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遒真言實:中共高幹醫療特權驚煞世界 全人類沒第二個

筆者此前已經做過論證,中國的福利全球倒數第一。政府財政福利事業支出中,衛生醫療部分非常之差;而在極其有限的公費醫療投資中,一小撮——佔總人口0.6%的中共權貴卻佔用了80%!——這是一個什麼國家?全世界有第二個嗎?這些錢是中國人民的血汗!——不是你共產黨的錢!這是中共黨國財政——刮民財政——的第十六宗罪惡!

舉世皆知,中共黨國平民看病難看不起病全球第一;舉世皆知,中共權貴醫療特權全球第一。實情如何?卻又不甚了了。本文主要談後面的問題。

在本系列文章的前幾篇里,筆者曾經指出,中共黨國混帳財政支出最令國人痛恨的罪惡是,肆意揮霍公帑——“大撒幣”。想一想,此論未必恰切。中共權貴令世界各國驚駭的醫療特權,大概更使中國百姓憤慨。

一、天差地別:富麗堂皇的官員病房和療養院——農村診所

在美國——全球最富強的國家,除了白宮,沒有專門為官員服務的醫療機構。可是,在一向標榜平等的中共黨國,各地級市、各個省會以至首都,公立醫院都特設有“官員病房”“高幹病房”,各都市、風景名勝遊覽區都有專供高級官員逍遙玩樂的療養院。設施豪華,嘆為觀止!

(一)中共官員和高幹病房

中共官媒的解釋是:高幹病房,一般是指在醫院專為領導幹部提供的病房。較比普通病房,高幹病房不僅面積大,環境好,並配有專職護理人員,為高幹看病的醫生一般也為副主任級以上醫生。看病住院不用排隊,普通醫保無法報銷的藥物可報銷等等一些列的優越條件。

請看以下四幅照片——

(二)中共官員和高幹療養院照片

(三)中國當代農村診所的照片——

(四)作為對照,請再看看中國當代平民看病難的照片——

二、中共官員和高幹病房揭秘

——中共官媒調查(2013-7-188:17南方都市報):

南都記者近日探訪深圳市人民醫院幹部保健病區。······在這個區域,雙人房內每個床位每天60元,普通單人房每天380元,一房一廳普通套房每天580元,7樓貴賓區普通病房每天880元,而在7樓還有一套豪華套房,價格為每天3880元。

南都記者以患者身份欲進入這一豪華病房,但遭到醫護人員拒絕。一名醫護人員介紹,這個房間裡面配置齊全,包括冰箱微波爐等設施。而按照其他樓層面積估算,這個豪華套房超百平方米。

深圳多家公立醫院均設有“特殊病房”

南都記者近日探訪了北大深圳醫院,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深圳市中醫院,福田醫院,羅湖醫院等多家公立醫院,這些醫院均設立有特殊病房。這些特殊的病房,名目不一樣,對外標稱綜合病區,貴賓區,特保病房,特需病房,有的也直接標幹部病區。這些病房均位於獨立區域,和其他病區走廊里大量加床,人聲嘈雜比,這些病區都具有的特點就是安靜,裝修也較為考究,主要為單人房和套房,少量的雙人房。

深圳市中醫院的綜合病區位於住院部頂樓的19樓和20樓,裝修考究,紅色木門,門上貼著紅色窗花。19樓均為單人房,設立約為24個病房,每天價格360元。但是20樓就極為講究,中心位置是一個大天井,該層樓僅有6個病房,其中四個是一房一廳套房,每天收費1180元。剩下的兩個豪華套房,從外觀上看,有巨大的落地窗,室內面積超百平米,每天收費2380元。

除了病床費用高昂外,特殊病房的其他收費往往也較普通病房要高。如北大醫院在13樓設立b區,對外標稱“特診病房和老年病科”,均為單人房和套房,價格從每天460元到每天800元不等。據醫務人員介紹,除此之外,護理費比普通病房翻一倍加收,其他診金也比普通病房上浮20%到50%。

揭秘:為何設立幹部保健病房?

近日,網上出現一篇《深圳市人民醫院外科大樓及幹部保健病區工程建設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按報告時間推算應該為2004年之後所做。對於幹部保健區設立的意義,文中寫道,“一些老幹部為我國的社會主義建設立下了汗馬功勞,他們是我黨和國家的寶貴財富,要重視他們的醫療保健工作。”文中分析,“保證這一群體人員的健康,使他們有充沛的精力投入工作,是我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需要。社會競爭越來越激烈,幹部保健工作就顯得越來越重要。”除此之外,“醫院領導班子也一致認為:承擔深圳市主要的幹部保健任務,加強幹部保健基地建設,是醫院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也是醫院的一項光榮使命。”

幹部保健區啥標準?

