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毛家鄉71無預警泄洪消息被封殺 幾十人瞬間就沒了無數人傾家蕩產

——領導無視浮屍,誇言「沒有死傷就是最大勝利」

近日,長江中下游地區十多個省市遭受暴雨侵襲,損失巨大。尤其是7月1日湖南大洪水,瞬間人就消失了。然而民眾表示這一切是一場人禍。同時大陸媒體除造假外基本沒有報道,還一如既往的瞞報死亡人數。災情最為嚴重的湖南寧鄉、婁底地區災民,7月3日、4日兩日上街遊行,抗議政府隱瞞災情、胡亂排洪、救援不力,並要求官方公布死傷數字。

“長江一號洪水”是人禍

據自由時報4日報道,自6月29日起,長江水患一發不可收拾,長江防汛抗旱總指揮部已啟動防汛二級應急。據中共民政部表示,截至昨(3)日統計,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廣西、重慶、四川、貴州等8省逾950萬人受災,33人死亡,15人失蹤,直接經濟損失逾188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844億元)。

報道稱,中國長江中下游近日暴雨不斷,釀成媒體形容的“長江一號洪水”,許多地方汪洋一片,有些房子被洪水沖走,有些遭土石流掩埋,造成逾950萬人受災,33人死亡,15人失蹤,直接經濟損失逾188億元人民幣。

另外據美國之音5日報道,7月1日早上,中國湖南省寧鄉市33歲居民郭先生聽到微信朋友圈裡有人說當晚8點水會漲到1米5到2米。郭先生(化名)出門看看,家門口的水壩全淹了,馬路也淹了,但情況似乎也沒那麼嚴重。

郭先生照例到自己經營的汽車維修店去工作。下午兩點左右,雨停了,他想應該沒事了,走出店門,遠處白馬大道上的景象卻讓他心裡咯噔一下。

“我一看沒下雨,街上的水怎麼還在漲?我的第一反應是有大問題,趕快走,”郭先生說。

他拉上弟弟,跳上自家的皮卡往家奔,聽說母親帶著他7歲的女兒和5歲的兒子出門看漲水去了。

街上人來人往,郭先生心急如焚,在離家不遠的水壩上,他終於看到了母親和一雙兒女,“我媽被我罵了一頓,我說要漲水了,你還帶他們在這裡看熱鬧,到時候連你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剛走出10分鐘,水就漲了起來。“從來沒想到會發那麼大的水,那個水是看著往上走的。大約半個鐘頭的樣子淺的地方都漲了一兩米,”郭先生回憶說。

報道還稱,7月2號早上,寧鄉市裡的洪水基本退去,郭先生聽說他的一個朋友觸電死了。他開著車在街上轉了大半天,看到洪水過後,人們的目光都有些獃滯,

“白馬大道、沙河市場、汽車老站東站那邊,還有步行街,什麼都沒了。好多人基本上都傾家蕩產了。沙河市場,少的幾十萬,多的千百萬可能都有,沒搶救出一點東西。水淹車,淹了幾萬台可能都有,拖了三天三夜還沒拖完。”

“看到這個場景,您自己當時是什麼心情?”記者問。

“心涼,涼,”他回答,“這不是天災,主要是人禍。”

郭先生說,流經寧鄉的溈江上游黃材水庫開始泄洪時,他們沒有得到通知,大家毫無預警,很多人還在看熱鬧時就被洪水捲走了。

民眾街頭抗議,拍照被切信號,爆料被維穩,當局瞞報死亡

據自由亞洲電台4日報道,湖南寧鄉災民周先生爆料指,因不滿政府瞞報災情、胡亂排洪、救援不力,寧鄉災民7月3日、4日走上街頭拉橫幅抗議,質問為何持續暴雨不能早些分期排洪,要求政府公布災情真相及問責官員:

“昨天和今天都在遊行,在縣政府門口,有副縣長姓文的,他在電視上說寧鄉沒有一個人死,所以我們要他下台。”

災民在網上寫到,連日來大家發出的災區實況、求助、尋人貼一次次被刪除,救援人力和皮筏艇物資等嚴重不夠,大部分災區都靠民眾自救。而部分地區洪水退去後,當地官員帶著記者到處拍攝視察的片段,有的甚至僅擺拍上陣搶險救災的照片後就匆匆離開。

周先生指,所有媒體都在關注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整個湖南省正經歷著比98年更嚴重的水災,但政府遮掩事實、封鎖消息。

有災民在網上發文稱,洪水幾分鐘就淹到了二樓,但災民們事前沒有收到任何通知,造成大量人員傷亡。

周先生表示,市政府不僅卸責,還拒絕承認民間統計的死亡數據:

“寧鄉之所以水發這麼大是因為有一個很大的水庫,黃財水庫水位一直在漲,他就要開閘泄洪,但沒有任何通知,電視沒有、廣播也沒有、村幹部也沒有上門,所以死了二、三十個人,房屋損失的就太多了。”

記者:“官方通報好像沒有死那麼多人?”

