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被蔣介石帶走的十幅畫 每幅都代表了一個時代

被蔣介石帶走的十幅畫,每幅都代表了一個時代。

在蔣介石的整個政治生涯中,確實始終秉持”教育為立國之本”的理念。他在論述教育是立國之本時說:”立國之道,千頭萬緒,然著手所在,不外提高國民之道德、知能和體力,養成人人皆為健全之國民,俾人人能擔當應負之任務,然後生活得以改進,國力由此增加,即國民教育為一切之根本是已。”蔣介石認為現代國家的生命力有教育,經濟,武力三個要素構成,而教育是根本,”三者之中,教育尤為重要。”因為”只要教育不破產即有辦法,若教育無希望,則真正無辦法。”

可以看出,身為政治家的蔣介石對於教育與文化的重視,所以在他統治時期雖頻受戰火洗禮,卻始終沒有將千年遺留下來的瑰寶丟失,這點受到了兩岸同胞的極高評價。

十幅作品中的三幅宋代山水畫可謂是國寶中的國寶——《溪山行旅圖》、《早春圖》和《萬壑松風圖》,他們共同代表著宋代山水的黃金時期。

1、溪山行旅圖

溪山行旅圖范寬206.3×103.3cm

這幅畫是北宋畫家范寬的作品,此圖是他傳世的惟一真跡,也是台北故宮的天字型大小重寶。打開《溪山行旅圖》,一座大山矗立眼前,和山水一起映入人們眼帘的,還有不少收藏者的題款,而這些題款,就成了揭開名畫流傳千年的唯一線索。

 

局部

范寬把簽名藏在右下角的樹叢中,原台北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李霖燦先生於1958年在畫作上發現了”范寬”的這個字款,確認為范寬真跡

這幅畫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氣勢雄強。巨峰壁立,幾乎佔滿了畫面,山頭雜樹茂密,飛瀑從山腰間直流而下,山腳下巨石縱橫,使全幅作品體勢錯綜。巍峨的高山頂立,山頭灌木叢生,結成密林,狀若覃菌,兩側有扈從似的高山簇擁著。樹林中有樓觀微露,小丘與岩石間一群馱隊正匆匆趕路。細如弦絲的瀑布直泄而下,溪聲在山谷間回蕩,景物的描寫極為雄壯逼真。全幅山石以密如雨點的墨痕和鋸齒般的岩石皴紋,刻畫出山石渾厚蒼勁之感。

2、早春圖

早春圖郭熙158.3×108.1cm

這是北宋著名畫家郭熙的代表作,畫面描寫的是早春即將來臨的山中景象:冬去春來,大地復甦,山間浮動著淡淡的霧氣,傳出春的信息。

 

局部

郭熙出身平民,早年信奉道教,游於方外,以畫聞名。山水師法李成,山石創為狀如捲雲的皴筆,後人稱為”捲雲皴”。於畫論方面亦有建樹,總結出對四季山水的審美感受及山水構圖三遠法等,其子郭思纂集其畫論為《林泉高致集》。創作活動旺盛的時代正是宋神宗在位的熙寧、元豐間(1068-1085),深受神宗的恩寵,有”神宗好熙筆”,”評為天下第一”之說。

3、萬壑松風圖

萬壑松風圖李唐188.7×139.8cm

美術史上,李唐是作為”南宋四大家”聞名於世的。其實,李唐藝術的盛年正逢朝代更替,他算是襟帶兩宋的一代大家。《萬壑松風圖》作於1124年,是李唐南渡前的作品,應該算是北宋時代的巨跡,也是李氏自立面目開宗創派的奠基之作。畫面上堆滿了山,一大堆如銅鐵鑄成的山,沉甸甸地壓向大地;稷稷的萬壑松風,從山間嘯盪而來,吹得亂雲浮動;而一灘流水,獨守山下的靜謐,沛然流出歲月的太息——好大氣勢的山,好大氣勢的人。

 

