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做人:厚道一分是福氣 謙退一分是涵養 沉靜一分是智慧

做人:厚道一分是福氣

《水滸傳》中的英雄喝了酒就力氣大增,魯智深酒後倒拔垂楊柳,武松醉打蔣門神。武松說,喝一分酒長一分力。同樣,厚道、謙退、沉靜,則是我們的精神之酒。做人,如果能厚道一分,就能增加一分的福氣;謙退一分,就能增加一分的涵養;沉靜一分,就能增加一分的智慧和力量。

厚道一分是福氣

《易經》曰:君子以厚德載物。

厚道是人生最大的福氣,厚道一分就有一分的福氣,厚道十分,就有十分的福氣。厚道是河水深層的潛流,它有力量,但表面不起波浪。一個人的厚道既煉成一種品格,更是一種高尚和可貴的心態。

厚道是中國人為人處世的古老原則。《周易•坤卦》上說: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厚德載物就是以厚德去包容萬物。大地以廣厚之德,載含萬物,容載萬物。厚德能夠容人、容物、容事。

《道德經》說厚道:大丈夫處其厚不處其薄。

大丈夫處其厚不處其薄;居其實,不居其華。厚道的一個很重要的內涵就是“居其實,不居其華”。老子看到,作為的華麗、繁華,或者我們現在說的“名利”,本質上是薄的,不實在的,更非永恆的。什麼才是實在的、厚的?老子給出的答案是“道”。“道”就是朴,見素抱樸,返璞歸真。這給我們的啟示是做一個厚道的人,一定要質樸、真誠,不要過度追求繁華、虛名。人一旦全心追求這些,那麼必然會變得虛偽。

厚道才是最高的精明。厚道之人,人人都願意與之交往,因為這樣的人讓人感覺踏實、放心,打心底里尊重、信賴,於是就能積累人緣、積聚人氣,處處利於做事為人。

厚德就是仁愛之心,厚道的人都以仁愛之心包容別人。孔子參加人家的喪禮,在有喪事的人身邊,他都能感同身受,自己替他們悲傷,連吃飯都會不舒服,那種時時都能體恤別人的心情也是一種厚道。厚道的人懂得切身處地為別人著想,能做的,就盡自己努力去做。所以,與厚道者相交,無需設防,他會想著你,幫助你。

厚道是最好的人緣。《論語》上說“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一個厚道的人就這樣,別人都願意跟他相處,做他的朋友,對他有一種深厚的信任。因為厚道的人做事厚道,“可以把很小的孤兒委託給他教養,也可以託付一個百里大的諸侯國的命運給他,面對安危存亡的緊要關頭,他能夠保持大節不變,意志不可剝奪。

謙退一分是涵養

《周易》:“謙,德之柄也。”

謙卑禮讓。這個人德行越來越高,心量越來越大。謙卑就是對萬事萬物持懷有一顆敬畏的心,這份敬畏是源自於敬重。

《周易》中的謙卦說:

天道虧盈益謙,地道變盈流謙,

鬼神害盈福謙,人道惡盈好謙。

在古人看來,天道、地道、鬼神之道,人之道,可以說都在一個“謙”字里了。謙卦的卦象是“高大的山峰隱沒在大地之中”,高山峻岭,伏藏在地的下面。高大顯示不出來,此在人則象德行很高,但能自覺地不顯揚。謙卦是《易經》之中唯一一個六爻全吉的卦象。

萬事退一步就叫謙,不傲慢就叫謙,讓一步就叫謙,多說一聲謝謝、對不起,就叫謙。

《史記》中曾記載,老子曾經告訴孔子:“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意思是一個頭腦精明的商人非常懂得深藏財貨,而外表看起來好象空無所有;一個品行高尚的君子非常懂得內藏道德,而外表看起來好像是愚蠢遲鈍。這便是所謂的“大智若愚”。

謙與道家的守愚暗暗相合,可以說是人生的大智慧、大涵養和大境界。曾國藩就曾指出:“天地間惟謙謹是載福之道,驕則滿,滿則傾矣。”

謙虛,就是修一顆最好的平常心,是一種返璞歸真、光而不耀的大境界。永遠都不要自滿、驕縱,永遠都不要自以為高人一等,自己為高貴而蔑視別人。謙退卑微於低處,才是人生最正確的位置,最好的歸宿。

沉靜一分是智慧

靜,這是中國古人推崇的大智慧。

《道德經》上說,靜為躁君。靜能克服人身上的躁氣。老子還說:“守靜篤。”意思是使生活清凈,堅守不變。“篤”是極度、極點的意思。我們的智慧、道德,都從清凈、寧靜的心自然流露出來。每天吵吵鬧鬧,每天心浮氣躁,不可能開智慧。

《大學》說: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可以說,靜是安定、思慮和有所得的基礎。

靜,不僅是一種智慧,靜還是產生智慧的土壤。

所謂靜生百慧。道教言:“靈台清靜,靜能生定,定能智慧生。”佛家也說“靜能生慧,慧能生智。”儒家亦認為“靜能生慧。”《昭德新編》說:“水靜極則形象明,心靜極則智慧生。”

曾國藩年輕做事,難免有心煩氣躁之時。他的老師理學大家唐鑒先生送給他一個字——“靜”。從那時起,曾國藩每天都要靜坐一會兒,許多為人處世、治學從政的體會和方法,獲益良多。

曾國藩說,凡遇事須安祥和緩以處之,若一慌忙,便恐有錯。蓋天下何事不從忙中錯了。故從容安祥,為處事第一法。整天慌裡慌張的人,難成大事,就是因為缺了“靜”和“安詳”的智慧。

曾國藩研究專家唐浩明曾經對此有精闢的論述。他說人到中年,見聞增多,閱歷漸豐,人脈繁富,辦事有方,這是好事。但同時人也變得思慮過重,慾望太多,精力分散,神志紛披,則又不是好事。如何讓複雜變得簡單,讓紛繁複雜變得清澈,讓分散變得集中?這需要靜以修心,“靜”是去“躁”、去“繁”,返璞歸真的良方。

只有守靜的人,才能發現生活中的幸福和美。浮躁的人、腳步匆忙的人總是會錯過很多美好的東西。我們或許會經歷人生歲月的蹉跎或道路的泥濘坎坷,但保持淡泊的處世態度,泰然處之,就能在紛繁中找尋自己的心的超然和安寧,不受世俗的干擾和衝擊,人生也更豁然開朗。

厚道、謙退、沉靜,修行的正途,人生的正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