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揭密:江澤民生平最忌諱的兩件大事

生平中有兩件事,江澤民從來語焉不詳,甚至從不提起。第一件事就是談到身世,江歷來只提養父江上青,稱他是中共新四軍人物。生父是誰,江諱莫如深。其實,從江少年的經歷可看出端倪。江的另一個忌諱,是他的大學學歷,江只提到上海交通大學的兩年,卻絕口不提在此之前,他在南京中央大學的兩年。實際上江入讀的是汪精衛政府的中央大學,史稱「偽中央大學」。

江澤民生平有兩件事諱莫如深。(網路圖片)

1989年6月,踩著“六四”血跡,江澤民升任中共總書記,他靠著就是上海灘黑幫哲學,那就是既有黑勢力的如狼似虎,也有資本家的小恩小惠。

生平中有兩件事,江澤民從來語焉不詳,甚至從不提起。第一件事就是談到身世,江歷來只提養父江上青,稱他是中共新四軍人物。生父是誰,江諱莫如深。其實,從江少年的經歷可看出端倪。

江成長階段,正值日軍入侵中國,他的故鄉揚州淪陷於日寇,但江本人居然過著悠哉悠哉的日子。國難當頭,江還能靜心研習琴棋書畫,樣樣都學,樣樣稀鬆。推論只能是,江的生父是依附日本人和汪偽政權的漢奸。家庭條件優越,未遭戰火波及。

江的另一個忌諱,是他的大學學歷,江只提到上海交通大學的兩年,卻絕口不提在此之前,他在南京中央大學的兩年。實際上江入讀的是汪精衛政府的中央大學,史稱“偽中央大學”。

日本投降撤走,汪政府垮台,就讀於偽中央大學的學生被迫轉往他校。江就是因此而轉往上海交通大學。

江生平的兩大隱秘,兩大忌諱,舉輒證明江身世複雜,不僅其生父與日偽政權密切相關,江本人也與日偽政權扯不清,至少是日本侵華時期的受益者。

中共培養幹部,曾強調根正苗紅,不料其紅色江山竟歸於一名漢奸手中。當然,歷史上毛澤東和中共本身既不抗日,曾與日偽暗相勾連,合力顛覆國民政府,日後雖百般為自己遮掩、辯解,但歷史污跡,終究難以洗脫。由一名漢奸繼承大位,似乎又合乎歷史的邏輯與情理。

江以中共的地下黨員起家,打造自己的紅色身份,但據當年接近江的人透露,期間,江曾自行脫黨兩年,權衡國共相爭利害,窺測機會,至上世紀四十年代後期,眼看國民黨即將失勢於中國大陸,江才看準時機,重新投入中共,參與地下活動,組織學潮,從後方瓦解國民政府防線。

江以學生運動起家,當權後卻將其行家裡手的經驗反其道而用之,成為瓦解學生運動的高手。

上海部份高校學生擬發起反日愛國遊行,預定在129紀念日左右,時任上海市長的江臨時出招,故意搞了個交通安全活動周,阻止了當年一觸即發的學潮。

1986年冬,上海醞釀了學潮,發端於上海交大,江聞訊,親自趕到交大禮堂,以對話箝制交大學生,致使當日交大學生並未走出校園。

但出乎江預料的是,遠在市區的東北角,與上海交大成對角線的同濟大學,卻有數千學生走出校園遊行示威,啟動了當年呼喚民主的上海大學潮。

1989年,學潮遍及全國,就在上海學生示威達到高潮時,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竟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關閉在上海乃至全國頗具影響力的《世界經濟導報》,注入阻擋當年學潮的一道逆流。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趙紫陽,為此慍怒,責備江“把事情搞糟了,搞被動了。”並對江說:“我不給你們壓力,但我也不管此事,由你們自己處理。”受到趙的批評,江一度惶恐,坐立不安,與上海的知識份子座談時,竟自責“我最近有神經病”。但,江的舉動,卻得到垂簾聽政的頭家鄧小平和其他“老人幫”的賞識。

