她是在1928年1月經中共黨組織批准和楊虎城結婚的。而早在1927年冬楊虎城就曾要求加入中共,他的部隊政工人員中即有中共黨員16人。1928年10月楊虎城在日本東京期間,中共中央決定批准楊的入黨要求,指示東京市委辦理,但由於楊很快回國,未能辦理相關手續。1934年,楊部警衛團有共產黨員兩百餘人。

1935年11月,中共北方局南漢宸委託楊的駐北平代表申伯純向楊傳達中共的《八一宣言》。1935年12月,中共北方局也派王世英到西安和楊虎城會談。1936年初,毛澤東再派張文彬攜函見楊,達成互不侵犯、建立軍事聯絡等三項口頭協議,此後,張文彬即以十七路軍政治處主任秘書名義長駐楊部。1936年4月中共專派回國的王炳南與楊一再地“深談和合謀”。由是,中共終與楊結盟。1936年6月,楊部已用軍用合作社的名義開設了中共的聯絡站,並將大批的無線電器材、醫用藥品等運往延安,而中共往返西安、延安,進入 大陸,回歸陝北,路條均由楊的十七路軍提供。

“西安事變”前,在楊虎城身邊工作的共產黨員除王炳南、張文彬等外,還有米暫沉、宋綺雲、王菊人、申伯純等人,他們當時20至30餘歲,深得楊的信任,參與機密,儼然成為楊的“智囊團”。

二、張學良實為中共“特別黨員”

1936年6月照蔣介石廬山訓練團而建立的“西安南郊王曲鎮軍官訓練團”,雖由張學良、楊虎城任正副團長,其實權卻完全握在中共黨員劉瀾濤、應德田手中。中共黨員應德田作為張學良的少將處長,更是張發動西安事變的秘密策劃者之一。中共黨員申伯純即稱:“王曲軍官訓練團訓練時間雖然只有兩個月,但對於改造思想,灌輸聯共抗日的主張卻收效很大。”軍官團學員就曾在西安事發前七天狂言:“不要讓蔣介石站著走出去,而應該爬著滾出去。”

以張學良為首的“抗日同志會”,實際負責人亦為中共黨員劉瀾濤、應德田等人。其創立時的十五人,全部是中共黨員和“左傾”分子。尤為重要的是,這個組織還掌管了張學良一切秘密活動,一切與共產黨聯繫的技術工作,以及東北軍全軍的人事工作。

而張學良本人在1936年6月底通過中共中央聯絡員劉鼎,首次向中共中央提出加入中共。7月2日,中共向共產國際請示。前蘇聯公布的一份共產國際文件顯示,共產國際於1936年8月15日覆電說:“使我們特別感到不安的,是你們關於一切願意入黨的人,不論其社會出身如何,均可接收入黨和黨不怕某些野心家鑽進黨內的決定,以及你們甚至打算接收張學良入黨的通知。”

曾經擔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統戰部長的閻明復披露,葉劍英生前曾經對主持東北軍黨史整理的編輯宋黎(西安事變時曾在張學良身邊工作的中共秘密黨員)有過交待,肯定張學良就是中共黨員。宋當時將葉劍英的這個談話作了記錄,並將記錄稿封存在保險箱里,並交待“張學良還健在,我們一定要千方百計保護他,他的中共黨員身份絕對不能外泄,等他去世後再把談話記錄拿出來報告中央”。

葉劍英的談話並不是孤證,張學良東北軍的老部下、後來歷任共軍冀中軍區司令員、晉綏軍區司令員、鐵道部部長等職的呂正操,1991年在紐約與張學良曾數次晤談,他也對人披露“張漢公是共產黨員”(張學良字漢卿,被尊稱為張漢公)。呂正操還多次對人說,周恩來生前不止一次地告訴他,張學良是中共黨員。

原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周恩來生平寫作組組長高文謙認為,共產國際不同意張學良加入中國共產黨,真正的原因是莫斯科視張學良為軍閥、漢奸,不可信任。張學良在東北主政時曾經因為中東鐵路問題同蘇聯發生衝突,甚至兵戎相見。

由此可見,張學良當時希望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共中央也同意吸收他入黨,並報告了共產國際,只是遭到共產國際的否決。葉劍英的“肯定答覆”最大可能是,張學良被中共中央批准為只有極少數人知道的“特別”黨員。

台灣出版的《雜憶隨感漫錄——張學良自傳體遺著》中,張學良坦誠地說:“一般人都不知道我的心理,我簡單地說,我可以說我就是共產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