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許世友夫人去世 張愛萍披露他醜聞:極其下流

張愛萍兼任浙東前線指揮部司令員兼政委期間,與其上司屢屢發生矛盾。大陳列島登陸作戰當初有三個方案:先攻上下大陳,先攻一江山島,先攻披山。張愛萍主張先攻一江山島,卻受到軍區首長的呵斥:「你們吃了幾碗乾飯?給老子上課啊!」「我他媽操你姥姥的!不他媽就是兩萬嗎,老子一仗就消滅了他十幾萬。不要在這裡長別人的威風。我就不信,還有操不開的X!」最後,上面還是決定先打一江山島。

許世友和田普在南京長江大橋前的合影。

中共上將許世友夫人田普6月30日去世。而許世友的種種醜聞依然不斷被揭露出來。不僅賣友求榮跪舔投權,而且在整人、告密上“很有一套”。

許世友夫人去世

中共開國上將許世友的夫人田普在北京去世,享年93歲。

陸媒報道稱,中共於1949年在北京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1955年首度給當初打天下有功的將領受勛,軍銜最高的是10大元帥,再來是10位大將,接著就是57位上將,許世友是上將之一。許世友少年時曾學過少林寺的武功,以訛傳訛成了他曾在少林寺出家,因此有“和尚將軍”的綽號。

至於田普,原名田明蘭,1939年年僅15歲就參加中共的第18集團軍(原名第8路軍),1943年和許世友結婚,婚後相伴40餘年,生了3男四女。田普在中共建政後,曾任江蘇省省委信訪部部長。

641 (3).jpg

1970年許世友將軍、夫人田普、長子許光、三子許援朝、長孫許道昆在南京。

641 (2).jpg

許世友夫婦與子女怡平、桑園、華山、援朝、曉冰合影。

Image result for 兩代軍人的對話

張愛萍將軍揭許世友下流卑鄙醜惡嘴臉

1950年代前期,張愛萍先後擔任七兵團司令員、浙江軍區司令員、第三野戰軍暨華東軍區參謀長等職。上面原來準備讓張兼副司令員,他自己推辭了。《兩代軍人的對話》一書中披露司令員陳毅基本上是掛名的,原副司令員粟裕出任副總參謀長後,反面角色(應是許世友)調任副司令員。

中共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許世友與韋國清合影

《兩代軍人的對話》中講到,張愛萍兼任浙東前線指揮部司令員兼政委期間,與其上司屢屢發生矛盾。大陳列島登陸作戰當初有三個方案:先攻上下大陳,先攻一江山島,先攻披山。張愛萍主張先攻一江山島,卻受到軍區首長的呵斥:“你們吃了幾碗乾飯?給老子上課啊!”“我他媽操你姥姥的!不他媽就是兩萬嗎,老子一仗就消滅了他十幾萬。不要在這裡長別人的威風。我就不信,還有操不開的X!”最後,上面還是決定先打一江山島。

文中所提及的這位軍區首長究竟是誰?如果用腰封背面的兩句話“以獨特的筆法展現歷史,以全新的理念揭示人物”來衡量,還不能令讀者感到十分滿意。書中有些濃墨渲染的人物竟然無名無姓;有些最讓人感興趣的情節,剛一開頭就戛然而止。據阿波羅新聞網記者調查發現,這一反面角色應該就是許世友,時任華東軍區司令員的陳毅基本上是掛名的,儘管有一些不盡人意之處,但這些半遮半掩的敘述恐怕主要不能歸咎於作者。

賣友求榮跪舔投權的許世

汝水清涼的博客,原題為《杜鈞福說許世友在文革》,披露作為南京軍區司令員的許世友很早就介入了地區的文化大革命。他不但對造反派趕盡殺絕,也對和他一樣的軍隊高級幹部乘機排除異己,許的這些所作所為使得他很像紅色高棉,或者準確地說他是紅色高棉的老祖宗。

五一六運動中,許世友一反對文化大革命的抵制態度,身體力行,全力投入。他親自審問五一六嫌疑人員,甚至動手毆打被審查的軍區政治部副主任。江蘇省軍區司令趙俊一直在勞改,這次又被打為五一六。許世友親自審問四次,每次一開頭都是破口大罵。審到第四次,趙仍不肯承認是五一六,許世友就喝令他滾回軍區,接受批鬥。

文章還稱,傳說中的許世友似乎是一位善打惡仗的將軍,鐵骨錚錚的硬漢,但他鮮為人知的一面,卻是屈從權力的跪舔專家,出賣同志戰友的告密者,文革的積极參与者,林彪江青在江蘇和南京軍區名副其實的代理人!

文革初許世友便和江青勾勾搭搭……見江青勢單力薄難成氣候之後,一向擅長投機的他對江青的態度也忽然改變,某次會議許世友謂江青:“你張揚什麼,主席在世,我讓你三分。現在你再胡言亂語,我敢揍你!”這樣人格低下臉厚心黑毫無原則可言的變色龍,搖身一變成了反對江青反對文革渾身充滿正能量的大英雄!

【相關文章:許世友暴行揭秘殘酷堪比紅色高棉老祖宗】

許世友整人蠻幹更有一套

在文化大革命中,許世友幹了別的幹部沒有乾的事。一件是抓五一六分子,另一件事是下放城市居民。

在江蘇,許世友1971年給毛澤東寫彙報說:“在‘一打三反’中,發現我們這裡有不少‘五一六’分子,不僅地方有,軍隊也有。據不完全統計,本人已交代參加‘五一六’反革命陰謀集團的有1190多人,嫌疑對象2000多人。”(李文卿:《近看許世友(1967-1985)》,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02)這還是在江蘇抓五一六的初期。

「許世友」的圖片搜尋結果

董國強先生曾經以江蘇南京為例,詳細論述了許世友利用“清理階級隊伍”機會大整原來對立面的過程。(董國強,《從南京大學的“清隊”運動看“文革”主要矛盾的轉化及其後果》,《二十一世紀》,網路版,第七十期,2008年1月31日。)

官修《南京市志》記載:“清查‘五一六分子’,成為一場規模大、時間長、鬥爭殘酷、危害極深的運動,南京一百萬人口,抓了27萬。

《近看許世友(1967-1985)》一書記載在深挖‘五一六’運動中,不少專案組採用了捆綁、吊打、壓扛子、跪瓦片、坐老虎凳,用烙鐵燙身體,灌吃大糞,開水澆頭,大熱天穿羊皮大衣等各種酷刑,使許多受害者被毒打致殘、精神失常,更多的是屈打成招。”在溧水縣的深挖五·一六運動中,不堪折磨自殺身亡的就有27人。(餘姚後人:《許世友與江蘇“兩挖”》)

許世友利用整“五一六”造成冤魂無數,更應該為著名的蔡鐵根大校冤案一事負責。蔡鐵根的兒子後來在回憶其父的文章中發出怒吼:我們知道當年對父親的陷害與殘殺是以國家以黨以革命和集體的名義進行的,而許世友這個毛澤東的走狗、老王八蛋,是罪魁禍首!(蔡鐵根,《蔡鐵根長子敘述蔡鐵根平反經過》,未刪節版。)【相關文章:許世友的特殊功夫:告密整人更勝一籌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