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一國兩制」造就了獨立的一代?

習近平訪問香港,林鄭月蛾(左一)、梁振英(左而)等高官在場迎接。

在英國1997年7月1日把香港交還中國之前,鄧小平承諾“舞照跳,馬照跑”五十年不變。儘管有這些懷柔的言詞,香港在1997年上半年還是疑慮重重,膽戰心驚。香港和大陸已經分道揚鑣155年,很難想像以後如何相處。

成千上萬為躲避共產主義而出逃香港的中國人並沒有再次外逃,但他們也都確保自己有第二本護照。如加拿大的溫哥華就曾被冠以“香哥華”的綽號。那些留在香港的人,又陷入恐慌。如作家林舜玲,曾目睹像天安門廣場屠殺那樣可怕的場景。她在1997年6月的一首詩中曾隱晦地寫道:“血腥的濕味,紅色的火光”。但在新老闆管治下,香港經濟持續繁榮,經濟形勢既沒有改善,也沒有變壞。但政治形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回應大多數西方觀察家的擔憂。他們害怕香港不是末日來臨就是一病不起。“一國兩制”原則允許香港回歸後50年內繼續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道路,原有的稅收制度和獨立的司法體系。北京希望可以從香港學習如何建設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的跟多東西,現在仍然是深圳和上海的範例。還沒有一個中國城市趕上了香港。這個前英國殖民地仍然是全球經濟最重要的中心之一,仍然擁有唯一一個能在全球範圍和其他對手競爭的中國交易所。

“一國兩制”原則也允許香港保持新聞自由、集會自由。至今每年6月4日仍然有成千上萬的香港居民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集會,悼念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的死難者。這在中國大陸絕對是不可想像的。但北京對鄧小平的原則有不同的解讀。北京認為,香港既然屬於中國,那麼就應當從屬於大陸的制度和規章。許多香港居民則認為,大陸的制度不應該干預香港。

移交香港的協議留下了解讀的空間。年輕一代香港人發現,行政長官梁振英過去五年對大陸的勢力愈加容忍。許多香港市民怨恨那些效忠北京,取悅傳媒和房地產市場的香港精英。這些民怨釀成2014年的所謂“雨傘革命”,或著名的“佔領中環”運動,導致香港的金融區和政府總部地區被市民佔據79天。示威民眾要求直選香港特區行政長官。

特區政府既無反應,也不對話,更無讓步。現在反對派和精英階層之間的敵意比以往更深。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香港的營生仍然一如既往。本周末,習近平將訪問香港,參加慶祝回歸20周年活動,以及下任行政長官林鄭月蛾的就職儀式。她被視為北京利益的真正捍衛者,反對派對她宣誓就任非常不滿。

然而香港會成為七百萬市民和青年抗議者理想的實驗場,他們大部分是和平的,只是年輕一代對香港的發展方式不滿。他們訴求的問題,和大陸青年遲早會提出,或大城市青年已經提出的問題相同——那就是國家認同問題,而不是地位、就業、消費甚至共產主義等問題。

對是否和青年運動領袖對話,以及是否和希望香港在中國內保持獨特性的人對話,香港政府可以從北京學到許多。北京當然不會和香港談判民族自治權,正如柏林不會和巴伐利亞談判獨立一樣。習近平訪港也不可能改變這一點。但北京現在應當明白,“一國兩制”原則造就了香港獨立的一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