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劉曉:尼克松訪華期間的中共造假與恐怖

1972年2月21到28日,時任美國總統的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為了掩蓋中國經濟面臨崩潰邊緣的真實情況,周恩來主掌的國務院親自導演了一場造假鬧劇。

圖為中共總理周恩來歡迎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AFP)

1972年2月,時任美國總統的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而當時,毛和中共發動的文革並沒有結束,加之林彪的“背叛”,中共治下的中國人依舊是噤若寒蟬。此外,中國經濟也處於崩潰的邊緣。然而,為了讓尼克松以及隨訪的美國官員和記者看到中國“美好”的一面,以周恩來為首的中共導演了若干造假鬧劇。

被管制的中國人

鳳凰衛視2012年4月21日《皇牌大放送》中曾描述道:當尼克松和他的隨行人員以及記者團進入北京的時候,街道兩旁沒有人歡迎,“就好像是半夜裡,溜進後門一樣暢通無阻”。

此外,美國記者約翰‧里奇介紹說:“站在天安門廣場上,看不到很多民眾聚集。我們在天安門廣場架起了攝像機,當我們用攝像機進行掃拍時,畫面居然沒有任何障礙,因為大街上一個人也沒有。”另一個美國記者泰德‧科佩爾也稱:“當尼克松的車隊來到天安門廣場時,你會期望看到美國的豪華大轎車,幾輛豪華轎車,所有的護衛車輛擋泥板上,插著美國國旗飛馳而過,這種情景將會引人注意,但是所有這些我們都沒有看到。”

中國人去了哪裡呢?偌大的天安門廣場、長安街看不見行人,只能說明中共管制到了家。

精心安排背後的恐怖

在尼克松與中共高官進行秘密談判時,美國記者們被留下來報導尼克松夫人的活動,同時被允許到中國的各個工作單位訪問,當然,這些訪問都在精心安排之下。《皇牌大放送》為我們提供了詳情。尼克松夫人去了北京飯店的廚房。

第二天晚上,尼克松一行被邀請去劇院觀看江青指導的“革命芭蕾舞劇”。讓記者丹‧拉瑟印象頗為深刻的是,芭蕾舞劇結束後,天突然下起了雪,當黎明時分他從窗戶往外看時卻驚訝的發現,有幾千個中國人拿著簡陋的掃帚,正在清掃街道和人行道上的積雪。“是什麼促使他們這麼做呢,是什麼人讓他們這麼做呢?”丹呆如木雞地坐在窗前,對著這個場景觀望了很長一段時間。身為美國人的他是根本無法理解在共產黨體制下“巨大的號召力”的。

如同今天的外國人去朝鮮參觀一樣,美國的所有記者都被配有中共政府的陪同員,他們擔任翻譯和嚮導,但同時也確保記者們遵守紀律。“他們得到的指示是,不要讓他們去不該去的地方。”

泰德曾告訴翻譯,自己每到一個地方都想聽聽當地的幽默笑話,因此想請翻譯也講一個,可是翻譯很茫然,說“我什麼笑話都不知道”。是誰讓他們變成了這樣的機器呢?不言而喻。

隨著尼克松訪問的持續,記者們對於不能在中方精心安排的活動和拍攝機會以外的事件進行報導,感到越來越沮喪。在抱怨後,中共安排記者們採訪了位於北京市郊的紅星人民公社,但他們依舊不能自由行動。

還有一些記者被帶到了北京大學,他們在那裡會見了革委會副主任,一個受過美國教育的物理學家周培源,而後者講述的是“他多麼感謝毛澤東思想,是他們重組了這所大學,讓工人和農民來上學”。在美國記者問到北大造反派聶元梓的命運時,他卻什麼回應也沒有。美國記者的結論是:“他說的完全是謊言,我真為他感到遺憾,你只能為他感到遺憾,因為你知道他也不相信自己說的話。”

動用80萬人掃雪

根據鳳凰衛視2012年2月的節目披露,尼克松到達北京之後,天氣一直不太好,連續下了幾場大雪,而北京通往長城的道路也都是老路,下雪路滑,非常危險。就在尼克松擔心自己登長城的心愿即將破滅的時候,一夜之間北京80萬人上街掃雪,沒有除雪機,沒有融雪劑,硬是靠雙手掃出了一條通往長城的路。看到這樣一番景象,尼克松對自己的手下說:“我在美國也不能一夜之間召集這麼多人。”顯然,這樣的“號召力”只有在極權國家才能出現。

