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美國底層工人到底有多窮?美國網民吐槽奧巴馬、民主黨

美國窮人到底有多窮?2016年10月25日,美國某知名社交網站上傳了一條名為“The Naked Truth:Trumpland”(赤裸裸的事實:特朗普王國)的視頻(http://fusion.net/video/360796/the-naked-truth-trumpland/#),再現了美國廣大工人、農民階層貧困狀況。

有趣的是,視頻引來了無數粉絲給特朗普站隊——大量美國網友留言講述著他們的真實遭遇,也發泄著他們的憤怒。

小編綜合了美國網友相關留言,以供參考。

1.奧巴馬醫改坑慘了老百姓!

實際上,美國中部的大多數地區非常的蕭條貧窮,醫療坑苦了中下階層。

網友A:參與了奧巴馬醫改後,全家每月為此花費約六七百美金(稅後);但免賠額(在一定條件下被保險人對於損失的自負額)仍高達5000美元,買醫保跟不買幾乎沒什麼不同。然而,政府強制性規定不買就罰款,這是把賺血汗錢的底層老百姓往死里坑的節奏!

網友B:十幾年前,我剛來美國的時候,保險很便宜。在奧巴馬醫療政策推行以前,我自己買商業保險跟奧巴馬那破玩意價格差不多:讀書期間一個月五六十美金就能搞定;全家自費600美金,還帶一個月的生育險,比我後來公司提供的價值2000多美金的保險還要好很多,免賠額只有1000,個人自負率(被保險人用於就醫或配藥所需自行支付的小額費用)好像是25美金。

網友C:奧巴馬推行醫療改革以後,原本一個月200多美金的花費立馬漲到600多美金,連保險條款都沒變。同樣價位下,以前可以買的保險覆蓋範圍和免賠額比現在好多了,完全可以現金付錢,還可以打折。我認識的一個人,錢全拿去買保險了,根本沒錢看病。

網友D:自由競爭下保險比政府介入更便宜。奧巴馬醫療剝奪了老百姓不買保險的自由,而大城市的精英們脫離群眾太久,根本體會不到底層老百姓的辛酸淚。很多年輕人工資低、身體好,不買保險還能吃得起飯。強制讓人買保險,剝奪了多少人的自由,所換來的就是口頭上的所謂“大愛”,好像這樣大家就都能看得起病了。真是太可笑了!

為什麼保險會這麼貴?答案是美國人需要養太多不能自食其力的人了。在這種龐大的各種稅收和保險的壓力下,當下,年薪5-6萬美金的人群已經成了“有工作的窮人”。不能再割這些家庭的“羊毛”去貼補貪婪懶惰的吃福利人群了!是時候讓大家都自食其力了。

2.美國底層工人到底有多窮?

關於這個問題,網友們講述的真實見聞讓人觸目驚心!全然感受不到世界上最發達、最先進國家應有的富足。

網友E:我有時間會去附近社區做義工,看到這些收容所里的光景,你就知道美國各個州都有被主流媒體遺忘的窮人。

網友F:在藍州的農村,工作機會少、工資低,香奈兒這些高大上的品牌,只能在媒體上看到,而在我身邊還真看不到有人用奢侈品。甚至,我買個200美金左右的包,會被別人說成“錢多人傻”。

網友G:去密歇根州旅遊的時候,在一些小鎮只能看到破敗景象:去加油站加油的車大多破舊,當地人衣著的也破兮兮的。

在“非法移民+全球化”時代,最慘的是低端服務業拿時薪的人,日子真是過不下去了。中產技工,有的還能通過搬家和換工作來維持體面生活;而且美國很多工薪階層都打工兩份以上。

網友H:有一次,我搬家賣東西,台式機賣150美金,正好鄰居白大叔家小孩上中學做功課需要用電腦(是的,他家沒有電腦,放在中國是不是都難以想像),他跟我商量:能不能把電腦給他留著,等他拿到下個星期的薪水再來支付?人到中年,連150美金都拿不出來,我還能說什麼呢?真的好心酸。

還有一件事印象頗深。為了搬家,我打算賣我女兒的床和床墊,原價近300美金,我只要20美金。一對夫婦帶著6個孩子從蒙大拿州搬到東部。這家主婦問我還有什麼要賣,我就把多餘的兒童安全座椅給她了。她非常開心,跟我說搬家時打她電話,他們兩口子都來幫我搬家。那時她正懷孕,一個月後臨產。