局部

李唐的這幅畫,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奇峰聳峙,險峻巍峨。高大的主峰傲然屹立,似乎要頂破蒼穹。周圍,有數座刀劈斧削的險峰環抱,更加襯托出主峰的博大雄強。山頂上林木蔚然,險峻中不乏神秀華潤。視線到了山半腰,只見白雲繚繞間,有一大片古松,茂密蒼翠,白雲浮游飄渺,幻化出一個蜃蜃渺渺的境界。遠處,山麓以至山頂,也是一片片蒼鬱的松林。而山下近處的松林,就如同秀挺在眼前一般,在統一和諧中顯現出一種五彩斑斕的韻味。松樹榦用中鋒勾出,背部的松鱗刻畫得細膩傳神。松針用細筆快寫,筆筆挺拔利落。樹葉用大面積的濃墨渲染,又破以淡墨,使人感覺滿目蒼綠,鬱鬱蔥蔥。又有各種姿態的小枝穿插其間,整個松林平添了一種有風吹過的動感。

4、雪灘雙鷺圖

雪灘雙鷺圖馬遠60x38cm

古代畫家是用”澄懷觀道”的宇宙觀來認識世界,體察萬物,寫胸中逸氣,求得一種心靈的解放,從創造的角度看,創造者將藝術視為溝通自己和鑒賞者對象的通道;從鑒賞者的角度看,鑒賞者在創造者有意的設計中,豁然之間發現了一個新世界,會有更深刻的審美感受。這種審美感受可以從南宋著名畫家馬遠的山水畫《雪灘雙鷺》中得以體現。

 

局部

和前代的全景山水有很大的不同,在”以小見大”這一點上,於前代基礎上又有了新的拓展。他的畫多取寥寥一角,微微一隅,景物少,用筆簡率。在馬遠的山水畫軸里,或直上不見其頂,或直下不見其腳,無非在表現山形山勢的奇峭高聳,如此構圖,正所謂氣勢溢出畫幅之外,咫尺可有萬里之勢。

5、唐人宮樂圖

唐人宮樂圖48.7×69.5cm

這件作品並沒有畫家的款印,原本的題標為《元人宮樂圖》。仔細觀察畫中人物的髮式,有的髮髻梳向一側,是為”墜馬髻”,有的把髮髻向兩邊梳開,在耳朵旁束成球形的”垂髻”,有的則頭戴”花冠”,凡此,都符合唐代女性的裝束。

 

局部

這是後宮嬪妃聚會的圖景,後宮嬪妃十人圍坐於一張巨型的方桌四周,茶湯是煮好後放到桌上的,之前備茶、炙茶、碾茶、煎水、投茶、煮茶等程式應該由侍女們在另外的場所完成;飲茶時用長柄茶杓將茶湯從茶釜盛出,舀入茶盞飲用。茶盞為碗狀,有圈足,便於把持。可以說這幅畫是典型的”煎茶法”場景的部分重現,也是晚唐宮廷中茶事昌盛的佐證之一。

6、雙喜圖

雙喜圖193.7×103.4cm

此畫為為北宋畫家崔白傳世之作,畫中描繪了兩隻山喜鵲,向一隻野兔鳴叫示警的場景。山喜鵲屬鴉科鳥類,有衛護領域的習性。一隻騰空飛來助陣,一隻據枝俯向鳴叫,並向闖入者張翅示威,野兔知道這是威脅性不太大的鳥類,無需像遇到鷹隼那樣緊張,故佇足回首張望。三者動態與呼應之關係,有律動感。還有樹木的枝葉、竹、草均受風而有傾俯之姿,更增添了活潑生動的聲勢與神韻。

 

局部

崔白的題字隱藏在樹榦中

前人的意趣很是優雅,《雙喜圖》原題是《宋人雙喜圖》,後因在圖中樹榦上發現有”嘉祐辛丑年崔白筆”的題識,故歸於崔白名下。”嘉祐辛丑”為宋仁宗嘉祐六年(1061年),此時正是崔白畫藝的成熟時期。

