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關注 六四坦克人生死之謎有解?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全球關注 六四坦克人生死之謎有解?

倫敦星期快報十八日報導指出,十九歲的王維林是北京一家工廠工人的兒子,他在阻擋車隊之後遭中共祕密警察逮捕。中共最近在電視上大肆展開反民運宣傳,特別播出一批「不滿分子」的鏡頭示眾,王維林的朋友發現他也在其中。當時,王維林已被剃光了頭。在中國大陸,罪犯通常是在罪名確定之後才剔光頭。

“六四”王維林擋坦克全過程以及被推離坦克後的情景。(視頻截圖)

28年前的6月4日,北京長安街上一個青年隻身抵擋坦克的畫面讓人驚心,這個人就是王維林。他的真實身份至今不詳,之後的下落也是眾說紛紜。近日有消息稱,王維林仍然身在大陸,只想平平安安生活。2006年海外中文媒體據知情人披露,王維林隱姓埋名在台灣生活。但這些說法都沒有經過證實。

反倒是流亡美國的民主運動人士魏京生關於王維林生死的消息更為詳細可信,稱坦克人王維林遭113師坦克碾壓而死。魏京生的說法來自當時坐在坦克里的他的同學,而且該說法和國內外流傳的現場視頻相吻合。

1989年震驚世界的天安門“六四”血案,中共軍隊用坦克、衝鋒槍在天安門廣場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展開了屠殺,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六四”大屠殺。

“六四”血案後,全世界幾乎所有的新聞媒體都轉載了一張照片,這張照片上一個青年赤手空拳隻身擋在行進的坦克前,這位青年叫王維林。

王維林隻身站在坦克車隊前,阻擋坦克前進。(網路圖片)

八九六四期間,《新聞周刊》(Newsweek)的Charlie Cole、《美聯社》的Jeff Widener、《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的Stuart Franklin、《路透社》的曾顯華等4名攝影師,均拍到中國民眾王維林以肉身阻擋坦克前進的畫面,成為流傳全球的照片。“王維林”也被西方社會稱為“坦克人”(Tank Man)或“無名的抗議者”(Unknown Protester)。

此後,很多人都在尋找“王維林”,但一直沒有他的確切消息。

盧四清:王維林仍生活在大陸

6月4日,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創辦人盧四清發布聲明說,多年來透過各種管道想知道王維林的下落。據傳王維林如今仍在中國,他稱只想平平安安生活,也沒打算到海外定居。

盧四清說,信息中心1999年5月將六四鎮壓影帶上傳網路,許多中國大陸民眾得以親眼看見當時的情況,也因此有人向信息中心告知王維林的下落。

王維林也是在看到這些畫面後才知道自己在海外成名,也表明“王維林”並非他的本名。但在中國大陸沒有成為民主國家之前,“王維林”只想平平安安生活,沒有打算到海外定居,成為真正的名人。

不過,上述消息未得到證實。

在2008年6月時,流亡美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運動人士魏京生在劍橋大學的《勿忘六四:歷史,現實與未來》討論會表示,坐在遭攔截的第一輛坦克車裡的軍人是自己以前的同學,他的同學看該名男子試圖阻擋坦克後,立刻告訴軍隊偵查連要求把男子帶走以保護他,避免後者因為這項舉動而遭到坦克輾過。

隨後該名男子隨後被帶到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安置,但之後又趁亂逃離並且因為再度阻擋坦克行進而喪生。

2008年魏京生在英國出席《勿忘六四:歷史,現實與未來》討論會。

魏京生:坦克人王維林遭113師坦克碾壓而死

2008年6月6日在倫敦的西敏斯大學和6月7日在劍橋大學召開的《勿忘六四:歷史,現實與未來》討論會上,魏京生作為主講,與參加討論會的人們一起回顧歷史,討論中國目前的熱點話題,分析中國民主運動未來的走向,尤其是回答那些對六四一無所知的青年學生的置疑。

魏先生說,到底六四有多少人死了?1993年北京衛生醫療機構統計是死了6700多學生,不包括中央國家機關的,也不包括軍隊在廣場上直接處理的。後來(軍隊)調來了直升飛機,開始是說運彈藥,實際是運屍體。有空軍人士說,直升機運了4天屍體,北京實際上死了有上萬人。

