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愛國愛港 不愛一黨專政的心路歷程

香港夜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轉眼香港回歸已20周年,若是1997年出生的嬰兒,也該長成帥哥靚妹談婚論嫁了。憶起那個莊嚴的時刻,作為中華民族中一員,真是心潮澎湃感慨萬千啊!坦白地說,出於對香港回歸的企盼,暫時淡化了因89.64引起的哀痛。我在心裡想:中共再不濟,畢竟比滿清王朝強大!作為鴉片戰爭的後遺症,香港遊離祖國150多年,咫尺天涯,翹首以待;今朝回歸,感慨系之,凡中國人能不歌之舞之蹈之乎?

80年代初,中英就香港問題多次談判,鄧小平和英國首相有過幾番唇槍舌戰。兩人皆非等閑之輩:一個開過"鋼鐵公司",復出後數度清除政敵,現已將黨政軍及外交大權一手在握;一個則是世界公認的"鐵娘子",剛用武力奪回馬島,乘勝翩翩而至。二人綽號均帶一個"鐵"字,說明性格剛烈,躊躇滿志,談判中針鋒相對,致使多次陷入僵局。直至84年9月好不容易達成協議後,湊巧撒切爾在下台階時不小心險些跌倒。此事竟被好事的媒體渲染成‘’政治事件‘’,調侃道"鐵娘子跪拜紫禁城‘’。

1997年7月1日前夕,舉行香港回歸大陸的政權交接儀式,央視提前幾天就開始連續報導,常播出一些俯拍畫面——似有居高臨下之意。當彭定康專車圍著總督府繞圈惜別之時,伶牙俐齒的主持人極盡諷刺幽默之能事,解說詞中能聞到‘’別了!司徒雷登"的味道,充分顯示出所謂勝利者的偏執和傲慢。

1997年7月1日0點0分0秒時刻一到,軍車立刻駛進香港——能親眼見證祖國統一,當然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畢竟,我們這一代都經歷過洗腦教育,心中只知林則徐虎門銷煙和三元里起義,卻對香港司法獨立、新聞自由、社會和諧等等方面,不說完全陌生,起碼也知之甚少。所以,遇大事難免偏聽偏信。

當時的我也毫不例外。事前花6000多元買了台29英吋的大彩電,又備足了空白磁帶錄下精彩畫面。前些年時不時翻看,尤其對"滿江紅"那一段記憶猶新。

然而,隨著互聯網延伸到戶,翻牆軟體打開了世界之窗;無論官媒再怎麼灌輸,假話不攻自破。雖然覺悟較晚,老朽總比有些人一直長睡不醒要強些:我終於知道,外面的世界更精彩。祖國統一當然是好事,可惜香港回歸之後,並非如人們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啊!

首先表現在特首選舉上,就沒有體現出香港選民的意志。這些年來的幾任特首,大多數是由中共操縱指定。香港所謂的選委會,差點被搞成微縮版的橡皮圖章了。香港原來的法制體系比較完備,20年來,大有倒退現象,官方介入司法,時有傳聞,甚至杜撰"道德醜聞"迫害律師。當局除了用重金收買媒體為中共效力之外,為了鉗制新聞自由,不惜以各種理由誘捕記者……林林總總,不一而足,驟然使我心灰意冷。本擬製成光碟的磁帶被打入冷宮,搬家時不知去向,也許當廢品扔了——扔就扔吧!現實給了我當頭棒喝!扔掉的只是不切實際的幻想,實在不足為惜。

如今,面對即將到來的20周年紀念日,就連‘’回歸‘’二字也懶得提了,情緒一落千丈,乃至有些沮喪。並非老朽突然變得不那麼愛國了,實在是中共對香港政策不夠地道,這讓大陸和香港同胞都失望了。幸好,外來的共產黨並不能代表傳統的中國,愛中國不等於一定要愛中共;反之,有著長達五千年文明史的巍巍大中華,絕非中共隨意擺布的棋子;不愛中共、不愛中共一黨專政,絕不等於不愛我大中國。當局動輒強加莫須有的‘’港獨‘’罪名,無非是用來唬人的口袋罪而已;正如中共用‘’台獨‘’打壓台灣,用‘’藏獨‘’拒絕藏民特別是藏傳佛教的合理訴求一樣。

用你們馬列主義祖師爺的話來說,倒洗澡水不能將小孩一起倒掉——終止英國在香港的殖民統治,可不能終止香港較為完善的法制體系。當年,中共提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主要目的是為了穩定人心、防止精英外流和抽逃資金,以保持香港的經濟繁榮。然而,也等於正式表態在香港回歸之後,絕不會倒掉澡盆里的"小孩"。遺憾的是,20年來,人們未見"小孩"健康成長,卻聞"小孩"啼哭聲聲。人無信不立,國無信必衰,大陸並非只有我一個老人對香港回歸漸失熱情!但願這一切,都是江派及其代理人的罪孽啊!