尼克松如願登上了長城。

十三陵參觀中的表演

參觀完長城以後,尼克松前往北京另一處著名景點十三陵。當時北京外事局負責人命令一些學校的孩子們全穿上最好的五顏六色的毛衣,並給每人發了一台晶體管收音機,讓他們在景區玩球。

美國記者泰德如此說道:“當時是二月末,外面多麼冷啊,但是這裡有這些中國人,穿著他們最暖和的衣服,他們在互相拍照,在聽收音機,在進行野餐。我心想這真是愚蠢的事情。”

“今天尼克松參觀了十三陵,其間發現了悠閑的一幕,許多民眾在星期天身穿著盛裝在戶外閑坐,這個畫面里有些令人無法接受的地方,毋須質疑這些人是被特意安排在這裡讓總統一行看見,以便能被總統隨行的新聞記者拍下來,簡而言之這不過是個假象。所以我告訴我們的成員說,當巴士來接我們的時候,我們不上車,我們藏到那個樓房後面,然後出來看看人群將會幹什麼,果然當記者們一離開,卡車就來了,一個幹部走過來,提著一個籃子,他們把所有的答錄機收起來了,他們把所有的照相機也收起來了,他們把所有可攜式收音機也收起來了,把它們放到了籃子里,他們把這些人裝上了卡車,然後拉走了。

一場表演被美國記者捕捉到並在美國電視上播出,這讓中共官員們十分尷尬。亨利·基辛格後來告訴泰德,他後來收到了周恩來的道歉,說這實在是種愚蠢的行為。

“標準答案”

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期間,美國著名製片人露西‧傑文茲也申請訪問北京,拍攝紀錄片《故宮》,其中一節為故宮周邊住戶生活。為此,中共得找到一位合適的“北京一家人”。

經過幾個月的再三甄選,中共找到了清華在讀生劉志軍一家。外交部不放心,領導親自登門考察,看了劉家三代,並向派出所、居委會深入了解,認為萬無一失,才最終敲定。

為了防止出狀況,中共還制訂了極為細緻的“應答詞”。對外賓可能提到的各種問題——備下“標準答案”,印發各家,人手一份。居委會組織居民學習、背得滾瓜爛熟才准回家。

如規定外賓問及“文化大革命”,須應對“很有必要”;問到“五七幹校”、“上山下鄉”,對以“大有好處”、“很受鍛練”;問到工資收入、家庭生活,要答“夠用”、“生活很好”,不能說出具體薪額。所有問題中,只有一項提問“可如實回答”:家裡有幾口人?

冬天公園中的“談戀愛”

尼克松離開北京後,又去了上海,從那裡回國。據2012年香港《開放》雜誌文章,參加這次接待的國旅翻譯羅衛國回憶說:“整個上海如臨大敵,對特殊人員採取隔離措施,精神病患者全部管控。對‘黑五類’採取里弄辦學習班,實為看管起來。”

除此而外,2月27日,尼克松在滬準備簽署《中美上海公報》,下午一些美方記者遊覽了黃埔公園。當日氣溫是零度,公園沒什麼人,中方清場後,安排十來對男女青年坐在指定長椅上,似乎在談戀愛。一些人冷得實在吃不消,帽子捂得嚴嚴實實。

美方記者很快看出破綻,問道:“他們真的是在談戀愛嗎?”“為什麼沒有其他人?”羅衛國說:“我無言以對,只好聳聳肩,一笑了之。”

此後,美方記者再參觀菜場,中共也事先清場,再組織“顧客”假購雞鴨魚肉。美國記者一離開,菜場人員便將“顧客”所購之物統統收回,並收走攤上的雞鴨魚肉。“現在想來真是可笑。”羅衛國感嘆道。

被凍死的漁民

另據《蘋果日報》報導,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設國宴招待,除標準的四菜一湯:芙蓉竹蓀湯、三絲魚翅、兩吃大蝦、草菇蓋菜和椰子蒸雞,更特別下令大連的潛水隊冒著零下20℃的嚴寒潛入深海,採集了1,000公斤優質鮑魚招待尼克松。

漁民們完成了任務,可有3位漁民卻因此被凍死了,其中一位年僅17歲,他叫何高。後來,《紐約時報》記者馬托夫把這一事件報導出來,尼克松夫婦為此深深地自責,而始作俑者周恩來和中共不曾見到任何的懺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