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看一個人 要看他內心的溫度

1

看一個人,要看他內心的溫度

有的人,外在熱情,見面自來熟,內心卻未必暖。那不過是他們為了實現某個目標,刻意的手段。

有的人,剛開始認識很高冷、寡言,認識久了,卻發現內心溫暖、忠肝義膽。

比如,歡樂頌里的安迪,剛出場的時候,門口安裝著24小時待機的監控攝像頭,冷冷的說隔壁噪音太大擾亂她休息要報警,但這樣一個超級理性高冷的職場精英,內心其實特別溫暖。

她只是因為從小沒有在溫暖的家庭里生活過,沒有感受過親人的關照,但即便如此,她內心的溫度,讓她依然選擇了上進、積極的生活,只要遇到願意溫暖她的人,她的內心就會被點亮、融化。

她只是理智,但並不是冷漠。

所以,一個人剛見面時的熱情與否,並不代表這個人內心真實的溫度和狀態。

現實中,為什麼有的人婚後狀況不斷,抱怨這個人變了,後悔自己選錯了人。但也有夫妻婚後相處默契,甚至比婚前更和諧,羨煞旁人。

不是人心易變,而是看你有沒有看人的眼光。

人的行為會改變,但內心的溫度通常不會改變。

看一個人,要看這個人內心的溫度。

2

什麼決定一個人在婚姻中的溫度?

一個人對待感情和人生的態度,會決定他內心真正的溫度。

列夫·托爾斯泰說過:“同是一件婚事,一些人視之為兒戲,而另一些人,則視之為世界上,最莊重的事情。”

很多女人抱怨男人在婚姻中沒有溫度,不溫暖不體貼,那是因為他們只把結婚當成人生中的一個目標,所以,女人一定要搞清楚——他為什麼要選擇你結婚?這個問題的答案,決定了這個人在婚姻中的溫度,更決定了感情的相處質量。

《人民的名義》里,祁同偉雖然當場跟梁璐下跪求婚,但他內心的態度是——我要通過這段婚姻,把我失去的尊嚴,全都奪回來。

後來,即便梁家的背景幫他在仕途上一路陞官,他對梁璐也從來都是冷嘲熱諷,毫無感恩之心.

不僅對妻子如此,對阻擋他的人,他也是從不手軟。

祁同偉這樣的人雖然是極端例子,但其實現實中也有很多人,為了“少奮鬥十年”而選擇有利的婚姻,這樣的婚姻多半並沒有換來感激,而是無限制的索取。

同樣是仕途得意的侯亮平,卻能在家為妻子下廚房,毫無一點“官架子”。侯亮平也不會像祁同偉那樣對高官溜須拍馬,對下屬疾言厲色。

因為他們內心的溫度完全不同。一個內心早就冷漠如冰山,一個內心保持著自己年少的初心。

有信仰、有初心的人,內心溫度才不會因為人生際遇而改變,不會因逆境就變得冷酷,也不會因為順境就變得張狂。

而想知道,這個人內心到底是什麼態度,什麼價值觀,一定要看他的原生家庭。

3

原生家庭的溫度,決定一個人內心的溫度

我的一個讀者跟我說,她很痛苦,她的每一段感情都無法長久。她以為是自己遇人不淑,卻不知道問題出在她內心的“溫度”上。

她的媽媽特別習慣冷暴力,同處一室,卻可以一個星期不和老公說話。而她在感情中,也常常用冷暴力來處理感情中的分歧和問題。每次分手後,內心都會變的更冷,寧願把熱情都寄托在工作上。

另一個例子是,一個女朋友從大學時代就一直仰慕一位學長,畢業後放棄了央企的工作,追到他工作的城市,充當了他多年的感情備胎、知心姐姐,六七年的付出,終於熬到了他同意和自己結婚。

她以為幸福生活就要到來了,結果卻發現,結婚後,她負擔了全部的家務,連生活費都是自己的錢。他說,他的父母從來都是財務分開,人情都是AA各顧各的。她對他的心有100度,無奈對方對她只有10度。

有的人,他們的內心,是捂不熱的。

一個在父母恩愛、相互扶持照顧的氛圍下長大的孩子,不管他的事業逆境順境,不管妻子是否會發胖變老,他不會以這些為理由,改變自己對妻子的態度。因為在他的內心,他認定,擁有一個溫暖的家庭,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事。

他們會更在意對方的感受,而不是只顧自己的感受。他們不會太燙,也不會太冷,不會若即若離,不會陰晴不定,他們可以給自己安全感,也可以給別人安全感。

而一個在冷暴力、爭吵、疏離中長大的孩子,他會認為:“婚姻並不需要那麼親密,我只要負責任,不犯錯,我就沒什麼問題。”這樣的人,會逃避溝通,用冷暴力隔離對方,即使對方心裡有一團火,恐怕也很難融化他們。

想知道一個人婚前婚後是否會變化,很簡單,看他父母的婚姻是什麼狀態。

人和人之間,只有溫度合適,才能長久相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vikilife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