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陶冬:中國經濟 扶不起的阿斗

今年年初時候,經濟學家曾經對中國的經濟復甦有過較高的期望。政策性銀行將大量資金注入地方投資項目,商業銀行也大開水喉(大到央行要派人進行窗口指導)。PPP基建投資大量上馬,房地產新開工項目遍地開花,PMI指數上行,訂單數量改善,原物料價格快速上揚。有些經濟學家宣稱,一個新的上升周期已經來臨。從銀行貸款數額和地方基礎設施投資項目看,的確這次投資與2010年的“四萬億”有得一比,甚至更誇張。

然而,2017年不是2010年。這次政府的財政、貨幣擴張,並沒有帶起民營企業的積極性。中國經濟的槓桿已經用力已老,房價也在預支未來的升幅,銀行迫切需要去槓桿保安全,貨幣政策擴張周期也無以為繼了。

進入第二季度後,產品訂單開始下滑,樓市新開工增速放緩,資金成本進一步上升。更重要的是,嚴厲監管和金融反腐之下,商業銀行開始收縮資產負債表,表外業務明顯萎縮,而表外信用擴張恰恰是近年經濟的主要資金來源。

筆者認為,中國經濟此輪增長反彈已經結束,雖然GDP增長未必會大幅下滑,但是自身有機的上升動力已見消退。所謂“經濟新周期”,不過是錢堆出來的政策噪音,是扶不起的阿斗。

其實GDP增長快一點慢一點,都不是什麼大事,只要社會穩定、金融安全不出問題,沒有必要去執著數字。哪怕增長率再不濟,也是在世界名列前茅的,何況中國經濟的體量早已十分龐大,何況中國經濟已經進入到後工業化時代。經濟有周期,有上升周期,就會有下降周期,我們現在處在下降周期中。

值得一問的是,為什麼這次政府政策登高一呼,卻不見民營企業揭竿而起?因為此時此刻民營企業家的投資信心不在,因為投資環境不夠理想,因為民營准入的領域裡盈利前景不夠吸引。不必爭論曹德旺所講的中國實際稅率是否準確,資本在用腳投票。

貨幣擴張政策也許可以買時間,但卻無法替代結構改革。缺乏改革支持和生產力提高,錢堆出來的增長率不過是貨幣幻影,難以持久。唯有改革才能帶來可持續的增長,才能帶來真正的新周期。打算用錢砸出一片增長的繁榮,無異於試圖揪著自己的頭髮爬出大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