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首發】極權制度的本質與反自由的特性

可以肯定的是馬克思、恩格斯這兩個大鬍子都不是中國人,猥瑣大叔列寧也不例外。他們的理論與學說毫無疑問都屬於西方那一套。絕不引進西方那一套,這不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自打耳光嗎?文化也好,政體也罷他不存在中外之分,只存在優劣之別。馬恩列關鍵不在於他是西方人還是中國人,關鍵在於馬克思階級鬥爭理論本身就是扼殺自由的錯誤概念,它不但不會使人類通向天堂,反而會製造阻隔天堂的血海,而能駛過血海進入天堂的就只有政治局的那幾個惡棍。

馬克思認為階級矛盾是不可調和的相互對立,問題是如果自己的父親是一個貧下中農,而自己卻是一個擁有財富的資本家。試問兒子與父親之間因財富不同,是否有不可化解的階級矛盾?常識告訴我們這種事情不但不會發生,反而父子之間的親情會改變他的階級出身。既然階級是可以變換的,那怎麼可能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呢?中國古代的科舉制朝為種田郎,暮登天子堂的身份轉變,又如何解釋階級鬥爭的合理性?

馬克思曾預言社會主義革命將首先在資本主義發達的國家發生,結果革命卻發生在他最看不上眼的落後俄國。俄國的工人階級是絕對的少數,49年之前的中國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事實證明貧窮才是產生他們主義的唯一土壤,馬克思所反對的不納稅無代表的政治模式,早已被無代表不納稅的全民普選所取代。如果說那個時代他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而現在他已完全喪失了存在下去的價值,因為他當年鼓吹用暴力所爭取的權利,現在在民主制度下不但實現了而且還超過了。公然地鼓勵人們使用暴力,不經法律程序剝奪個人的私有財產正是他的邪惡所在。歷史已經證明無產階級砸毀了世界,得到的仍然是鐵鏈。因為不尊重個人自由權利的行為,註定它是通往奴役之路的捷徑。

如果說馬克思是邪惡理論的提出者,那列寧就是將邪惡理論變為可操作性實踐者。列寧式的政黨融合了被馬克思所鄙視的,法國布郎基主義社團的組織形式,共產主義先鋒隊即是一例。只在乎目的,不在乎手段也是布郎基主義與馬克思主義高度吻合的地方。馬克思之所以看不起布郎基主義,並不是因為他們有多大的歧異,而是源於社會主義的通病,他來自於惡棍們自視甚高的狂妄。列寧式的政黨系統地使用暴力,也一直是惡棍們用來對付我們的法寶。

列寧絕對是現代集中營的創立者,沒有之一可言。斯大林又將它發展成一種奴隸制的經濟模式,希特勒只不過是列寧與斯大林的小學弟而已。惡棍們因主義所特有的超越性狂妄,從而演變為具有中國特色的奴役與思想改造相結合的勞改營制度。四九至七六年整個國家都是一個集中營模式的存在,它對國民的奴役填補了中國沒有奴隸社會的空白。勞改營管理模式與戶籍制度是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它與中國古代的編戶齊民有本質上的區別。表面上看他們都是行政戶籍管理,都有登記個人信息的特點,但是編戶齊民不干涉人民遷徙的自由,更沒有將人民因從屬的職業而被定義為某個階層,限制他們原本應有的自由權利。

古人城鄉的差別取決於居住地,而現代城鄉的差別卻取決於行政主導的戶籍制度。失去土地的農民進入城市,不管他的職業與農業是多麼的不相干,他都不會被稱之為工人或城市人,而是被不倫不類的定義為農民工。農民工同樣生活在城市,同樣為城市作出貢獻,但他卻沒有城市人的任何社會保障。他的的子女還會低人一等的不被接納,不得不回原籍完成學業。這不是制度設計上的不合理,而是人為的將原本平等的國民打上屈辱的烙印,以戶籍的名義剝奪了國民的權利。#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高考分數的不同,不是取決於地域間的素質差異,而是取決於准奴隸制度與自由為敵的特性。享受到低分的學子們,你不應該有異於他人的優越感,應該感到絕對的恥辱,因為惡棍們認為你們是白痴,所以才給你們特殊的待遇。高分壓迫的學子們,你們更應該感到恥辱,因為我們有同樣的義務,卻不能享受同樣的權利。如果你不是惡棍們的兒女,帝制時代的朝為種田郎,暮登天子堂也永遠輪不到你們。社會主義接班人的鬼話針對的不是不同分數線的學子們,而是惡棍們向自己的兒女傳遞紅色基因隔代相傳的利己信號。奉勸各位同胞不要自作多情,我們做不了他們的接班人,我們能做的就是讓他們滾蛋。

