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萬科股權戰落幕:恆大虧70億 深圳地鐵成最大股東

中國恆大集團今天(6月9日)晚間公告,將以292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將其持有萬科A的14.07%股份全部出售給深圳地鐵。由此,深鐵以29.38%的股份,超過寶能的25.4%,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而由於寶能系此前遭證監會重罰,基本已無還手之力,萬科股權大戰可以宣告結束。

不過,成為這場大戰勝負手的恆大,卻在今天的交易中凈虧70.7億,圖什麼?

只要看看此前的新聞就清楚了。今年5月13日,同為深圳市國資的深深房A公告稱,預計將在6月14日前披露重大資產重組預案或報告書。深深房A正是恆大A股上市所要藉助的“殼公司”。

恆大去年已經引入700億戰略投資,一旦回歸A股上市,勢必在與萬科的爭霸中獲得更大的優勢。

21世紀經濟報道還透露稱,恆大接下來將把總部前往深圳,從而讓深圳擁有了中國最大的兩家地產公司。

至此,在這場精彩刺激的萬科股權大戰中,深圳市政府和恆大集團都賺得盆滿缽滿。

深鐵終成萬科最大股東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消息,6月9日晚間,中國恆大(0333.HK)發布公告稱,公司以292億元將手中持有萬科A(000002.SZ)的1553210974股股份轉讓給深圳市地鐵集團,持股比例為14.07%。

同時萬科也公告稱,收到恆大和深鐵關於此事的通知。

此前的1月12日,深鐵從華潤手中受讓16.90億股萬科A股,佔万科總股本的15.31%,一躍成為萬科第二大股東。

而在接手恆大所持股份後,深鐵所持有的股份將佔萬科總股本的29.38%,超過佔比25.4%的寶能系,正式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

這標誌著,持續近兩年的萬科股權之爭即將收官,進入“深鐵時代”的萬科,將在接下來重新選舉董事會,並將可能繼續之前的業務和戰略。

對於恆大這一出售事項,協縱國際資本黃立沖稱,從恆大近期大量贖回永續債的角度來看,其需要獲得很大的額外融資和資金支持。

在出售萬科股份回籠292億現金的同時,恆大宣布已經償還全部永續債。另據恆大2016年財報測算,這將帶動恆大凈負債率下降15.2%。

值得關注的是,根據公告,恆大出售萬科A股的對價為18.80元/股,而恆大系持有萬科A的成本為23.35元/股。此次恆大出售萬科A股股份產生的虧損為70.7億元。

在公告中,恆大將此歸結為“戰略需要”,其中深意值得玩味。

恆大A股上市即將完成

恆大的“戰略需要”究竟是什麼呢?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道,萬科獨立董事華生曾透露,恆大用萬科股份的讓渡,換取深圳市政府支持其資產重組事項。目前,“深深房”的資產重組停牌已將近9個月,遠遠超過正常停牌時間。這意味著雙方的交易談判已經進入關鍵階段,恆大實質性轉讓股份應該是最後一棋的落定。

深深房A此前公告稱,預計將在6月14日前披露重大資產重組預案或報告書。重組預案公布在即,市場看漲預期強烈。周二,中國恆大再度大漲4.78%,創歷史新高,5月份以來股價漲幅已經超過100%,市值達2135億港元,逼近萬科2274億元人民幣的總市值。

深深房A是深圳國資上市房企中僅剩的5朵金花之一,目前市值106億元,深投控直接持有深深房A63.55%股權,該部分對應的市值約為67.36億元。而恆大的第二輪增資包含深圳國資委全資國有平台深業集團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茂文科技,茂文科技將向恆大地產出資55億元人民幣,占恆大地產於增資完成後之經擴大股權約2.0522%。這也是恆大兩輪融資的最大參與方。

恆大經過兩輪融資,成功引入共700億元戰投資金,以換取恆大地產經擴大股權合計約26.21%,吸引包括深圳國資、地方央企(山東高速)、上下游企業(廣田股份、寶鷹股份等)等重要合作單位參與,產業鏈上下利益綁定一致。同時也使恆大的凈負債率進一步大幅下降,重組深深房A進程邁出了堅實一步。恆大土地儲備達2.29億平方米,大部分位於一二線城市,投資額佔比在七成以上。今年一季度恆大的銷售額為1069億元,同比大增63%,增長勢頭強勁。重組完成後有利於恆大地產進一步擴張,參股恆大公司及恆大供應商有望受益。

恆大引入的700億戰略投資,深圳國資仍然貢獻了最大的一部分

深鐵再“集權”鋪路後續運作?

另據上海證券報分析,從今年1月份斥資371.7億元收購華潤持股,到如今再度受讓恆大所持萬科股權,深圳地鐵集團對於萬科的控股權可謂勢在必得。此番深圳地鐵集團若收購恆大全部持股,那麼其持股比例將提升至29.38%,精確止步於要約收購線,並超越寶能系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

儘管恆大早前已將持股的相關權利委託給深圳地鐵集團,但外界看來這僅是一個過渡措施。而對於深圳地鐵集團來說,其一直謀求登上萬科的大股東之位,從早前擬向萬科注入前海國際100%股權的運作中便有體現(若順利實施,其持股將超過寶能系)。而在該方案未能成行後,深圳地鐵集團最終選擇連番受讓其他股東股權的方式來實現集權的構想。

從另一角度來看,萬科董事會目前遲遲不進行換屆選舉而處於“超期服役”階段,一個重要原因或是在“等待”深圳地鐵集團。根據萬科公司章程,公司非獨立董事候選人名單由上屆董事會或連續一百八十個交易日單獨或合計持有公司發行在外有表決權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以上的股東提出。由於深圳地鐵集團今年1月方才接手萬科15.31%股權,由此推斷,至7月份,其才有提名董事的資格。

另需指出的是,萬科公司章程還規定,股東大會在選舉董事、監事時,實行累積投票制,即股東間頗具博弈成分。而對於志在主掌萬科的深圳地鐵集團,其先後“吃下”華潤、恆大持股後,持股比例已經超過了寶能系,使之在日後換屆選舉中能夠佔據主動,最大程度避免不確定因素。

不得不提的是,深圳地鐵集團最初計劃是通過資產注入的方式入主萬科,但該方案遭到華潤、寶能系反對最終未成行。如今經過兩次受讓,其上位萬科第一大股東的目標已經達到,不過由於持股比例已接近30%,故其未來通過資產注入方式(萬科發行股份購買資產)進一步增持的空間已很小,那麼其旗下資產如何注入萬科來實現資產證券化呢?

對此,一位長期關注萬科股權之爭的人士告訴記者,早前華潤、寶能系之所以反對深圳地鐵集團旗下資產注入,主因即是擔心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將大幅攤薄現有股東權益和上市公司收益,華潤方面當時甚至提出,萬科其實可通過債權融資支付全部交易對價,無需發行大量股票。可見,未來待深圳地鐵集團坐穩大股東之位並主導上市公司董事會後,萬科則可採取現金收購方式購入深圳地鐵集團旗下資產,深圳地鐵集團藉此可回籠資產,而其他股東也打消了權益被攤薄的擔憂,可謂一舉多得。

由此可見,隨著深圳地鐵集團的介入、運作,當初各路資本“混戰”其中的萬科股權之爭,前景已愈發清晰。而相較於恆大等“匆匆過客”,外界所憧憬的是,“送走了華潤、迎來了深鐵”的萬科,是否也將走進一個新的發展時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