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打天下就該坐江山」 是沒有道理的盜匪理論

——最原始最粗野的盜匪理論

強盜盜竊、搶劫、強姦、殺人都是個別性的理性,不可能為對手承認和同意,不具有普遍性,所以不是社會理性。人的行為只有合乎社會理性即為對手承認才是正義合理的,如市場上的交換活動。可見,以「存在都是合理的」來論證「打天下坐江山合法」是絕對錯誤的。

ww2840901454提要:吳思提出了最原始最粗野的盜匪理論,他說:“我付出了我就該得的,我玩命了就該得到。這可能是人類合法性的一個最基礎的論證。”如此說來,我向美女求愛,那美女就是我的。因為我付出了心血。“我玩命了就該得到”;所以,凡是我玩命搶到手的財物和女人都是我的。

一,事實和價值應該分開

吳思思維的錯誤是把事實和價值等同起來,中文系學生已被無邏輯的漢語毒害,根本不懂邏輯,只會用些生動的故事迷惑腦子混沌的漢人。

命題(statement)可以分為兩類:事實判斷(fact judgement)和價值判斷(value judgement)。前者只陳訴客觀事實,也就是“what is”的問題;後者討論行為的標準,也就是“what ought to be”的問題。

18世紀的英國哲學家休謨首先注意到,人們經常在事實判斷的後面,跟一句價值判斷,而實際上從第一句話並不能推出後一句話。比如,這句話:“下雨了,天氣太壞。”前半句是事實判斷,後半句是價值判斷。如果不附加邏輯條件的話,從前半句是得不到後半句的。又如,“所有的單身漢都是未婚的”並不能推導出“因此他們是惡的和不幸福的”。因為事實判斷是客觀的,是惟一的,與人們的立場無關;價值判斷是主觀的、多元的,與人們的立場有關。吳思的邪說源於他的特權立場,他鼓吹“打天下坐江山”合法,取悅上而升總編。“坐江山”有壟斷江山之意,怎麼會是民主派?

“打天下坐江山”屬於事實領域;“打天下坐江山合法”屬於價值領域;這兩者絕不可混同。吳思毫無邏輯,把兩者當成了一回事。他說:“打天下坐江山,你不能不承認人家的合法性;我玩命把天下打下來了,我坐江山享受點特權,這是最原始的道理,我付出了我就該得的,我玩命了就該得到。這可能是人類合法性的一個最基礎的論證。”見鏈接

http://blog.tianya.cn/post-115403-10392189-1.shtml

“打天下、坐江山”作為歷史事實確實存在過,但因此就說“打天下坐江山合法”是沒有道理的。吳思粉往往以黑格爾的名言“存在的都是合理”的進行狡辯。

邏輯要求,事實(實然)和價值(應然)要分開,黑格爾卻把事實判斷與價值判斷混為一談。黑格爾說: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合理的都是存在的。明顯地把事實判斷與價值判斷等同起來,這是辯證法的死穴。存在與否屬於事實(實然),合理與否屬於價值(應然),兩者不能混同。存在只是一種現象,它本身與合理無關。若以正義的價值觀來區分,有的存在是合理的;有的存在是不合理的。“存在就是合理”就是強盜邏輯。整天把“存在就是合理”掛嘴邊者,要麼是不懂何為正義的腦殘,要麼就是為一切惡行而辯護的混混。

有人說:“存在都是合理的”是指“存在都是合乎理性的”,即“所有的存在都都有某種理性因子。”譬如:吃人者經過理性計算在1960年吃掉自己快餓死的孩子,以延續自己的生命。這種理性屬於弱肉強食的強盜理性,只具有個別性,不具有普遍性。強盜盜竊、搶劫、強姦、殺人都是個別性的理性,不可能為對手承認和同意,不具有普遍性,所以不是社會理性。人的行為只有合乎社會理性即為對手承認才是正義合理的,如市場上的交換活動。可見,以“存在都是合理的”來論證“打天下坐江山合法”是絕對錯誤的。

二,什麼是合法性?

合法性是政治學的一個重要的概念。合法性在西方用“legitimacy”表示。Legitimacy指“擁有為普遍的行為標準所承認的正當理由狀態”;正確的翻譯不是“合法性”而是“正當性”。可見,合法性是指一個政權的正義性,即民眾對於一個政權的內心認同。眾所周知,國家“暴力”是為了保護人的財產、自由和幸福,以避免弱肉強食的叢林狀態,才有合法性。具有合法性的暴力強制力才是政治權力。

在吳思那裡,凡是暴力都有合法性。官員傷害他人的權力是“合法傷害權”,土匪勒索贖金是在獲取“血酬”,“血的報酬”當然合法了。吳思的“合法”都是單方面的自我認定,不可能被對手承認,更不可能被人民的普遍認同。吳思的“合法”一詞本身就是對“合法性”即正義性的強姦。