將中國近代史定義為階級對立,無產階級不斷壯大的過程,以此引申出只有暴力革命才能解決此一歷史循環難題,是完全不真實的胡言亂語。中國古代的民變並不是因為可自由買賣的土地兼并所造成的,而是由於暴政與饑荒所導致的。暴政者如秦朝民變,饑荒者多為自然災害摻雜著行政管理的失當,如明朝民變。歷史上因失去土地而破產的農民,據我觀察要麼是變為佃農,要麼是因為沒有資產,從而喪失娶妻生子的能力,最後自然消亡。在歷史上根本就不存在無產階級不斷壯大這一現象,他只是社會問題的一時呈現而以。#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打天下,坐天下在惡棍們那裡更沒有合法性可言,因為他們標榜的是要消滅人剝削人制度,要做無產階級的先鋒隊,目的是解放全人類。問題是現在人類沒解放,他們卻解放了,他們提前進入了他們許諾的天堂。而在他們的天堂,土地不是我們的,兒女不是安全的。在他們的天堂里我們既沒有先祖所賦予我們的土地(只有使用權),也沒有了兒女未來的美好憧憬。這真是喬治.奧威爾《1984》裡面:自由即奴役,戰爭即和平,無知即力量的完美呈現。

干這麼多壞事,只有毛這種下三濫是不夠的,沒有強大的黨它是做不到的。反個人自由的制度激發了人最大的惡。這與文化無關,所以文革並不像人們所想像的那樣,是中國傳統文化類似於文字獄似的表現。中國的文字獄是類似於警察般的存在,文革中的表現更像是消滅異端的宗教不寬容,這在中國傳統文化里根本就找不到他的存在。我無意為中國傳統文化辯護,只是指出一個事實。大清洗至於蘇聯,文革至於中國,紅色高棉至於柬埔寨都不是文化原因,而是基於他們邪惡的超越性。所以他們所表現出的是一個比一個的癲狂,這也是社會主義運動的特性。#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而中國現今的木乃伊崇拜要麼是腦袋被驢踢了,要麼是出於自己承續奴隸主權力的感恩戴德。愚民感念木乃伊時代的犯賤,深層原因是對平等概念的錯誤認知。他們故意的迴避毛時代人們只有飢餓的平等權力,而自身一無所有的殘酷現實。奴役面前人人平等的權力,是錯誤的將赤貧化的平等等同於權力的平等。極權制度消滅社會群體的差異性帶來的不是權力的平等,而是赤貧狀態下無自由被奴役的平等。

社會資源被壟斷使個人之間公平的自由競爭,被無自由的奴隸制所取帶。在一個連自身生命權都不能確保的狀態,人們有歌功頌德的權力,但絕無表達不滿的權力(具有社會主義特色的權力我們至今仍然擁有)。父母有眼睜睜看著兒女被活生生餓死的權力,而絕無保護兒女免於非命的權力。兒女有毆打父母的權力,而絕無維護父母免於毆打的權力。極權制度人民只有被動接受的平等權力,絕無自由選擇的平等權力。

有人認為毛時代可以有效的遏制宗教執念群體,使他們沒有能力進行恐怖活動。但人們忽略了他們的對邪惡的遏制是出於無差別的奴役,它們之間更像是狗咬狗。現今我們對他們兩者都應該保持同樣的警惕,利用兩者之間的矛盾爭取我們的自由更是危險的,因為極權制度會使我們喪失自由,而執念宗教會使我們喪失靈魂。極權制度的國家如蘇聯東歐,他們都有推翻暴政重拾自由的可能。你看一下曾經的波斯帝國在宗教執念的奴役下,他是否還有恢復民族靈魂與個人自由的機會?#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島#

擁護毛式極權制度不會使我們得到自由,正是他效仿蘇聯反流歸土的自治,才使宗教執念地區日益做大,極權的分化又使人民無法形成有效的自衛團體(非攻擊,防禦性)。毛時代與現在的惡棍們,他們的制度不是確保了我們的安全,而是埋下了禍亂的隱患。事實證明他們並沒有阻止恐怖活動的能力,他們卻有恐怖事件發生後,高效的阻止我們獲取信息的能力。

肯定毛無差別的奴役是認知上的絕對錯誤,他不但不會使我們擺脫危險,反而使我們陷入日趨危險的地步。只要畜生的頭像還懸掛在代表專制的城樓上,還印在使用的貨幣上,我們的恥辱與苦難就仍在繼續。畜生的木乃伊沒心沒肺的冰冷僵硬,映襯出的不正是極權體制的特徵嘛!

http://twbbs.aboluowa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29677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來稿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