大紀元記者唐英,蔣馨根據魏京生在兩個討論會的記錄整理出一份報道來。其中解開了20年前孤身擋坦克的英雄王維林的生死懸念。

報道說,魏先生表示,很多的官兵們當時並不想殺自己的同胞。38軍的徐軍長公開抗命,結果被抓起來了。但是殺人的命令是從上面下達的。

他特別提到了他所知道的一名隻身擋坦克的勇士的情況。他說,「其實木樨地的王維林,(人們)根本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原來王維林並不是這位英雄的名字,不過那是不是他的真實名字已經不重要了,「王維林」這三個字已經見證了中共暴政的一段歷史。

魏京生說:這事是我的老同學處理的。當時,38軍從復興門這條路開過來,最前面的那個師的師長就是我的老同學。他就坐在首輛坦克車裡,「王維林」在那兒擋的就是他的車。

當時,駕駛員問魏京生的老同學怎麼辦,能不能繞過去。國內錄像上可以看到,坦克繞了一下。那小夥子又跟著過去,橫在坦克車前面。駕駛員著急的問:「師長怎麼辦?」整個坦克部隊停下來了。

沒過10分鐘,盤旋在上空的直升飛機來電話了,問:「你們怎麼回事?為何停止不前!」他們說,前面有老百姓擋著。直升飛機上的人說,「什麼老百姓,是暴徒!」那位師長說,「我看了確實是老百姓,不能向前走。沒有什麼暴徒」。

又過了5分鐘,直升飛機里的人請示上級完畢。下令說:「首長命令了,你們馬上進到軍事博物館院子里調整,讓113師上!」──113師的師長剛剛升了官。

魏京生說,老同學知道這個擋他坦克的年輕人生命處於危險之中,於是告訴偵察連把這小子抓起來。實際就是把他保護起來,別讓他被壓死。於是「王維林」被帶到軍事博物館。

不知道怎麼搞的,一個排的偵察兵居然沒有看住他,讓他趁亂溜出來了。他又去擋的時候,「113師的坦克連停都不停,嘩一下就過去了,直接就把他碾成肉餅了」。

魏京生說,國外看到的攝影鏡頭和國內觀眾看到的不是一個鏡頭。國內殃視放的是復興門坦克繞行的鏡頭,國外放的是北京飯店附近「王維林」和113師坦克對峙的瞬間。兩個地點同一個人,做了同樣的事,知道內情的人才會發現差別在哪裡。

大紀元:王維林隱姓埋名生活在台灣

大紀元2006年6月1日刊文稱,香港王希之(化名)教授日前向大紀元披露王維林仍在世以及他的情況。

王希之教授表示,他和王維林是十幾年的好朋友,上周與他通電話後,經王維林同意現披露他的近況,因為王維林目前身體不好,希望在生前讓公眾知道他還活在世上,以此鼓舞大家為共同的理想繼續奮鬥。

王教授說,王維林一直使用化名,目前居住在台灣南部,以鑒定陶瓷、古董為生。

據王教授介紹,王維林是湖南省紹陽市人,曾是湖南長沙馬王堆考古隊隊長。王維林也不是他的本名,而是在考古隊時用的名字。

89年“六四”之前,王維林隨一群工人趕到北京,是北京工自聯成員。

視頻說明:天安門鎮壓後的長安街上,一男子隻身阻擋坦克前進,此版本包括幾十秒坦克人在被推離坦克後的情景

肉身阻擋坦克車舉世公認的英雄,王維林恐已遭秘密處決

南華早報1989年6月20日報導,在中共部隊血洗天安門廣場期間,制止車隊前進的大陸學生王維林(譯音),恐怕已遭處決。

報道援引倫敦星期快報十八日報導指出,十九歲的王維林是北京一家工廠工人的兒子,他在阻擋車隊之後遭中共祕密警察逮捕。

星期快報指出,王維林是在距離他阻擋車隊前進之處大約三公里的街上被捕。

中共最近在電視上大肆展開反民運宣傳,特別播出一批“不滿分子”的鏡頭示眾,王維林的朋友發現他也在其中。當時,王維林已被剃光了頭。在中國大陸,罪犯通常是在罪名確定之後才剔光頭。

王維林的朋友指出:“我們擔憂他可能已經被害。他是中共當局無法交由人民法院審判的人物。王維林是英雄。如果公開處決,他立刻就會成為烈士,舉世也會大嘩。”

接受王維林的制止而下令車隊停止前進的車隊指揮員,據稱已遭降級和申誡,理由是“他使共軍蒙羞,並在全世界面前丟盡臉面”。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