7、雙松圖

雙松圖吳鎮180×111.4cm

《雙松圖》為”元四家”之一的吳鎮四十九歲時的作品,是他傳世的畫跡中署有年款最早的一件畫作。兩松平地直立,上頂天,下立地,幾乎佔據了整個畫面。兩樹均挺拔茂盛、枝葉椏槎、形勢奇古。左松樹身中下部曲成弧形,卧於地,中部挺直、勁健,頂部突然探向右方;右松直立挺拔,上部一個近於直角的彎曲,伸向右,於左松一樹枝的上方又一個近於直角的彎曲,然後沖向高空。這樣兩松空中交插,成為X形,一種挺拔、孤傲、相依相扶的形象展示於畫面。兩松枝葉間點綴以清溪茅舍、遠山叢樹,更顯出雙松的高大、雄偉。

 

局部

吳鎮早年常臨摹北宋名家的山水畫,五十歲以後,畫風逐漸成熟。幅左款題:泰定五年(1328年)春二月清明節,為雷所尊師,吳鎮。全作的筆力雄勁,墨氣沈厚,別有一番平淡天真的韻致。

8、秋庭戲嬰圖

秋庭戲嬰圖蘇漢臣197.5×108.7cm

此畫為北宋畫家蘇漢臣所作。畫中庭院里,姊弟二人圍著小圓凳,聚精會神地玩推棗磨的遊戲。兩人無論從頭髮、眉目,衣飾,都精心刻畫,絲染兼備,而且變化極為豐富,以長而圓潤的線條,畫出衣紋,再仔細點染衣服上的花紋,不僅畫出質料的柔軟細緻,更賦予衣服華麗的質感,這些細微的處理,使得孩子豐潤、柔軟、細緻的模樣,躍然於紙上。

 

局部

值得注意的是,畫面中庭院景色佔了近二分之一的空間,主角二人卻被安排在角落一隅。這種看似”喧賓奪主”的做法實則正是畫家技藝高超的體現:將二人周圍大面積留白,捨去干擾,可謂匠心獨運,深諳謝赫六法中”經營位置”的巧妙。同時,藉助孩童的精神和眼神以及花卉山石的態勢向觀者呈現出”氣韻生動”的場景。

9、羅漢圖

羅漢圖劉松年117×55.8cm

此畫作者是南宋四大家之一的劉松年,隋唐以來,不少畫家畫過《羅漢圖》,宋代更為盛行。他創作的《羅漢圖》受禪宗思想的影響,把佛教壁畫中守護在菩薩身邊的羅漢,變成遊山玩水的世俗僧人,稱得上是山水畫和人物畫完美結合的成功之作。畫《羅漢圖》不是用以供奉禮拜,而是為了賞玩,是把宗教題材世俗化,這是中國繪畫史上的一大變遷。

 

局部

該畫構圖嚴謹,筆法精妙,形象生動,藝術水平較高。其中人物衣紋用鐵線描,筆筆中鋒。面部及肌肉用線條勾出,再用淡墨及色彩渲染,樹石多用中鋒之筆勾劃輪廓,然後用干筆皴擦點染。枝葉疏密得體,筆法爽朗勁健,層次鮮明,工而不板,十分完美。

10、秉燭夜遊圖

秉燭夜遊圖馬麟24.8×25.2cm

馬麟的這幅作品幽雅而又富詩情。朦朧的幽霧,伴隨著鵝黃的月光,輕輕地降臨人間。黝黑的短亭、長廊前,一朵朵猶如淡抹著胭脂、醉卧在綠沙中的海棠花,深深地吸引著屋內主人的目光。他喚來了僕人,點起了蠟燭;在燭光映襯下,他滿足地倚坐於亭內,望著這萬重綽約如仙的紅顏,看得都痴了。

 

局部

宋人愛花成痴的傻勁兒,是令人稱奇,也令人稱羨的。其中,又以素有”花中神仙”之稱的海棠,最令宋人鍾情、痴狂。海棠激發了宋人賞花的熱情,不僅不分晴雨,也不分晝夜。古人燃燭夜賞芳華,或為牡丹,或為梅花;但能令宋人”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燒銀燭照紅妝”的,卻獨獨只有海棠。

高突的短亭與低回的長廊,呈現了宋人園林建築的典雅;庭園裡遼繞的香霧,若隱若現的海棠,既破除了建築的沉厚單調,也引人萌生置身仙境的遐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每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