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王石退休內幕被曝 真正的悲劇居然是…

真正的悲劇是什麼?不是英雄被惡魔打敗,而是被自己打敗!

(一)

6月21日,萬科董事會換屆方案揭開面紗。看似主動讓賢的局面之下,與王石多有交集的東星集團實際控制人、湖北前首富蘭世立向媒體透露稱王石的退出可能出於無奈。“因為最近幾年,我與王石在一起的時候,他都在規劃萬科的未來、萬科的國際化,沒有任何要退出的想法!”

眾所周知,熱愛登山的王石曾登頂過珠穆拉瑪峰。當然,在王石之後,登頂珠峰的企業家多如牛毛。不過,他們不是爬上去的,而是花錢被人抬上去的。畢竟,珠峰真不是什麼人都能靠自己登頂,至少需要非常強壯的體魄。

放眼中國企業界吧,有誰能像王石一樣都66歲了,還保持著一身連大多數二十歲小夥子都比不上的肌肉呢?“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強健的身體才是王石最大的本錢。因此,在今年二月份一個很高端的會議中,王石當著眾多位高權重的官員面,現場脫掉西裝,讓工作人員鋪上一個墊子,給大家表演翻跟頭!

這不是王石的性情使然,而是他用翻跟頭告訴大家,他身體很好,還有的是精力,能繼續掌控萬科……然而,四個月後的今天,王石宣布退休……

之前,萬科和寶能大戰的核心就是,王石不想讓任何大股東威脅自己在萬科的地位,畢竟萬科花費了他33年心血啊。這33年中,強悍的王石像一個國王守衛領土一般,打敗了無數試圖染指萬科的野蠻人。

王石與野蠻人是一個矛盾體,如果萬科想要快速發展,那麼必然要引進資本,但不能對萬科有話語權,野蠻人還會投資萬科?王石之所以是獨一無二的王石,就是用他無比強悍的個人能力,既引來資本,又馴服野蠻人,讓他們對萬科的運營不BB。甚至,王石還創造了中國商業史上最神奇的奇蹟,國企華潤居然對萬科只是財務投資!

然而,兩年前,中國商業中的另一個奇蹟,同樣來自深圳的姚老闆要和王石搶奪萬科。其實,最初姚老闆並沒說要讓王石下台,但肯定要讓王石聽話啊。王石自然不願意,但那是資本市場,拿錢說話!

後來,不僅僅是寶能來搶萬科,連某邦和恆大也加入了這場混戰。原本,這是中國商業史中最經典的一場混戰,無論誰輸誰贏,都足以載入教科書……結果,這場最經典的商業大戰的結尾,深圳地鐵秒殺所有競爭者。

恆大第一個跳出來說,自己放棄萬科股權的表決權,全部免費讓渡給深圳地鐵。之後,恆大又以虧本70億的代價把萬科股權清倉賣給深圳地鐵。這麼多年來,你見過許老闆如此狼狽嗎?當然,之後恆大可以在深圳一展拳腳了,但有意思嗎?

比許老闆更慘的是曾經的萬科第一大股東,寶能姚老闆。寶能的“前嗨人獸”被整改半年後,也跳出來說“懇請貴會理解我司投資萬科股票的初衷和目的”。

最後,33年間一直捍衛萬科領土,66歲依然能翻跟頭的王石,宣布退休……其實,不是王石的跟頭白翻了,而是在他引進深圳地鐵的那一刻,就已經輸了。SO,和XX打交道的第一原則:“永遠不要和XX打交道!”

其實,作為一個企業家,失敗了可以再來,除了尊嚴。比如,王石曾說“中國企業家中我佩服的人有很多,其中最佩服的是褚時健先生”。然而,現在看來王石對褚時健依然是一無所知啊!

真正的成功是永遠堅守尊嚴,永遠對失敗無所畏懼!在老斯基看來,褚時健最牛逼之處不是85歲創業成功,而是他是中國第一個成功捍衛了自己尊嚴的商人。

所以,哪怕王石在與姚老闆的大戰中敗了又如何?褚時健85歲開始重新創業啊,而王石才66歲,身體依然牛得一逼!大不了離開萬科,像褚時健一樣再創業,成立一家“什麼科”的房地產公司,在市場中乾死姚老闆啊,那才叫真痛快!

(二)

魯迅曾說“我向來是不憚以……”,呵呵,萬科的的董事會換屆在拖延了數月後,還是隆重、盛大、圓滿……召開了。

這次董事會換屆證明,萬科已經不再是“萬科”,甚至也不再是一個正常企業。從外太空遙望地球,你見過一個企業的第二大股東(寶能25.4%股權),在13個董事中連一個位置都沒有嗎?

而且,萬科13名董事中,最重要的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等核心位置全部是深圳地鐵的人。至於王石的親信郁亮,只是區區執行副總裁而已。至此,王石已經徹徹底底的出局了。

更悲劇的是,如果說王石出局只是萬科管理層面的事,那麼在這次換屆中有位新提名的董事,就遠遠不是這麼簡單了。

作為“感動中國”人物的劉姝威,在“寶萬之爭”爆發之初就以“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企業研究中心主任”之名,連續發表怒噴寶能的文章……呵呵,你以為她支持的是萬科嗎?作為深圳地鐵提名的新董事,她從最開始支持的就是深圳地鐵啊!

現在,你知道誰是“萬寶大戰”的最大贏家了吧?不是那些花費了數百億的野蠻人,而是沒花一分錢的劉姝威,這尼瑪就是覺悟的牛逼之處!

