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彭德懷的另一面 林彪4字評價為何被報仇

——叫人如何說恩仇?

李鍾奇中將毆打彭德懷是事出有因。他在1958年彭所領導的軍中的反教條主義運動吃了不少苦頭,被降級降職,文革中,他終於找到了機會報仇。彭在得勢時,對上級不買賬,對同僚和下級都很兇。林彪曾給他四個字「傲上慢下」,可謂確評。文革給無數「挾仇尋釁」的人創造了一個尋釁鬧事、挾嫌報仇的機會。所謂「動員群眾」,一部分「群眾」就是這樣被動員起來的。其實也不用動員,他們自己就起來了。所以這個文革才熱鬧、才詭異、才好看,才無道理,所以才是「浩劫」,才是「絞肉機」。

李鍾奇中將毆打彭德懷是事出有因。他在1958年彭所領導的軍中的反教條主義運動吃了不少苦頭,被降級降職,文革中,他終於找到了機會報仇。

王紫峰中將則是因為在“抗美援朝”期間,由於部隊行動遲緩延誤戰機而遭到彭的嚴厲斥責。彭德懷當時就認出了這個王紫峰,罵道:

“我認得你,你在朝鮮戰場上是個怕死鬼,我是差點沒有槍斃你,我當年應該斃了你!”

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人與人之間產生了一些糾結,有的有是非對錯之分,有的也很難說誰對誰錯。但在政治運動中所產生的“糾結”就不能輕飄飄地說是“糾結”,或是“梁子”了,那關係到身家性命,甚至子孫後代,所以只能說是“恩仇”,不是“快意江湖恩仇”,而是你死我活的“政治恩仇”,很少有人能瀟洒得起來。

中共建政後的無數的政治運動在無數人與人之間播下了無數的恩仇。“仇恨在心要發芽”,下一次運動一來就發芽了。即使下一次不發芽,只要政治運動不死絕,也總有一天要發芽的。

也並不是所有的運動都是由毛澤東直接發動的,也有許多是單位的、部門的、地方的運動。當年彭德懷在軍內大反教條主義的運動,當然先是有老人家的先導因素在內,他要彭德懷注意蘇聯發生的朱可夫事件,彭德懷會錯了表情,發動了軍內的反教條主義運動,彭在運動中的主導與原創的成分也很不小。

李鍾奇在那次運動中挨處分、降級,也肯定是蒙冤受屈了。除了李外,遭受打擊迫害的也數以千計,軍隊高層中如劉伯承元帥、粟裕大將、蕭克上將、李達上將、郭天民上將等。特別一提的是蔡鐵根大校,他才是挨整最慘的,李鍾奇遠不是最慘的。但李中將在文革中受到重用,而其它的人幾乎都沒有當過文革積極分子。

王紫峰這件事就更難說得清了。也許他真是一個逃兵、一個怕死鬼,也許他並不是,而是彭總誤會了,或是苛厲了,彭總犯了官僚主義了。這件事我們說不清,但總有人說得清。

歷史證明彭德懷是英雄,是好人,但彭的話也不可全信。彭在得勢時,對上級不買賬,對同僚和下級都很兇。林彪曾給他四個字“傲上慢下”,可謂確評。

文革給無數“挾仇尋釁”的人創造了一個尋釁鬧事、挾嫌報仇的機會。所謂“動員群眾”,一部分“群眾”就是這樣被動員起來的。其實也不用動員,他們自己就起來了。所以這個文革才熱鬧、才詭異、才好看,才無道理,所以才是“浩劫”,才是“絞肉機”。

在李中將與王中將看來,當年挨批評時不是不報,是時候不到;今日不報,更待何時。於是他們就大打出手了。

許光達至所以被整得最慘,也是因為專案組的那幾個人都曾經是他的手下,又都挨過他的批。專案組組長,就是裝甲兵保衛部的一位副部長,往日沒少挨批。在審訊時捏緊拳頭帶頭朝許光達當胸一拳。專案組那個姓都的,姓黨的,都是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大塊頭,邊打邊罵:“你過去說我是小貝利亞,老子今天就打你這個老傢伙!”

也不知道這又是怎樣的一段是非恩怨了。都、黨二人輪番作戰,直打得許光達口中的鮮血順著嘴角往外流。他們享受了“報仇雪恨”的快感,而且得到了對敵鬥爭堅決的讚譽,後來還都升了官。

所以有人分析,文革是官民矛盾的爆發,毛澤東是站在小官、小民的立場上帶領他們去發動對官僚主義的鬥爭的。

老實說,這樣說法等同於放屁。

當年清華大學的學生們知道什麼是官僚主義嗎,他們知道蔣南翔、劉冰、艾知生——有多少官僚主義嗎?可是他們一轟而起。

李鍾奇、王紫峰、姓都的,姓黨的,都不是小官,都是大官,但是他們比起彭德懷、許光達來當然是小官,他們可能知道彭、許有官僚主義,可是他們反對的也並不是彭、許的官僚主義,他們是奔著報仇雪恨去的。

於是真誠純潔且幼稚天真的大學生與中學生,與姓李的姓王的姓都的姓黨的,都一起被利用了,一齊起來緊跟偉大領袖搞文化大革命了。

這裡能有什麼“反對官僚主義”的合理內核?你根本就找不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