對於幹部保健病區的設置也與一般病房不同。文中稱,“由於幹部保健病區的特殊性,要考慮到這些保健對象的工作特點,幹部保健病區均按單間布置,在幹部保健病區的建設中,增加一些適合他們特點的會診室、接待室、活動室等用房。”

誰能住進幹部保健區?——副處級以上幹部或者技術專家

什麼是保健人員?所謂的一級二級保健人員又是指什麼?公開信息顯示,對於保健人員,各區的規定並不相同,但是大體一致,主要是領導幹部以及技術人才。

如寶安區保健辦網站上公布的信息顯示,“一級保健對象:區直屬黨政機關行政事業單位凡享受副區級待遇以上的幹部(含離退休)。”“二級保健對象:(一)區直屬各部、委、辦、局事業單位(處級)正職領導和相當這一級別的正處級調研員;(二)45歲以上的副處級幹部(含離退休);(三)正高級知識分子;(四)受聘五年以上,工資待遇在34檔(含34檔)以上的副高級專業技術職稱的高級知識分子(含離退休);(五)國家人事部或科委批准的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六)享受國家特殊補貼的專家;(七)廣東省優秀中青年專家;(八)深圳市優秀中青年專家;(九)1949年10月1日以前參加革命的離退休幹部;(十)1992年12月31日前退休的原寶安縣正科級以上幹部······

幹部保健享受怎樣的服務?

一名享受二級保健服務的人員告訴南都記者,二級保健服務相對於普通患者來說,看病住院可享受優待,免去排隊之苦,除此之外,一些普通醫保無法報銷的藥物等可以報銷。

三、中共官員和高幹病房:藏污納垢之處

《住院一次花300萬,誰給的官員醫療特權?》(中華網社區2013-08-17)寫道:

據新華社調查,多地領導幹部職務消費呈現鋪張浪費、揮金如土的惡性態勢,而公費醫療造成的浪費同樣嚴重。山西一家三甲醫院的副院長舉例,有的領導僅得了一個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幾種葯,並且要求住院輸液。前幾年,有一位退休省級幹部住一次院花費就高達300萬元。(8月16日新華網時政)

網文《無恥的高幹療養院和高幹病房!》(2012-01-07人民網強國論壇)披露:

高幹病房,這裡的市局級別的高幹病房費用高昂,一旦進入生命維持系統,一天的費用是20多萬,一年就是7000多萬。國家投入醫保費用和醫療資源大部分被金字塔頂端用掉了,用在老百姓身上已是廖瘳無幾了,所以全民醫保改了十多年還是遙遙無期!······

我居住的小城並不大,可是官員卻肥的流油,一些官員長期霸佔醫院高幹病房,即使人不住,而且床費卻要交著······這些官爺的家屬親情,七大姑八大姨,三叔二大爺,祖宗三代都來這裡享受特權,輸液吃藥不花錢,住單間享受也是領導簽字到藥房拿葯,誰買單?還是老百姓!

那麼多官員,太多的時候都在這裡無病呻吟,小病大養,站著好床位,只等下屬來送禮送錢,本人沒病,也要把他們的爹媽弄病了,送到這裡來,等著有人來送錢!

**

中共官員的醫療特權,最高典型是大獨裁者毛澤東。對此,另有專題論述。

四、中國民眾憤怒的聲討

上述《無恥的高幹療養院和高幹病房!》:

······可是,醫院走廊里那些急診重患的痛苦呻吟,他們沒有及時救治的床位,他們不認識院里的領導,又設有錢,有時侯弄點錢給科主任主治醫生或是護士長送了紅包後,希望給找個床位,像個孫子似的卑躬屈膝,才能住進病房裡,沒有送錢的也只能是住在冷風颮颮的走廊了······

在這個“一人患病全家致貧,重病拖垮整個家庭”的年代,醫保、社保還不完善的社會裡,身為獨立個體的普通老百姓,只能是自我救贖式的掙扎著,交不上住院押金,必會無情的拒之院外,或斷葯驅趕出院,黑了心的醫院,壞了良心的醫生,為了騙取患者錢,他們相互勾結,為拿回扣,會把葯價虛高到1000倍,而我們政府卻放任自流,從中獲利,由於政府投入不足,又要提高醫生待遇,發展規模,放任那麼些黑心醫院大發黑心財,原因官員們享受的是全部免費的高等病房,現在的很多醫院院長和醫院的管理者科主任的身上的每個毛孔都滲透著病人們的血和淚哦!”。

只許當官療養,不許百姓看病。特權壟斷醫院,無疑比唯利是圖的醫院更可怕。有多少大病患者因無錢治病而跳樓自殺了,這是為什麼?只因官員們享受的是全額醫藥免費!請問:有官員因為病人跳樓被問責、被撤職,乃至被追究刑事責任嗎?官員們外地就醫也要自己負擔4070%的醫藥費嗎?“跳樓悲劇”一次次上演誰追究了責任?那些高幹病房裡的所謂“高幹”們良心就沒愛到一點譴責嗎?那些高幹病房裡的所謂“高幹”們不正是那些無錢治病而跳樓自殺的病人背後的凶手嗎?