王石在打不過姚老闆時曾說,寶能是野蠻人,或者“萬科不歡迎民企”。對此,筆者只是覺得王石有點玩不起而已。然而,對於劉姝威,雖然她經常發表一些民CUI主義文章,但我從沒覺得她很low,反而覺得她生不逢時啊,不然絕對是最牛逼的“呵呵”!

SO,沒有什麼可說的了。相信,很快寶能也會把萬科的股權賣給深圳地鐵,是虧70億,還是上百億,都沒有意義了。

哎,無論多麼美好的故事,總會有結局,王石的退休意味著這場耗時兩年的大戲徹底結束了。看完這場大戲,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滋味。萬科的成功是因為王石帶領著“108位職業經理人”打下了江山,但萬科的結局也像《水滸傳》一樣讓人無力.......

但是,《水滸傳》對於吃瓜群眾是故事,而“萬寶大戰”不是故事。這不僅僅是“萬寶大戰”的結尾,更是我們一個時代的……

(三)

回首30年:王石的崛起和放棄

萬科是中國地產行業的一個標杆,也是恆大和萬達用盡全力所要追趕和超越的目標,現在這個距離在逐漸縮小。但是王健林和許家印成為不了王石,因為王石在過往歲月中某些人們很難理解的選擇,導致他身上出現了一些特殊的印痕,這都是很難被複制的。

王石是在八十年代的深圳崛起的,他趕上了那個風起雲湧的時代。而深圳是那場經濟變革風暴中的中心漩渦城市,這是天時和地利的優勢,這樣的場景在後來的很多年裡幾乎沒有被複制的可能。

在中國地產界,人們對“萬科”二字耳熟能詳,但對萬科的前身,大家的記憶或許有些模糊了。

1984年9月,在深圳建設路1號,深圳現代科教儀器展銷中心建立開張,王石任經理。這也是萬科的前身,主要業務是從香港進貨,向大陸倒賣攝像機、投影機等教學器材。但是,王石創立並擔任一把手的這家貿易企業幾乎全部業務都要倚仗於名義上的母公司、當時在深圳的最大國有企業“深圳特區發展公司”。

通過一些雜七雜八的產品在一段時間內獲得原始積累之後,萬科開始做減法並專註於地產——這個選擇決定了萬科和王石共同的命運。

1987年12月1日,一場在深圳會堂舉行的國土有償使用權拍賣會進入了王石的視野,一家房地產公司以525萬元的最高價獲得了一塊8588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權。這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土地使用權的“第一拍”。

第二年,王石即親自到場舉牌,萬科以當時2000萬元的天價在深圳拍得威登別墅地塊,正式進入房地產行業。

王石一直是做貿易起家的,他似乎從未涉及過工業製造。從他販賣糧食和攝像器材的那一刻就決定了他註定要走和柳傳志和張瑞敏不同的道路。幸運的是,這一群理想主義老青年最後殊途同歸,都成為這個國家經濟發展的推動力量和時代標杆。

王石的幸運之處在於,他生在了一個崛起的年代,並且選對了他的道路。

如今,王石主動讓賢的舉動,不禁讓人回想起1988年,他主動放棄萬科股權時的情形。在自傳中王石回憶:

萬科股票是在1988年12月28日公開發行的。1989年3月28日上午9點,深圳會堂,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屆股東例會召開。

座無虛席。回答股東提問。一位股東站起來,手握話筒:“請問王石先生,您個人自己買了多少股票?”

我從西裝內側口袋裡掏出一張認股權證,“我個人存款一共25000塊錢,取出2萬塊錢買了萬科股票。”台下一片熱烈掌聲和叫好聲。

當晚第一屆董事會上,我被推選為萬科第一任董事長,董事會由王石、蔡順成、劉元生等11人組成。

4100萬股的股份中,萬科職工股應得的股票約500萬出頭。這部分股票怎麼分配呢?按照市府辦公廳下發的股改文件,這部分股票只能有10%允許量化到個人名下,其餘的由集體持有。

(四)

王石——我明確了想法,放棄其中我應得的個人股份

一、社會價值取向。

“不患寡,患不均”是中國社會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社會也向來有種仇富心態。個人突然有了錢,會把自己擺在一個極其不利的地位,尤其是像我如此愛出風頭,天馬行空獨來獨往,如果很有錢,弄不好會惹來殺身之禍。名利之間只能選擇一項,或默不出聲地賺錢,或兩袖清風實現一番事業。我選擇了後者。

二、討嫌暴發戶形象。

少年時代閱讀了雨果、巴爾扎克、狄更斯、莎士比亞的作品,反感暴發戶。當發現自己可能成為這一類人時,自然採取迴避。

三、家族沒有掌管財富的DNA。

我祖籍安徽,但從來沒有回去過,股改過程中,專門翻閱了家鄉堂弟郵寄來的族譜,上溯20代,農民世家,沒有一代成為地主的,我沒有信心對錢財妥善處置,傳統農民有了錢做什麼呢?修祠堂,娶小老婆,賭博。

我放棄個人股份的想法也徵求了家人的意見。太太沒有反對,她本來就沒有指望王石發大財,半開玩笑地問我:“什麼時候能住上別墅?”

我回答:“別墅會有的,別墅太早住進去會不得安寧。”

我放棄了,管理層也放棄。而且,管理層提議:將職工股成立一個基金,只要在萬科的職員,新老都有享用權;由職工代表會產生出管理委員會的成員。資金用途:職員的福利,重點照顧1988年以前進入萬科的職員的福利;另外的用於回饋社會,做公益活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搜狐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