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賀國強是賀子珍侄子 長子被捕最愛玩女兵次子逃亡美國

——賀錦濤還涉北京東直門交通樞紐案 賀錦雷與北大青鳥扯不清

港媒報道,因被前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供出,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賀國強之子賀錦濤於6月1日被批捕。賀錦濤曾因涉及北京東直門交通樞紐案,被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告到胡溫那裡,還曾因玩弄女兵被舉報。而其弟賀錦雷也與北大青鳥案有著拖不清的關係,據報逃亡美國。

賀國強曾是中共主要領導人之一,第十七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他還曾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任中央組織部部長,被認為是中央書記處中最有權力成員之一。香港《南華早報》英文版2014年5月26日報道說,賀國強是毛澤東前妻賀子珍的侄子。

因為舉報宋林及宋林背後的高層被迫避走香港的李建軍,在2014年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賀錦濤、賀錦雷都與蘇達仁有密切關係。李建軍還透露,賀錦雷已經逃到美國。

據香港《爭鳴》雜誌今年7月號的爆料,6月1日當晚,已被軟禁在家的賀錦濤被批捕。他在逮捕通知單上簽字後,絕望的說:“通知了我父親”,“早知過不了十九大”。

賀錦濤涉收宋林50億,還有一案令新加坡總理跟胡溫告狀

2014年山西官場大地震後,內媒就不斷揭露賀國強兩兒子染指山西商界大發其財內幕;新華社《經濟參考報》首席記者王文志更兩次向中紀委實名舉報,指時任華潤董事長宋林在收購山西金業中疑向賀錦濤送禮,造成50億(人民幣,下同)國資流失。

據報道,2010年華潤與前山西首富“煤炭大王”張新明簽約,以120億高價收購張名下金業集團的煤礦資產,此價錢要較別的競爭對手開價多50億。宋林如此揮霍大方,被指因張新明背後是賀國強長子賀錦濤。50億後轉入賀錦濤的私募基金。

此外,賀錦濤還涉北京東直門交通樞紐案,該工程本由新加坡國浩集團承接,後因賀錦濤背後指使的北大青鳥集團介入產生糾紛,國浩要賠幾十億給北大青鳥,令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中國大陸時,要向胡錦濤、溫家寶告狀。

據披露,賀家二公子賀錦雷曾任國家開發銀行金融公司副總裁、北大資源研修學院校長兼書記,與其兄都深度介入山西商界利益糾紛。兩兄弟雖在國內,但他們的妻兒均已移民美國,美媒披露賀錦濤與妻子廖穎在加州置有房產。

有山西媒體人披露,雖然調查顯示賀國強兩個兒子廣泛深刻地介入山西官煤利益鏈條,並是關鍵人物,但後來山西受審的高官商人進入司法階段後,所有與賀氏有關的交往交易材料,全部沒有出現在司法審查材料中。

賀錦濤被舉報玩弄女兵

資料顯示,現年46歲的賀錦濤曾參軍服役,部隊轉業後,參與過廣_國際投資信託公司的改組,創建了私募基金Nepoch Capital,曾與摩根斯坦利、華潤集團合作多個投資項目,妻子和孩子已移民美國舊金山,從事房地產和酒店投資。

據悉,至2012年10月底,有關賀錦濤的舉報信函已達95件,但因賀國強時任中紀委書記,這些舉報信都被打入“冷宮”。

2013年3月中,海政文工團和二炮文工團向中紀委、中央軍委舉報賀錦濤等高幹子弟玩弄女兵,軍委總政治部主任張陽和軍委海軍司令吳勝利知悉後力挺舉報,中紀委就此事責成剛退下的賀國強對兒子嚴加管教,賀國強還在組織生活會上做了檢查。