綜上所述:官員特權醫療才是殺害病患老百姓的無形屠刀啊······!

北京理工大學胡星斗教授《公立醫院要以公益定位》:

中國現行的是封建等級的特權醫療制度。財政撥款超過80%用在高幹病房、幹部療養方面,只有10%左右用在十多億民眾身上。而政府撥款不足,使公立醫院要靠高價賣葯或重複醫療程序賺取經費,這些問題涉及到體制問題,除非在體制上改革,否則難以消除問題根源。

中國首屆十大策劃人之一秦全耀先生《特權醫療折了百姓的壽》(2017-02-12):

中共高級領導者有很多長壽之人,原因是什麼?不要被媒體上充斥著的離退休領導人的養生秘訣所左右所誤導,領導人長壽本質上既是特權的表現,也是特權的結果。一遇到地震、礦難或其他安全生產事故,領導人經常指示說,要不惜一切代價搶救被困者的生命安全。其實國家真正不惜一切代價的,唯有保障領導人離退休後的健康、安全和生活。副部級以上高幹,可以成年累月住在專門醫院或高幹病房裡,享受無微不至的醫護,用世界上最先進、最貴的葯,每天花個幾千上萬元不在話下。2013年官媒曾報道,一位退休省級幹部住一次院花費高達300萬元。黨和國家領導人級別花費如何,我們可想而知。

不怕千招會,就怕一招靈。如果對工農商學兵特權醫療,如果對地富反壞右特權醫療,那麼中國活得最長壽的不是工人就是農民,不是資本家就是地主。對不?

顯然特權醫療的存在是損人利己,是對生命的民退官進和劫貧濟富,是寅吃卯糧折了咱老百姓的壽!總之,生命的尊嚴不可用金錢和職務衡量,更何況還口口聲聲以民為本為人民服務。任何一個社會裡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所以,必須實現醫療平等,這是人的生命尊嚴平等的最基本的體現。如果一個社會中某些人一年可以用納稅人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的醫療費來維持生命,而有的人卻每月幾美元的養老金,病了無錢就醫,這種不平等現象就是一種不道德現象,因為一個人佔用了成千上萬人的醫療費用,讓他們中的一些人死於可以治癒的疾病。可見,特權醫療就是謀財害命。

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為什麼還不取消特權醫療?

**

2013年8月26日,北京協和醫院婦產科醫生章蓉婭女士在微博上向國家衛生計生委提出了一條“實名建議”:要求取消高幹保健。

**

2007年3月9日,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參事任玉嶺先生在兩會上發言,鄭重提出“改革高級幹部待遇終身制宜早不宜遲”的提案。

**

網上,類似的聲音經久不衰,可謂呼聲震天!

四、驚人的數字

(一)

網易財經9月12日訊2012年夏季達沃斯9月11-13日在天津舉行,會議主題為“塑造未來經濟”,中國衛生部部長陳竺在可持續的衛生體系分論壇上表示,中國的衛生費用佔GDP比重僅為5.1%,不但低於高收入國家(平均8.1%),而且比低收入國家的比重還要低(平均6.2%)。而與中國同在金磚國家中的巴西和印度分別達到了9%和8.9%。

陳竺指出:衛生總費用偏低,個人支出在醫療支出中的比例偏高,這是我國醫療衛生體系常常為人詬病之處。

據媒體報道,中國醫療費用個人支付比例2000年達到59.0%。這一數字遠高於發達國家和大多數發展中國家。

(二)

《司局級以上高管待遇終身制存弊受抨擊》(中華網論壇2009-01-30):

衛生部原副部長殷大奎表示,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的80%是僅為八百五十萬黨政幹部所享受。全國有四十萬名幹部長期佔據幹部病房,到處設置的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也高達五百億元。

**

筆者此前已經做過論證,中國的福利全球倒數第一。由本篇上述可知,政府財政福利事業支出中,衛生醫療部分非常之差;而在極其有限的公費醫療投資中,一小撮——佔總人口0.6%的中共權貴卻佔用了80%!——這是一個什麼國家?全世界有第二個嗎?

這些錢是中國人民的血汗!——不是你共產黨的錢!

這是中共黨國財政——刮民財政——的第十六宗罪惡!

**

不言而喻,中共黨國對中國人民的剝削掠奪嚴酷至極!

一個國家執政黨如此殘忍剝削掠奪自己貧窮的國民,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一貫大力宣揚愛國主義,如此暗無天日的國家,叫中國人民怎麼愛?怎麼能愛?怎麼會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公民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