網友I:以前公司一個車間工人領養了幾個小孩,老婆在家帶孩子,他一人每天打兩份工,周末還要再干一天,真的很讓人佩服。原來一同事,白天襯衫領帶在辦公室採購部做文職,晚上去酒吧做酒保,同時兼職寫作,已經出版了10+中長篇小說。他有兩個孩子,小的今年上大學,因為打橄欖球拿到了助學金。

網友J:有個離異的流水線女工,前夫找不到工作、不付撫養費,為了撫養兩個小孩,她一個人打3份工,每天工作18小時。很多人甚至喝不起星巴克。

美國人把錢花到哪裡去了?這就像個迷。

網友K說:我的經理人年薪14萬美金,19歲的兒子剛參加了海軍。上個月,她跟我說家裡的暖氣有點問題,找人來修估價800美金,但是拿不出來,所以要等到這個月才能修。我們在中部農村,消費不高。

3.白人幹活比“老墨”更賣力

也許你會說非法移民在美國的日子有多辛苦,但是,底層美國人也同樣辛勤——他們可以為了一個月的臨時工作來回開上4000英里(約6400公里),吃睡都在車上。

在中部紅州生活的網友說,白人干體力活真是再正常不過了。他們的職業操守不輸任何一個移民群體。公寓的烘乾機壞了,兩個白人壯漢來修,修好之後用手把地上的塵土垃圾清理的乾乾淨淨;商場裡面的店員也是特別熱情認真,很少看人下菜碟。

曾在明尼蘇達念書的網友回憶道,當時,學校的清潔工是白人,大叔是退伍老兵,大媽腦子有點慢,但是對人友好、幹活認真,大媽給地板打蠟打的超亮。後來換了索馬利亞人,那個幹活的質量,簡直是目不忍視!

另一位網友說:“老墨”根本沒大家想的那麼勤奮,他們幹活很糊弄。看過周圍找“老墨”、黑人等做黑工的各種悲慘教訓之後,我家裝修搬家等各種活都找正經白人公司做,一分錢一分貨,是絕對真理。我曾找一家當地搬家公司搬鋼琴,一個年輕白人開車來的,只帶著他年邁的父親!淋著雨折騰了好一陣子,我們要給小費,可小夥子死活不肯要,說已經包含在總費用里了(總費用也不高,是我們問了幾家裡面最低的)。

白人競爭不過“老墨”,不是因為不夠勤奮。我們搬家裝修,包工頭說如果走公司名義就貴,因為公司有許可證、有保險。如果找幾個“老墨”就便宜一半不止,因為不簽合同、沒有保險。

任何國家都應該好好對待辛勤工作、努力生活的本國老百姓,而不是耍花腔、高喊什麼“大愛”的口號——難道美國總統不是應該首先照顧好自己的公民嗎?很多網友表示很討厭虛偽的民主黨“聖母們”……底層工人幾乎全都支持特朗普。

4.要尊嚴,多打幾份工也不吃救濟

生產線上的美國工人

在很多州,農民非常辛苦:一家五六口人在幾百畝地上忙活著,掙不到多少錢,只有年復一年地賣力氣,還要為昂貴的奧巴馬醫療政策買單。去大城市法學院讀書的農民子弟,從來不敢去吃快餐以外的餐館,而周圍的同學非富即貴,落差之大可想而知。他們說:再苦都不能吃福利,太丟人了!建築工人們也是,寧願打好幾份工都不肯吃救濟,因為會被全部朋友瞧不起。

曾在田納西大學讀博士的網友說:那裡的“紅脖子”(在鄉間農場討生活的美國白人)寧可挨餓都拒絕接受福利。

在新澤西,一個讀著“火坑”專業博士的白人小夥子談到,他爸媽小時候在吃福利的家庭長大,覺得這麼做很丟人,所以拚命打工掙錢養他和他妹妹,就是累死也不讓兄妹倆吃救濟。還好他們很爭氣,他博士馬上畢業,妹妹碩士還有一年,等妹妹畢業找到工作,他媽媽就可以退休了。

而非法移民們卻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各種福利救濟。這自然引發了人們的不滿,在南加州一個城市,當地人拒絕南美洲來的小非法移民進入,其實不難理解。

有自尊的人,除非在困難的時候,接受別人的施捨都是很羞愧的事情。這些人跟非法移民不同,工人階層需要的是工作,而不是吃救濟。一個網友說:曾經在社會安全部門工作過的朋友,和我說過很多各種混福利的故事,她最後忍無可忍,辭職了。

“哈佛商業評論”有篇文章說的好:白人工人階層要的是工作、是自尊心,是男人養家的榮譽感,是傳統價值觀的回歸。你可以說他們保守、政治不正確,他們同樣理解不了,為什麼自己連工作都找不到,還要花錢養非法移民和難民。

對於拿著低工資努力工作的人,必須給他們一條活路,而那些吃救濟的“票蛆”必須學會自食其力。

5.民主黨“聖母”們,你們真是夠了!

