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這個制度讓一切都變得很魔幻——說變就變

——原標題:"這就是為啥中國的中產為何如此焦慮"

恭喜我的鄰居們,經過爭取,他們小孩上學的問題終於解決了。

前幾天,離家兩公里遠的某小區鄰居一夜之間成了上訪群眾,我是隔著網路看著各類信息的看客,他們是在三十多度的北京,在炎熱的夏天,奔波在昌平區教委、區政府,以及北京市政府之間的活生生的人。

從良民到上訪戶,一切只為,給孩子爭取一個好一點的上學環境。

事情簡單來說是這樣的,紫金新幹線小區是一個位於回龍觀霍營地區的商品房小區,在距離學校登記只剩五天的時候,紫金新幹線小區的業主們才接到通知,今年,自己所在的小區被從霍營小學(中心校)片區調出,調至霍營中心半截塔小學(簡稱半截塔小學)。

事實上,霍營小學在附近居民的眼裡也是不入流的那一種,最早它是附近自然村村民小孩上學的一個村小,隨著城市擴張,回龍觀霍營地區的商業樓盤增多,安居於此的新北京人成為這家曾經村小的主要生源。

經過搬遷和重建,霍營小學如今位於回龍觀科星西路上,在國風美唐小區三期西側,儘管教學質量沒有得到周圍居民的認可,但至少校舍是新的,配備了塑膠跑道的操場也是有的。周圍的環境談不上多好,但也不算糟糕。對於買不起城裡名校學區房的人而言,讓自己的孩子上一個這樣的學校也可以接受,畢竟比起我們努力掙脫的家鄉,這個學校的質量,以及北京自身所具有的教育資源,已經有足夠進步。

半截塔小學呢?它在回南路南邊的一個村莊里。

回南路是一條雙向單車道,東西走向連接著回龍觀與天通苑這兩大睡城。儘管回龍觀與天通苑的商品房房價已經竄至五六萬一平,但兩個地方中間這片區域仍是混亂、未經改造的村莊模樣。

半截塔小學所在的那個村有著典型的城中村樣子,嚴格來講它並不是城中村,但是由於城市擴張,村民進行房屋改建以出租獲益,現在那一片已是一棟接一棟的三四層小樓,樓與樓之間間隔極窄。

我趕早班機打車時會從回南路經過,儘管從沒進去過,但也能瞥見村裡的情形:坑窪的道路、密密麻麻的天線、黑診所,以及裝滿了租戶的自建樓房。狹窄的路邊公交站旁,站滿疲憊不堪的年輕人等車進城上班。計程車師傅告訴我,幾年前,這一片還是那種北方農村常見的小院子,現在為了租房獲益,村民全都對房子進行了改建。

半截塔小學就在這樣一個地方。

直接上圖吧。

註:以上圖片來自經濟觀察報

看看半截塔小學的周邊環境和校舍狀況,可能還真比不上當年你在家鄉小鎮上的小學。

努力拚搏這麼多年,最終自己的小孩只能上一個條件這麼差的村小,現實也是足夠魔幻了。

為何突然調整學區?

過去幾年,紫金新幹線一直被劃歸霍營中心小區片區,此次被調整學區,據昌平區教委相關人士的解釋,是因為開發商承諾的教育配套一直沒有如約完成。

具體如經濟觀察報記者的報道所述:

紫金新幹線的業主6月12日自發組織去昌平區教委反映情況,根據從業主處得到的錄音,接待的官員表示:‌‌“紫金新幹線這幾年一直是教委協調解決的學位的,因為它的配套從一期推到二期,從二期推到三期,到現在沒見著。‌‌”他還提到,霍營中心小學和半截塔小學是一個法人,兩個校區,一個管理隊伍,一套課程體系。當業主質疑兩個校區教學的硬體甚至軟體有本質區別時,教委官員答覆:‌‌“沒有本質區別,都符合北京市中小學辦學條件標準。‌‌”

更足以點燃紫金新幹線業主不滿情緒的信息在於,其四期仍留在中心校區,唯獨一期、二期被划出。對於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官員的答覆是:沒看到(文件)。

沒有被調整的四期是什麼情況?四期是紫金新幹線的拆遷回遷房。看看新聞里的網友評論是怎麼說的:

然而,就算紫金新幹線一期二期部分居民沒有北京戶口,但他們依法納稅,辛勤工作,就沒有享受應有教育資源的權利了嗎?

無奈之中,家長選擇聚眾抗議。

今天的最新消息是,經過紫金新幹線業主們的爭取,他們小孩上學的問題已經得到解決。

作為一個看客,其實這事兒跟我沒有一點關係,第一我還沒有孩子;第二我所在的小區也沒有被划到半截塔小學。但我知道,我和那些安家於紫金新幹線一期二期的人一樣,都是再普通不過的人,我也是一個新北京人,如果北京允許我這麼稱呼自己的話。

在北京有個家門檻太高,回龍觀遠離市區,房價較市區更加實惠,選擇安居於此,想必也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所能求得的最佳解決方案。

然而,在公權力面前,我們這些普通人毫無掙扎修正的能力,不知道哪一天,一份文件就會將你努力上班、努力掙錢、努力留在這個城市、努力做一個好公民、努力用自己的努力換取更安定的生活的一切,打回原型:年薪幾十萬,買得起幾百萬的房子又怎樣,你努力換來的資源隨時可以被收走,而你甚至沒有表達質疑和不滿的渠道,最終只能採取最原始的辦法,通過聚眾抗議施加壓力,以獲得對話的資格,尋求解決辦法。

然後你變成在一紙文件面前手足無措的甲殼蟲,心裡暗自懊悔,為什麼我不能掙更多錢,為什麼沒有進城買學區房的能力,以致今日讓自己的孩子遭此禍端。

經濟觀察報對此事的報道文末寫道:

在採訪中,記者遇到一位小區業主。她說,在看到新招生簡章的當晚,她和她老公吵了一架,2015年時,老公曾提議為了孩子上學換學區房,她沒有同意,‌‌“我那時覺得上霍營中心小學就可以,不要折騰了‌‌”。新招生簡章出來後,她後悔曾經的選擇。

作為看客的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中國的中產總是如此焦慮,因為,制度從來蔑視你的權利。

不知道哪一天,你就會成為那個抱著孩子,站在驕陽下,為爭取正當權利而流淚的母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一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