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一場新的亞洲金融危機正在中國醞釀

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周年到來之際,有觀察人士警告說,中國目前的狀況與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前的狀況非常相似,經濟的增長過度依賴信貸和大量資本投入,中國國內的巨額債務及其驚人的增長速度正在給下一場可能會波及全球的危機埋下伏筆。

一個行人走過香港一家外匯兌換店。

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周年到來之際,有觀察人士警告說,中國目前的狀況與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前的狀況非常相似,經濟的增長過度依賴信貸和大量資本投入,中國國內的巨額債務及其驚人的增長速度正在給下一場可能會波及全球的危機埋下伏筆。

近幾年來,國際上普遍對中國的債務問題表示擔憂並多次發出警告。國際清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的債務佔GDP的比重為257%,遠遠高於新興經濟體184%的總體水平。

不僅是債務的總量巨大,讓人真正擔憂的是中國債務增長過快。2007年底的時候,中國的債務只佔GDP的152%。但在2008年中共政府為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出台4萬億元人民幣的刺激計劃後,中國的債務問題就一發不可收拾。這種靠放貸、發債維持經濟增長的局面一直持續到現在。中國經濟雖然在賬面上維持了6-7%的中高速增長,但企業和地方政府債台卻越築越高。

中國央行7月4日發布《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7)》,指出非金融企業風險繼續暴露,且部分房地產市場出現泡沫風險。

報告說,企業債務風險領域主要集中在低端製造業和產能過剩行業,非金融企業槓桿率上升,一些企業靠“借新還舊”甚至“借新還息”維持,造成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積累、難以消化,部分地區惡意逃債時有發生。

有分析認為,中國特色的企業債務是有著重大風險的次級債。中國社科院一份關於非金融企業槓桿率的研究顯示,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中國非金融企業的槓桿率一直維持在100%以內,危機之後,槓桿率從2008年的98%上升到2014年的149.1%。這直接導致中國企業債務水平的快速攀升。

美國三大信用評級公司之一的穆迪公司5月份將中國的信用評級下調了一檔,原因之一就是中國的債務問題嚴重。該公司宏觀經濟理事會主席艾琳娜·達格爾(Elena Duggar)說:“非金融債務已經從2010年佔GDP的181%上升到2016年的佔GDP約256%,也就是說六年翻了一番。”

如果單算企業債務水平,中國目前企業債務的總體水平也已經佔到GDP的160%,遠超90%的警戒水平。

中國央行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7)》還指出,“部分一、二線城市房價偏高、上漲過快,呈泡沫化趨勢,首付貸、房抵貸等產品與房價上漲相互強化,進一步助推房地產泡沫。新增信貸資源過於集中投放於房地產領域。”

據統計,2016年中國個人房屋貸款高達人民幣5.68萬億元,佔全年新增貸款的44.91%。到2016年底,以房貸為主的中國個人中長期貸款餘額達到23.44萬億元。

有經濟學者認為,中國房地產市場兩極化嚴重。一方面,中國一二現城市房價一直居高不下,另一方面是三四線城市的樓市無人問津,出現一批空城、鬼城。而且,政府2015年打出的“去庫存”不僅沒有降低三四線城市的空房率,反而進一步刺激了本已處於高位的房價進一步迅猛上漲。房價的快速上漲也鼓勵了購房者的投機心理,形成惡性循環。高房價導致高房貸的背後呈現出泡沫化是不爭的事實。

過去幾個月來,中共政府似乎一直在採取措施,希望能夠抑制信貸的過度增長。但控制信貸勢必會影響經濟的增長,政府面臨兩難境地。與此同時,全球的金融市場也感到不安,投資者擔心收緊信貸不僅拖累經濟增長,也會讓負債企業更難償還債務。

中國央行的最新報告顯示,2017年把防範風險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表示要“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這顯示,至少在今年秋季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北京已不打算更激進地抑制信貸增長,轉而防範風險,目的就是避免經濟出現波折引發社會動蕩,力求給十九大營造和諧氣氛。

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現任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肯尼思·羅格夫(Kenneth Rogoff)表示,中國巨大的債務問題像懸在每個人頭上一把劍。他說:“如果世界上現在有哪個國家會真正影響到每一個人,而這個國家又容易發生問題,這個國家一定是中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