古希臘人認為,人們殺死獨裁者、殺死搶劫犯,天然正義。

吳思反過來說,搶劫犯、獨裁者殺死人質或得到贖金,天然合法,是“合法傷害權”的應用,“血酬”是搶劫大自然的結果。吳思為此提出“自然價值論”,他斷言,價值和財富是自然創造的。“自然也生產價值,你不去生產,自然也替你生產了。”這些財富都是無主財產,大家都去搶劫好了,這叫“搶劫大自然”。所以,搶劫是正義的!“暴力掠奪就不完全是破壞性的,而是創造性的”。吳思說:“如果把文明理解為大體有秩序,那文明就是打出來的”。也就是說:暴力掠奪戰爭創造了人類文明。這太荒謬了,只能當成笑話。

《世界人權宣言》第17條明確規定:“任何人的財產不得任意剝奪。”希臘羅馬的法律旨在保護私有財產。近代英國美國法國的民主革命的旗幟就是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反對君主政府的橫徵暴斂。《共黨宣言》公然宣布:“消滅私有制”。可見,“共產”就是用暴力剝奪他人的財產。眾所周知,任意地用暴力剝奪他人的財產是土匪行徑,而布黨“消滅私有制”造成千古未有的慘劇。列寧斯大林整死的蘇聯人達5千萬,紅色高棉殺死了全國人口1/3!斯大林在二戰結束前對丘吉爾說:“死一個人是一場悲劇,死一千萬人就只是一個統計數據了。”堪稱布黨野蠻性之大暴露。

布黨法律就是統治階級的意志就是黨魁的意志,吳稱為暴力最強者說了算即元規則。吳思的搶劫正義論、血酬就是破壞私有制。布黨革命就是殺人放火,吳稱為合法傷害權即革命殺人權。毛說螞蟻千萬條,歸根結底只一條——“造反有理”,其潛台詞無非是:犯罪有理,打人有理,殺人有理,搶劫有理,破壞有理。也就是說:在階級鬥爭的理論指引下,革命群眾有權喪害“階級敵人”,吳思當年就是一個擁有“合法傷害權”的紅衛兵。按照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只要以先進的無產階級代表的身份,就有權改造(即喪害)甚至消滅非無產階級分子,尤其應改造(即喪害)甚至消滅資產階級分子。可見階級鬥爭論以及達爾文的“弱肉強食”的叢林原理是“血酬”搶劫正義論“合法傷害權”的來源。

吳的搶劫正義論是“消滅私有制”邪說的進一步發展,是為打天下坐江山奠定合法性基礎。“打天下坐江山”包含最大的侵權——奴役天下人和掠奪天下人的財產,鼓吹“打天下坐江山合法”,就等於鼓吹“侵權合法”、“掠奪合法”、“搶劫合法”,全是強盜邏輯。因為奴役天下人和搶劫天下人的財產不可能為天下人所同意;沒有天下人的同意,新政權就不可能有任何合法性。無合法性政權為了萬壽無疆,唯有殺戮殺戮再殺戮。這種沒有合法性的政權不是政治,而是野蠻的強力統治。然而,在暴力高壓下,統治者迫使人們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把非義說成正義、把非法說成合法。中國歷史就是如此。打天下,坐江山;一打一坐也就是兩三百年。你打出秦,我打出漢,數千年歷史就是邪惡的循環······

三,吳思的“勞動代價論”

吳思論證“打天下坐江山合法”的根據是:“我玩命把天下打下來了,我坐江山享受點特權,這是最原始的道理”;“我玩命了我付出了暴力,為什麼就不能有的一個合法的地位、特權的身份?”

吳思提出“勞動代價論”說:為奪江山,我“玩命”付出了血的代價,當然該“坐江山享受點特權”。他狂妄地叫嚷:“我付出了我就該得的,我玩命了就該得到。這可能是人類合法性的一個最基礎的論證。”如此說來,我向美女求愛,那美女就是我的;因為我付出了心血。“我玩命了就該得到”;所以,凡是我玩命搶到手的財物和女人都是我的。這種弱肉強食的歪理邪說在愚昧的華人中頗有知音。

勞動代價論認為:擁有自己勞動成果,是人們公認的真理。搶劫政權要付出勞動,甚至付出生命,所以,誰付出了代價而搶劫到國家權力就歸誰所有,天經地義。搶劫到的權力屬於帶頭人尤其合情合理。因此,國民黨從北洋手裡搶到政權,就由國民黨一黨專政。汪精衛就對王造時說過:“你有本事就搶國民黨政權”;這活像拿著刀的流氓強姦婦女後對她說:你有本事殺了我呀!請注意,流氓被懲治是正常社會的常態,是人們善良願望的表現,是正義的體現。同樣,結束汪偽強權暴政,也是人們善良願望的表現,是正義的體現。

勞動者擁有勞動成果,不是絕對的,一要看你的勞動是什麼性質勞動,二要看你勞動所獲得是什麼。如果你的勞動是創出性的,例如在自己院子里養雞,雞和蛋就是你的財產。當然,“你的財產”不可曲解成你付出勞動搶劫了別人財產也可以成為你的財產——你搶到的就是你的財產。可見,並非“一切勞動的產物都構成產權”。所以,付出了血的代價,並無“坐江山”的特權。若華盛頓持有吳思的觀點,美國就成了君主野蠻國而不會成為民主文明的國家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