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將科幻變現實:新恐襲預警系統問世

作為極端斯蘭分子和恐怖組織追隨者,巴基斯坦裔英國人沙扎德( Khuram Shazad)早就引起該國情報機關MI5和警察部門的注意。對於義大利籍摩洛哥同犯嫌疑人尤素福(Youssef),義大利內務部甚至向英國情報機構發出過警告。而這些都是在造成七人死亡的倫敦襲擊事件發生之前。

可是,什麼也沒有發生、沒有逮捕、沒有預防性拘留、沒有監控措施。英國反恐負責人羅烏雷(Mark Rowley)對此的解釋是,沒有發現他們有準備恐襲的跡象或者證據。

其語調類似於2016年12月23日發生的恐怖分子駕駛卡車襲擊柏林聖誕市場後,德國相關當局的表態。該恐怖襲擊事件造成12人死亡。德國警方也早在2015年就收到克雷威外國人管理局,關於製造襲擊的恐怖分子阿姆里的警告,當然當時所用的名字是"穆哈麥德·哈桑",這也是阿姆里所用的14個假身份中的一個。當時,警方無法對其進一步確認。

針對特里莎·梅的指責

英國倫敦皇家學院反恐專家彼得·諾依曼(Peter Neumann)在接受德意志電台採訪時表示,警方在已經獲知有關信息後仍然沒能阻止倫敦"六月襲擊"事件的發生,屬於"重大失誤"。同時,他認為英國首相特里莎·梅也難辭其咎,她曾擔任內政部長六年之久,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雖然其中一名恐怖分子顯然在為"伊斯蘭國"招募人員。此外,自2010年以來英國削減了20000個警察職位,對此特里莎·梅也負有連帶責任。

襲擊發生後,特里莎·梅發表講話稱,她將會把極端伊斯蘭從英國社會中"根除"。諾依曼對德意志電台表示,特里莎·梅只是"話說得很大,但實際行動卻很少"。雖然英國有反恐戰略,但卻面臨人員的不足。諾依曼質疑道,網上的監控措施對那些不通過網路,而是現實中利用宗教從事極端活動的人來說是毫無用處的。專業人士早就建議,與其監控互聯網,不如監控那些所謂的信息服務。

完善早期預警系統

德國反恐專家托普毫芬認為,安全機構的誤判或者是當前預警系統的失靈,通常是造成不能及時阻止襲擊事件發生的主要原因。

或許需要一個如美國科幻作家菲利普·迪克筆下的預警系統。2002年斯皮爾伯格將其搬上銀幕,片名《少數的報告》(Minority Report),講的是三個具有特異功能的女人可以看穿犯罪分子,提前制止他們實施犯罪行為。電影中的場景是:在2054年已經沒有犯罪行為了,因為犯罪分子已經無法實施犯罪,所有的潛在犯罪分子在行動前就已經被及時制止了。

聯邦刑事局與預警系統

如同小說中的發明,英國和德國的警察機構也在朝這個方向邁進,當然不是通過有特異功能的女人,而是使用信息技術。一套名為"Radar-iTE"的預警系統已經準備就緒,對聯邦刑事局五月份列為"伊斯蘭危險分子"的567人進行甄別。

該計算機系統會對襲擊者以及危險分子的過去進行存儲和分析,然後對他們進行極度危險、非常危險和比較危險三個等級的風險評估。警方將會根據評估結果分別對他們採取不同的措施,如:給他們戴上電子腳環、實施逮捕或者是居留禁令等等。

該系統由德國聯邦刑事局與康斯坦察大學的犯罪心理學研究人員合作開發,相關工作在2015年已經展開,並於2016年9月完成。今年夏天,將會覆蓋整個德國。

聯邦刑事局局長明欣(Holger Münch)表示:"如果我們要在全國實施統一的危險分子監控,聯邦和各州的警察必須採取一致的措施"。他抱怨說,截至目前德國在這方面還沒有統一的法律框架。

根據聯邦刑事局的數據,目前只有11個聯邦州的警察允許對危險分子進行通信監控,監控加密通信的只有6個,而允許進行"網路搜查"的只有兩個。後果就是:如果危險分子從一個州到另外一個州,那麼對其的監控也就會中斷。聯邦刑事局長明欣強調說:"這是我們耽誤不起的!"

批評的聲音

Radar-iTE預警系統的批評者則認為,通過計算機檢索的這些信息只是將重點集中在危險分子的行為上。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可以對一個還沒有實施犯罪活動的人實施抓捕嗎?前聯邦憲法法院法官帕皮爾(Hans-Jürgen Papier)就曾有關關於"預防性犯罪"的表述,認為可以在其實施恐怖襲擊之前予以抓捕。

但帕皮爾在接受德國之聲記者採訪中也明確表示,即便如此也不能過度反應,所有措施必須遵循法律原則,根據法律準繩而不是評估來對嫌疑人來進行定罪。帕皮爾說:"我們有刑法,而不是根據對一個人的喜好或者是信任與否來定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