“六四”後,江澤民由地方首腦突然升任中共最高領導職務,彷彿架雲梯或坐直升機一樣,令外界驚愕。但江的高升並非偶然,他賣力絞殺學潮,一貫彰顯老左面目,尤其“六四”傾情演出,令中共元老刮目相看。最要緊的是,在通往權力顛峰的階梯上,他早已巴結上一個關鍵人物,那便是大權在握的當代老佛爺鄧小平。

原來自80年開始,鄧每年到上海過過年,作為主政上海的地頭蛇,江認定這是接近鄧、巴結鄧,進而獲得仕途升遷的天賜良機,千載難逢。江使出渾身解數,盡地主之誼,討貴客之歡心,鄧年年來,江年年伺候,小心翼翼,全心全意,不敢有半點馬虎和怠慢,功夫不負有心人,江的一片苦心,終未白費,在鄧那裡留下深刻印象。不動聲色的鄧,琢磨著,隨時準備著重賞這名善解人意的,貼心貼肺的寵臣。

同期,江澤民還奉迎討好巴結,經常到上海過冬的中共元老陳雲、李先念,江得寵於中南海老人幫,給日後的高升埋下深厚伏筆。

細探江某發跡的過程,全然符合厚黑學“求官六字真言”,“空、貢、沖、捧、恐、送”。空也就是別無他求,一心求官,不達目的決不罷休;貢即善於投機鑽營,逢場做戲;沖即出語驚人、嘩眾取寵;捧即溜須拍馬,曲意逢迎;恐即對上司表面上阿謏奉承,實際上暗擊對方要害;送即損公肥私、請客送禮。

關於江澤民於1989年“六四”後,出任總書記的前後經過,前中共總理李鵬在日記里寫道:先是由陳雲、李先念二老向鄧小平推薦,鄧於當年5月19日正式決定,並知會李鵬等“常委”。5月31日,江澤民再次奉召進京;次日,鄧當面告知江,要他出任總書記。但江並不同意馬上接任,以“黨章規定”為由,婉轉表示,要求“由中央委員會選舉產生他任總書記”。而很明顯的是,在當時天安門被請願學生佔領的情況下,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召開“中央全會”。

江甚至表示:“他絕不能接受1987年初通過批胡耀邦,讓趙紫陽上台的那種做法,總書記上台、下台都沒有按照黨章規定,沒有經由中央委員會免職和產生。”

江巧言提出:“在此之前,他不能以總書記名義對外,可先在中央擔負一部份工作熟悉中央的情況。”可以看出,江耍的是拖延戰術。實際上,江仍然在左右觀望。一方面,在黨內,鄧趙之間兩條路線的紛爭還沒有最後結論;另一方面,共軍進京受阻,軍隊和民眾誰佔上風,軍心是否生變,都還不明朗。江堅持,一線工作仍由李鵬負責。李在日記中寫道:“他一直要求我在第一線主持中央工作。”大屠殺展開時,江待在警衛大樓,坐觀形勢。直到一切都平息下來,6月23日,在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上,江才正式出任總書記。李鵬日記暗示,江澤民是滑頭,看風使舵。

李鵬在日記中稱,學潮開始後,趙紫陽的智囊們“建議趙紫陽要與鄧小平保持距離,爭取民心。”李鵬日記雖沒有提到江澤民的智囊們如何,但可以推斷的是,江的智囊或手下,如曾慶紅,給江的建議極可能就是:在局勢沒有明朗前,不可輕易接過“總書記”這一燙手山芋般的職位。

可以推斷,如果軍隊鎮壓成功,本來就在黨內占絕對權力優勢的鄧小平更是一言九鼎,那時候,江再依鄧言,出任總書記不遲,如果軍隊鎮壓失敗,甚至軍隊倒戈,黨內形勢必然逆轉,趙紫陽必轉弱為強,占居上風。到時,江可以推說:我本來就沒有同意當總書記,都是鄧說的。而且我表態過,那樣做就像當年罷黜胡耀邦一樣,程序不合法。再說:我也沒有參與指揮鎮壓。如此,江也可以在趙那裡過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