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深圳60歲老外路經餐館見義勇為 身中3刀

如果你牽著5歲的兒子路過一家餐館,正好看見餐館門口有人企圖行凶,你會怎麼做?躲開、報警、還是喝止?來自法國、年屆60歲的John,選擇了徒手制服對方——代價是身中三刀,血流如注。所幸,在社會各界的關注和幫助下,John獲得及時手術治療,如今已順利出院,只要注意復健,留下後遺症的可能性很小。

“我是一顆煮熟的雞蛋,外面是白的,裡面是黃的。”從小通過影視、書籍等渠道對中國產生嚮往的John,18歲第一次踏上香港的土地,在25年前開始輾轉中國多個城市居住和工作,直到在深圳安家,每一個腳步都在述說著他對中國和中國文化的熱愛。

5月最後一個星期,南山醫院2021病房的訪客絡繹不絕,房內總是堆滿鮮花和水果。床上的外國男子左額上貼著膠布,左手纏著繃帶,右手掛著點滴,依然精神抖擻。他用中文與英文混雜地表達著,滔滔不絕,說到興奮處還用雙手比劃。鬍子拉茬的臉龐,始終掛著孩子般的笑容。

這是今年60歲的John,前幾天,他在蛇口海昌街一家餐館前,徒手制服了一名企圖持刀傷人的年輕男子。搏鬥過程中不幸被男子刺傷了。“我只是想制服他,不想傷他。”John認真解釋自己因此受傷的原因。

來看望John的人,既有朋友,也有慕名而來的陌生人,還有送來親手熬制雞湯表達感謝的事件當事人、餐館老闆蔣先生。

回憶起當天的事,還歷歷在目。5月23日中午,蔣先生的餐館裡來了一名應聘服務員的年輕男子,經過十分鐘的交談,蔣先生決定聘用他,但誰也沒想到,男子下午上班時卻是另一番模樣——不但喝得醉醺醺,還罵罵咧咧要動手打人。見此,蔣先生哪還敢聘用對方,只能請他離開,可男子不願意,不斷挑釁,雙方發生了衝突。

此時,John牽著5歲的兒子剛好經過,見狀便上前勸架。少頃,男子轉身離開,John以為事情已經結束,繼續往前走。卻不想男子從附近一家五金店裡買了一把水果刀,怒氣沖沖地折返回來。

那一瞬間,John腦海里閃現的第一個念頭是“如果不制止,對方會傷及到手無寸鐵又毫無防備的餐館老闆及員工”。於是,他快速上前,一腳將男子掃倒在地,緊跟著俯身壓制,可男子反應也很快,撿起掉地的刀往後揮去,John的額頭上劃開一道口子,他用左手去擋時,又被划了一道,左腕部橈動脈被割斷,他忍著痛楚依然壓著男子,背部又中了一刀。

事情發生得太快,大家都被嚇到了,反應過來後餐館員工和餐館樓下商行的員工紛紛上前幫忙摁住男子。John這才得以抽身,馬上脫下衣服簡單包紮了左手腕。很快,蛇口派出所警察趕到現場,控制住男子,並緊急將John送往醫院。

南山醫院開通了綠色通道,及時對John進行緊急救治,手術期間,醫院領導、派出所警察、街道和社區的工作人員也全程陪護。經過兩個小時的急救,John的手術很成功,醫生告知,只要注意復健,留下後遺症的可能性很小。

當天Cici接到丈夫John受傷的電話,一路哭著趕到醫院,可是看見兒子在海昌社區片警潘雷的照顧下顯得頗為鎮定。“你說爸爸這麼做對嗎?”Cici問兒子。兒子堅定地回答:“爸爸做得很對!”說完還小大人似的拍拍媽媽的肩膀以示安慰。

據悉,持刀男子周某某涉嫌故意傷害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案正在進一步調查當中。警方也表示,將積極向有關部門為John申報見義勇為獎勵。

“想讓外國朋友

了解真正的中國武術”

John的父親是愛爾蘭人,開過旅行社,母親是法國人,做古董書的生意,他還有一個哥哥。小時候,父母因為工作的原因,經常滿世界飛,他18歲就到過香港,後來通過書籍、影視等渠道,慢慢了解中國文化,對中國產生了嚮往。

1992年,John將多年夢想化為行動。他來到海南省文昌市和朋友一起開辦養蝦場,次年,在海口市開了法國餐廳。兩年後,他又搬到了珠海做貿易。終於,13年前,他在中國輾轉的腳步停在了深圳,並娶了一名中國妻子。

妻子Cici是四川人,性格溫和,雖然和John的年齡有一定差距,但卻十分合得來。在兒子眼裡,John是絕對偶像,在妻子眼裡,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他很有正義感,有原則,‘愛管閑事’,把我周圍的朋友都‘得罪’光了。”Cici笑稱,丈夫是一個熱心腸,遇到不平、不對的事總是很直接地指出來。比如,他們開車在路上,看到別的車輛上有年幼的孩子單獨坐在副駕駛座,或者是孩子玩耍把頭伸出了天窗,他就會直接喊住司機,指出錯誤,要求對方改正。很多時候,陌生人對於丈夫的這種“奇怪”的舉動會感到陌生,但多數仍然承認錯誤並改正。甚至對待朋友、親人,John的標準也沒有一點放鬆,“一點都不給面子。”

雖然自己才是中國人,可是John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常常讓Cici自嘆不如。John喜歡道家文化,在法國就開始看翻譯版本的《老子》《莊子》《孫子兵法》等中國經典著作。後來跟隨一名台灣老師學習導引法養生健體,並曾在台灣拜訪過多名武學宗師,學習多種武術拳法,如宋太祖拳、詠春拳、北少林拳等。John不僅自己在家練習武術,還會不定期到深圳朋友的武館去教學或切磋。在丈夫的影響下,Cici也開始學國學,跟著丈夫練習武術。

因為熱愛中國武術,John甚至專門拍過兩部紀錄片。他稱,很多外國朋友沒來過中國,以為中國武術就是電影中或者有些節目中拍攝的飛檐走壁、隔山打牛等。“這太假了!我要讓大家了解什麼是真正的中國武術。”為了改變外國朋友的想法,他將在台灣拜訪武學宗師的過程拍攝下來,一招一式看起來沒有電影那樣的花哨,但也實用。說起這兩部多年前的作品時,John恨不得馬上就出院回家找出珍藏的DVD。

護士給John換點滴時照例詢問,身上是否有哪裡不舒服,John摸摸背,說“不疼”,舉起左手,說“不疼”,最後捂著心口,說“疼”。房間里的人都被他一番頑皮的舉動逗笑了。其實,John是真心疼,心疼只能借住在朋友家的兒子和天天在醫院照顧自己的妻子。但即使如此,他都沒有後悔過那天的挺身而出,“希望人與人之間能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友愛,少一些衝突和暴力。”這是John最真切的心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晶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