在這裡,我們必先承認,英國不僅僅是老牌"帝國主義",更是老牌法制社會。100多年前,當滿清特務跨國綁架孫中山、準備押回北京受審危急時刻,若非英國友人鼎力相救,而英國政府也能按法律規定保障人權,敦促滿清使館無條件放人,恐怕我們的國父早就身首異處血灑菜市口了。那麼,辛亥革命的歷史必將改寫,國人豈不要更長時間地拖著豕尾?

僅憑孫中山先生脫險的經歷,就生動說明依法治國是個好東西。現在,中共插手香港政府,以各種卑鄙手段打擊限制收買私營報刊,就是破壞言論自由的違法行為。我們可別嘲笑朝鮮官媒天天歌頌金三胖,其實中朝一個樣,萬變不離其宗:一個是從源頭上設卡,限制老百姓上互聯網和使用手機,甚至因違反此規定而被殺頭;一個則從技術層面上封鎖轉移刪除敏感內容,中朝手法各異,目的完全相同,只是後者更狡詐更具迷惑性罷了。最近幾年,由中宣部帶頭禍害香港媒體的例子舉不勝舉:人們曾記得有港媒遭到甩石頭、滲沙子‘’被改組‘’的厄運;有香港記者莫名其妙"被失蹤"、‘’被辭職‘’;有書店老闆"被主動‘’回大陸‘’配合調查交通事故‘’……這些都不算什麼新聞了,封殺"鳳凰衛視"那才叫大新聞!開始以為是信號故障,過了好些日子仍未恢復,網路上才出現相關的討論。原來,這是中共有關部門下指令停播!原因竟是‘’香港事務進入敏感期‘’。

眾所周知,"被改組"的鳳凰衛視基本等於官媒,常被戲稱為"香港央視"。俗話說,落架的鳳凰不如雞,基因突變,鳳凰下雞蛋!偶爾發飆,也是小罵大幫忙。本人十分懷疑,究竟是香港事務敏感還是中共神經過敏?主子對跟班也不放心,怎麼能給私媒新聞自由?

20年來,除開"佔中"運動轟轟烈烈,說明民怨沸騰外,更大的隱憂是潛移默化,引起香港社會公德下降才更加可怕。我於1996年3月中下旬期間,為了去馬來西亞看男足國奧隊比賽,來去均在香港逗留。去時親眼看見警察攙扶一老太過街,回程又見警察幫助路人撿拾掉在地上的水果;而今猛然聽到的卻是警察對‘’佔中‘’學生動武,僅僅20年呀!咋就變得六親不認了?好在那七個惡警已判刑入獄,比大陸死不瞑目‘’被嫖娼‘’的雷洋幸運多了。香港法院依法治港,尚未被大陸完成"統一大業",堂堂最高法的周強大院長鞭長莫及呀!萬幸。

過去都說香港是購物天堂,現開始賣假貨了。某些藥店為了牟取暴利,故意魚目混珠,論斤標價、以錢結算,鬧出了不少糾紛。欺詐顧客本是大陸專利,豈料被香港奸商發展壯大,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有時更加不擇手段。最離譜的是,投資巨大的港珠澳大橋,乃是千年大計,惠及子孫,香港承包商竟敢偷工減料。若在20年前,簡直不可思議。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誰讓香港大陸貼在一起呢。

香港回歸前,中共說得天花亂墜;而兌現諾言的大考非選舉莫屬。結果很不幸,得分不及格,中共吃了個大鴨蛋。你們不是標榜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么?香港同胞能否自由選舉地區領導人,正是辯別中共真偽的試金石。投票前就有媒體曝光,說北京派員赴港傳話,內定特首林鄭月娥。甚至說‘’選出他人中央將不予授權‘’。說白了,不是港人選特首,是中南海選。北京竭力否認,豈料選舉結果與曝料雷同,正是前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女士‘’順利當選‘’。比較蹊蹺的是,計票尚未結束,大陸官媒搶先報導,這一幕幕滑稽戲,能不使人生疑嗎?

特首普選中共越俎代庖,已是癩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但中共將素有民主傳統的港民玩弄於股掌之間,必然要承擔嚴重後果。須知,香港畢竟不是大陸,民眾處理方式大相徑庭:大陸兩會成了擺設,民眾以不聞不問不選應付那‘’神聖的一票‘’,是為‘’冷處理‘’;香港氣溫高,民眾偏偏喜歡‘’熱處理‘’。於是,先是爆發‘’佔中‘’運動,接著有遊行示威,最後選舉開鑼時,現場秩序亂成一鍋粥,場外抗議隊伍聲勢浩大,警方不得不備下大號胡椒粉,以防不測。

綜上所述,廟堂與民意相左,是香港回歸後的最大變數。20年了,中南海能不能調整一下對港政策,不要把大陸一黨專政那一套照搬到香港來。既然是一國兩制,就不要中央專制;既然是港人治港,就不要黨人治港。行嗎?望深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