賀錦濤弟弟賀錦雷與北大青鳥扯不清;被稱逃亡美國

北大青鳥集團董事長許振東(左)牽涉北京東直門交通樞紐上蓋商業項目的股權糾紛,目前暫避香港四季酒店,副總裁蘇達仁(右)已前被中紀委調查帶走

據香港《明報》2014年曾報道稱,當年3月被調查的自稱北大青鳥集團原執行總裁的蘇達仁與中央政治局前常委賀國強次子賀錦雷關係密切。

賀國強次子賀錦雷

國開金融公司副總裁賀錦雷

據大陸《中國經營報》2014年報道稱,北大青鳥集團董事長許振東,迄今已在香港滯留將近一年。不過,2014年4月7日,北大資產經營有限公司發布聲明稱,許振東自2月27日赴港處理相關事務,不存在滯留香港的情況。

據3個不同消息源透露,北大青鳥集團相關人士被調查,是因一宗官司糾紛中,有人試圖操縱司法並作利益輸送。蘇達仁被調查,亦與此有關。

報道稱,消息人士李建軍指,蘇達仁原任職於解放軍藝術學院,為人八面玲瓏且人脈深厚,在北京政商界很“吃得開”。此外,蘇達仁與此次涉及宋林案的兩名山西籍富商邢利斌、張新明亦均熟絡。

消息人士指,蘇達仁與曾任北大青鳥集團首席運營官的賀錦雷熟識。蘇此番被調查,系其在相關商業項目中涉嫌充當“白手套”進行利益輸送。

溫家寶批示查被“人為制止”

李建軍2014年對BBC說:“據我了解的情況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中共)中紀委副書記何勇,還有監察部部長馬馼、審計署署長(審計長)劉家義,都親自在這事情上做了批示。”他說,國家審計署從2012年6月起進行了三個多月調查,“發現了一些問題”,但結果在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前再次被“人為制止”。

學者:習近平的重要信號;曾慶紅的地盤一抓一個準

何清漣同年博文分析,“3月18日新華社發布消息稱“中紀委將中央駐港澳辦納入監督範圍”,這條消息夾在眾多信息當中並不顯眼,但卻是個重要信號。

該消息稱中紀委此舉的理由是很多大型國企在港澳有分支,使香港成為腐敗的避風港。但我看來,這一原因固然很重要,但還有一大原因不可忘記,2007年習近平接掌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之前,這一職務由太子黨奉為大哥的曾慶紅執掌,港澳實為曾悉心經營多年之地。

習近平接管這一職務與實際控制港澳工委並非一回事。此時由“中紀委將中央駐港澳辦納入監督範圍”,是一個極好的切入口,香港中資機構的腐敗,幾乎是一抓一個準。”

賀錦濤感到“末日將降臨”的第二天,其父心臟病發

華潤(集團)有限公司前黨委書記、董事長宋林的貪污、受賄一案,6月2日上午在廣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宣判。被告宋林因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半,並處罰款150萬元(人民幣.下同),因受賄罪判監12年,並處罰款250萬元,兩罪合併執行刑期為14年,並處罰金400萬元。

據稱,專案組的前三次約談,賀錦濤都矢口否認自己與宋林有任何關係,他一直聲稱自己與宋林以及華潤集團沒有任何經濟、金融上的交往,自己也沒有收受其一元錢云云。

直到2015年5月初專案組第四次約談時,賀錦濤才上交了第一份〝交待和檢查〞,承認自己的公司為華潤集團及其子公司在中國大陸收購開發礦產時收受過三單〝中介費〞,合計金額約75.5億元(人民幣),但他仍然聲稱,自己個人並沒有侵佔這部分錢。

2015年8月,專案組第5次約談賀錦濤時,賀感到〝末日將降臨〞,於是提出要給自己的父親賀國強打電話,以便讓他安心。專案組同意他們父子二人通電話約5分鐘。

第二天,賀國強即心臟病發,住進了醫院。而就是在這一天,當局正式宣布賀錦濤接受調查。

該文並爆料稱,為了保兒子,賀國強曾寫信給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求情。2017年6月1日,賀錦濤被逮捕。

據此前已公開的資訊,香港《南華早報》英文版2014年5月26日曾援引消息人士披露,北京當局已批准調查賀錦濤,賀被軟禁在家中。該知情人士並稱,中紀委書記王歧山已在中共內部通報了對賀錦濤的部分調查結果。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