他們看著電視里的非法移民和難民落淚,卻看不見本土勞動人民的苦和無奈;

他們就“平等自由”議題夸夸其談,卻看不到用壓制別人自由來追求自己的絕對自由的恰恰是他們自己;

他們以為LGBT的利益大過天,但人們最關心的是工作機會、是出門不用擔心安全隱患;

他們呼喊著黑人權利時,卻視警察生命如草芥;

他們指責別人自私,卻看不見族裔利益;

他們無限誇大白人至上和種族歧視,卻無時不刻在流露對底層的鄙視。

傳統上,民主黨才是反貿易、支持工會的。不過,它的黨綱都一直在變,再往前算,民主黨還阻撓解放黑奴,誰能想到後來出了第一任黑人總統。

在競選過程中,所謂政治精英們成天在吵同性戀問題(能不能結婚、怎麼上廁所合理)、大麻合法不合法、怎麼看待墮胎行為、要不要控槍這些東西。

百姓在投票的那一刻,膚色理想種族都滾蛋了——有奶就是娘、給飯吃的才是親爸媽。總有的人覺得投票給特朗普就是支持白人至上主義,其實,老百姓就是想吃點好的,沒精英們那麼多閑功夫去大談什麼“主義”。

再往高層次一點說,勞動人民要的不是錢,是勞動,要的是自已養活自己的榮譽感、自尊心。民主黨折騰著搞失業救濟,捨本逐末,反了。

6.製造業不回歸,大家都完蛋

網友們紛紛吐槽,光靠高科技沒法支撐整個國家,尤其是大資本家還要獨吞好處。美國走下坡路不是因為沒有了高科技,而是因為中產的沒落。健康的社會結構需要有強大的中產階級。要是中產消失了,美國也就沒有了領導世界的資本。

其中一位網友說:中產消失的最大原因是大公司全球化。我們公司在過去兩年半內關掉3個部門,工廠搬到泰國,財務搬到菲律賓,IT和設計服務中心搬去印度。其中兩個部門是在一個中部城市,其中有些員工在公司工作二十幾年,他們就這樣失業了。

大老闆還說自己已經很仁慈了,提前好幾月通知他們找新工作。可問題是,當地已經沒有新工作了——突然間,幾百人失業,幾百個家庭交不起房貸、要開始領失業救濟。

其餘的接著回復:

好多公司都這麼做了,對當地的服務業造成巨大打擊——人們都失業了,沒人去餐館吃飯,也沒人裝修房子,沒人做景觀美化了。在極度縮減的市場里,這些從業者還要跟只收現金、不交稅、不用買許可證和保險的廉價“老墨”競爭,怎麼可能活得下去?!

這十年工作產業變化的太快,美國整個製造產業鏈已經完全破裂了。“播客”里天天在說應該告訴大家服務性工作也很好,不要糾結製造業崗位。但是,事實就是現在的外包產業越來越多元化,我知道的大的銀行,也是把基礎的數據處理工作移到了印度和菲律賓。

現在,工作崗位被“外包”的主要是藍領。製造業低端工作沒有了,高端也會被外包出去。現在全球教育學習都扁平化,美國普通人和中國的大陸台灣也差不多,當然工作轉到大陸台灣去了。不過,現在中國製造也不樂觀,已經逐步轉移到越南和印度了。但是,越南也有工會,工人工資也在節節攀升。同時,白領的工作已經開始“被外包”了。越來越多的財富500強公司的辦公部門轉移到了印度、菲律賓、中國,比如審計、金融、工程、律所、市場、服務行業等諸多行業。

全球化正在把人擠壓到兩個極端,再加上科技的發展很多人從事的工作被機器取代。在這個時候還要引進難民實在雪上加霜。 

美國窮人特別希望製造業回歸美國,肯定很不容易,但是不做的話,大家都完蛋。蘋果手機生產全部美國化,價格不會加倍,只是利潤降低。一部蘋果手機成本大概是150美金,翻倍300美金,賣出來600美金,當中所有環節都要賺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這才是美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