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許億:你再驚世駭俗 也只是書桌前一個只會放屁的肉體而已

——人工智慧碾殺的 最終是精英主義

精英主義,顯然,在有這波人工智慧的大潮中,要被碾殺的。無論你在某個領域如何精益求精,最後,你都在一個只不過稍具興趣的程序員寫的幾行代碼下,被完全碾壓。是的,過去說,你字再認得再多,能有字典多嗎?今天說你懂得再多,能有百度多嗎?現在更要命的來了,你即便懂得驚世駭俗,沒有平台讓你展現,你也只是書桌前的一個只會放屁的肉體而已。不被表達的學問和屁,沒有實質上的差異!

阿爾法狗打敗之前嘴硬的柯潔,意味著在下圍棋這個領域,人類的最後防線已經崩潰。之後的新聞,很好玩的,除了思聰少爺笑話了柯潔以外,便是柯潔在新聞發布會上呵責了一位說英文的中國記者,再接著,聶衛平聶大師又補了一槍,他也跟著罵了那個記者。——說真的,忽然感到歷史的關頭,這幫人其實挺沒勁的。甚至算是失態了。

你知道,這說明什麼問題嗎?別又扯到什麼中國人怎麼說外語的混賬邏輯上去,胖子其實很刻薄,因為他的觀察,這幫下圍棋的,無論如何,這天算是走下了神壇。之後你還有什麼可嘚瑟的,你總歸下不過機器了,你自以為是的技術其實也無非一個海量的算法而已——但我們人類,最實際的經驗,就不會一再拿肉體跟機器比賽效率的。

所以幹嘛把火氣放到英文上去。你乾脆批評他英語爛,要麼自責自己英語爛。無論誰爛,圍棋這檔子事情,失去了神秘主義,也不再精英主義了。

這才是胖子思考的主題。人工智慧究竟帶來了什麼?

作為一個網路寫作者,當然會考慮到點擊率的問題,於是胖子認真思考過各種頭條平台推薦文章運算邏輯。但思考的結果,是灰暗的。

比如說,明明是人都不可避免,要點一個很下流猥瑣的題目來看,但看完以後,不代表自己會喜歡這個(除了掛羊頭賣狗肉的概率太大,還有我們總歸不該放縱自己內心的猥瑣吧。)

但當你點擊類似的題目的時候,會給人工智慧一個錯覺,便是你喜歡這個,它當然罔顧你內心的想法,只知道後面會不停得給你推薦類似的內容。於是打開手機,看到的全是黃色新聞,一天到晚,無休無止。——據說,一些國外的平台開始考慮到這個問題,比如講讀者評價放入運算規則當中去。也或者其實國內也在跟進,但效果呢?反正我還沒有看出來。

我以前說過類似的東西,但今天再想,是忽然替胖子這樣的作者感到悲哀。因為他確實在認真的寫,也寫了很多很多字。但當他一旦深入的時候,往往意味著他的思考絕非熱門,所以會被浮躁的讀者趣味給忽略,而且,他的文章過長,即便有熱衷的讀者,也不見得可以讀完——廣告在尾頁,讀者沒有耐心看到底也就不能讓廣告展示,又意味著失去了廣告收入。

這樣,這個網路的世界,其實在淘汰胖子這樣的作者。也或者,訓練他往一個另一個方向走去,比如,胖子也認真考慮到如何將題目起的聳人聽聞一點,也或者,如何將思考淺化,淺到三五百字和幾張圖片以及一個誇張的題目來混點擊的地步。但真要去實施的時候,才發現,真正的悲哀,是胖子根本不會幹這個,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他乾脆不擅長這個。

過去中國導演熱衷拍藝術電影的,總是笑話好萊塢,說給我錢,絕對拍強過好萊塢。後來呢,一一被打臉。媚雅好辦,讀多幾本書就行了。媚俗難,你不深入市井巷陌,你不燈紅酒綠,你怎麼知道大家共同的慾望,其實絕非下流那麼簡單?

精英主義,顯然,在有這波人工智慧的大潮中,要被碾殺的。無論你在某個領域如何精益求精,最後,你都在一個只不過稍具興趣的程序員寫的幾行代碼下,被完全碾壓。

是的,過去說,你字再認得再多,能有字典多嗎?今天說你懂得再多,能有百度多嗎?現在更要命的來了,你即便懂得驚世駭俗,沒有平台讓你展現,你也只是書桌前的一個只會放屁的肉體而已。不被表達的學問和屁,沒有實質上的差異!

古希臘數學家有個著名悖論,叫做飛矢不動:設想一支飛行的箭。在每一時刻,它位於空間中的一個特定位置。由於時刻無持續時間,箭在每個時刻都沒有時間而只能是靜止的。鑒於整個運動期間只包含時刻,而每個時刻又只有靜止的箭,所以芝諾斷定,飛行的箭總是靜止的,它不可能在運動。

過去的精英們假如還以傳統的方式累積自己的學問,技能。最後呈現出來的,便是無數個瞬間的永恆靜止而已,因為你已經達到極致,無法突破第二個瞬間,而不突破,也就意味著你其實全無動作。

而另一個層面,人工智慧的時代,卻是一種更大的加速流動,在這場流動中,那些靜止,似乎有意無意的都被忽略了。因為未來的人類,連記憶,都可被代勞,以致實無必要。

最後提醒一句,相信胖子,以上關於悖論的這節,全是胖子的胡謅。精英主義被碾殺的時代,也未必全無好處。比如胖子,皮毛不懂的東西也能拿出大聊特聊了。

畢竟,Who cares?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