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風青楊:中國的年輕人為什麼不快樂?

昨日上午9時許,襄州區永南南路某社區,發生了令人痛心的一幕:一名男子突然從社區15號樓16樓跳下,剛巧砸中了樓下一名女子。當時,女子坐在凳子上乘涼,突然被男子重重砸倒,其7個月大的女兒也從嬰兒車中摔出,頭上鼓了一個包。據警察調查,跳樓男子系胡某,此前一直在廣州打工,胡某自稱生活壓力大,還不起房貸,此次跳樓系自殺。(楚天快報)

生活的壓力大,因為貸款壓力自殺並不可取。但結合現如今樓市的節節高升,房價成了壓在年輕人頭上的一座大山。

想起去年10月有條新聞,主角一樣是湖北人。據現代快報報導揚中警方在某酒店掃黃抓獲一賣淫女,經審查得知29歲的王女士在蘇州一家企業裡面從事會計工作,每月的收入在四五千元左右。王女士和丈夫結婚後,在蘇州買了房,可是,生活費、房子的裝修費加上每月的房屋貸款讓她的生活捉襟見肘。“我和我老公兩人的工資加起來每月一萬元不到,又要生活,又要還貸,實在不夠。”王女士表示,為了儘快還上房貸,她在公司請了幾天假,跟著朋友一起到了揚中賣淫,希望能賺點“外快”,沒想到落得如此結局。

應該說會計是一份不錯的職業,月入四五千收入也不算低,更何況夫妻雙方月收入一萬左右在三線城市可以算做中產階級。但就是這樣的中產階級卻因為每個月的房貸讓“生活捉襟見肘”,這讓更多連房子也買不起的“無產者”情何以堪?

有人說,中國當下的房價之高,已經成為整個民族、整個社會生存發展的毒瘤,沒有一個普通人會感覺不到房子的巨大壓力。整個社會民眾陷於終其一生為房地產商打工的悲慘現實之中。是啊,房子的巨大壓力讓他們害怕銀行漲息,擔心生病,失業,因此不敢消費、不敢讀書學習、不敢看病、不敢旅遊、不敢聽音樂會、不敢打昂貴的電話跟朋友溝通,甚至不敢買零食。月供讓他們承受著“一天不工作,就會被世界拋棄”的精神壓力。而如今,一位中產女性竟因為還房貸而賣淫,誰該反思?

高房價不但讓那些窮小子恐懼,還讓談婚論嫁的女孩子失去了安全感。她們可以沒有感情,可以跨越代溝,甚至不論人品,但不能沒有住房。她們的父母可以裸婚,她們卻要一套房子給她們安全。過去,女性如果選擇嫁給住房,那是絕對上不了檯面的事。現在,卻可以公開表明,而且還有相當的市場。如今學富五車,目不識丁都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有頭腦不如有一個好父母,有知識不如有一間破房子。

在“錢多就是硬道理”代替“發展就是硬道理”的時候,男人們把在城市中獲得房子作為幸福的標準,女人們把自己能嫁給一個有房子的人作為幸福;富人們把能用錢買到漂亮的女人作為幸福,窮人們則把能賺到適足的錢作為幸福,於是,所謂的情愛,所謂的道德,都在紙醉金迷中通通拋諸腦後。高房價下沒有愛情,只有物質。高房價下沒有幸福,只有利用。你有房子,我有美貌,我們就有了愛情;你年輕,我有錢,我們就有了共同的理想。達爾文的進化論,高房價給了很好的註腳。只是,這樣進化下去,我們會不會又回到動物的本性。

白岩松曾經有句話說的好:“青春應當浪漫一些,不那麼功利與現實,可現今的年輕人卻不敢也不能。”房價不斷上漲,甚至讓人產生錯覺:不能實現自我價值,找不到存在的理由。北上?南下?哪裡都是迷茫,哪裡都是僧多米少。一樣的人,別人在外彩旗飄飄,在內建功立業,而自己卻家徒四壁、一無所有,心裡想必不是滋味。這不是攀比,是價值無法實現的自卑與無奈。在社會中毫無存在感,尊嚴何存?

對年輕人來說,一方面社會竟爭越來越激烈,不少人因忙於事業,晚婚晚育已經逐漸成為必然。另一方面,如今在城市裡混,工作、買房、買車等都是巨大的開銷,這是傳統社會三間茅房娶個媳婦所不能比的。哪個年輕人沒有夢,只是他們中的大部分都找不到實現夢想的舞台。

如今高房價帶動的房地產繁榮,似乎推動經濟高速增長,地方政府、房地產開發商、銀行,都從中獲利巨大。但是,這種的房地產制度所導致的房價畸高,不僅正在製造巨大的經濟泡沫,也在摧毀社會的活力,因為,它在年輕人的身上施加了空前的重壓,讓他們變得委靡不振。很多人存錢都是為了買房買車,忽略投資自己的教育與健康,更不會想到去創業,長此以往,整個社會的活力何在?

記得前幾年去健身房跑步,曾認識一位朋友,他曾因為在同學中最早成為有房一族而被戲稱為“鑽石王老五”,可是提及現在的生活,他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欣喜,顯得頗有些無奈。以前每周必去的泡吧和健身被取消,轉而每月去銀行一次。當然,是去還房貸按揭,而不是去銀行泡吧或者健身。買了房之後,生活完全變了。最要命的是,這種改變不是一年半載,而是漫長的15年!而一個廣為流傳但未經證實的說法是,在中國,像他這樣,生活被房貸按揭所改變的青年,有2,600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