周先生:“寧鄉當地人自己統計的死亡數字,某某村某組誰家裡死了幾個人,加起來二、三十個。”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救災沒人影;維穩特警迅抓抗議者

而美國之音5日報道稱,星期一(7月3日),在擁有1000多間店鋪的沙河市場門口,幾百名抗議者舉著紅色橫幅圍堵了國道。

橫幅上寫著“這是一次可以預防的災難”、“為何持續暴雨不能早些分期泄洪”、“不是天災,系人為,政府領導不作為”。

當局的第一反應是切斷了那一片的手機信號,不過後來抗議視頻還是被上傳到推特上。

郭先生當時也在現場,他沒有參與示威,但是他很理解這些示威者,“都是辛辛苦苦一輩子的”。

很快,維穩人員就趕到了,當場抓了幾個人。

“那個特警來得特別快,我說抗洪搶險不見你們的身影,鎮壓你們就來了,”郭先生對美國之音說。

郭先生告訴記者,一些受災最重的農田、鄉村至今沒有恢復手機信號,“全城失聯,還不知道裡面怎麼樣。”

洪水過後,他的微信朋友圈炸了鍋,大家都在分享自己拍攝的照片、視頻。不過,當局是有一條刪一條,“說你是謠言,不準發,好多公眾號都給屏蔽了。現在是消息封鎖。”

官方的中央人民廣播電台7月2日報道稱,湖南寧鄉一網民編造虛假洪水信息被行政拘留。報道說,32歲女網民張某發布漲水視頻,提醒人們趕快轉移的消息是未經核實的虛假消息。張某因散布謠言擾亂公共秩序被公安機關依法拘留五天。

但是不是所有網民都買賬。有人留言道:“算了吧,公安機關只會掩蓋事實,我就是寧鄉人。受災有多嚴重,只有我們知道。你們無法體會家人被困在洪水裡、我們在外面等了一晚上的那種煎熬。”

中共當局封殺真消息;電視台造假拍救災秀

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帶著災民的質疑,致電寧鄉市政府,報道稱接線人員承認災區救援不足,但強調洪水溢出與政府無關:“救援方面我們缺水、八寶粥、水鞋、吃的。”

記者:“政府沒有給他們提供相應的幫助嗎?”

市政府接線人員:“還是提供了一點,但是我們這邊面積太廣。”

記者:“現在很多災民出來抗議了是嗎?”

市政府接線人員:“這個我不清楚。”

記者:“整個寧鄉死了多少人?”

市政府接線人員:“我也不能確定。”

記者:“文縣長說這邊沒有死人是么?”

市政府接線人員:“應該是這樣的。”

記者:“我看到網上說死了二三十個?”

市政府接線人員:“這個我不能確定。”

記者:“現在死亡人數還沒統計出來是嗎?”

市政府接線人員:“我不清楚。”

記者:“為什麼泄洪沒有通知老百姓呢?”

市政府接線人員:“那個水到了一定的口上面是自己出來的。”

當地災民指責說,去年汛期時,寧鄉已經發生過洪水,但今年汛期來臨前,政府不但沒有加固防洪工程,更沒有預警,災民們只能靠自救。有網民寫道:“是天災更是人禍,是不是到時候又是一句沒有經過上級許可私自泄洪敷衍了事?”

而美國之音5日報道稱,最讓網民難以接受的是,寧鄉縣的文平副縣長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所慶幸的是,城區遭受前所未有的百年難遇的洪災,沒有死傷人員,這是我們最大的勝利。”有人在這段視頻旁貼出了幾具漂浮在洪水和泥漿中的屍體。

電視新聞中幾乎沒有關於這次洪災的報道,只有湖南都市頻道的一則報道例外。報道中一名男記者向觀眾展示身後幾名划著衝鋒舟的搶險救援人員。

不過,很快有在場的網民指出,這是電視台自導自演的一場假新聞。“他們是自己把自己的人推到水裡,然後再拉起來。”網民用手機拍攝的這段視頻的畫外音說道。視頻顯示,洪水的水位還不及男記者的小腿肚。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7·1湖南寧鄉縣特大洪災,損失慘重,災後滿街瘡痍,慘不忍睹。(村民提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