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效琦:同樣是維權 廈大教授怎麼惹怒了「刁民」

——讀書再多 在權力面前你也就是個「刁民」

從廈大教授們的維權書里,我們看到今天的知識分子,真的缺少一種精氣神,中國古代士大夫的那種「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精神擔當,「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骨氣血性,「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的人品性格……還有嗎?沒有了,有的只是權力的傲慢哪裡學來的知識的傲慢。

廈大教授維權,本來是讓人同情的事情,以市場價格買的“人才房”到最後發現竟然是沒有產權不能過戶的保障房。於是走上街頭,結果招來“拳頭和棍棒”。可是這些書獃子的“維權書”,一開頭就把他們和普通民眾區別開來。你聽聽他們說的是什麼:“我們不是刁民,從來只聽說對付刁民的辦法就是拳頭加棍棒,沒想到如今拳頭+惡語落到了我們自己頭上。”不這麼說,人們可能對他們還有一點同情,這麼一說,恐怕多數人對這些人的同情就蕩然無存,有的只是一種鄙視了。

這個話讓人一聽就不舒服,你們和“刁民”的區別不過就是多讀了幾本書,在權力面前,也就是個“字匠”“臭老九”“下九流”而已,給你一頂“人才”的帽子戴,還真以為自己就屬於權力者的“自己人”了。

也許是因為我自己屬於半吊子讀書人的緣故,對讀書人心中根深蒂固的“知識的傲慢”是了如指掌的,在這些高學歷高職稱的“知識分子”眼裡,普通民眾,也就是個刁民,用拳頭棍棒對待他們是應該的,有一天突然發現,拳頭棍棒落到了自己頭上,於是豬一般地叫喊“我們不是刁民”……

可悲啊教授、博士、工程師、學者、新世紀人才、長江學者、優秀人才、雙百人才.....你們以為你們頭頂戴上這麼一頂頂的帽子你就是這個國家的主人了?就和刁民不在一起了?……在權力面前,你那算什麼東東!我來告訴你,切不可自以為高人一等,屬於權力庇護的“高貴的人”,普通人就都是刁民,應該受到拳頭棍棒的對待,自己就可以擁有特權。如果你有這個心態,說明你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還很膚淺,哪裡有什麼真學問大智慧可言。

你們知道“臭老九”是怎麼來的嗎?在大元帝國,統治者自己不需要知識,甚至不需要識字,一切都有奴隸來為他們服務。在大元帝國,等級森嚴,其社會等級的排序是:“元制,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醫,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趙翼《陔余叢考》)榭枋得在其《疊山集》中則排序為:“大元制典,人有十等,一官,二吏……八娼,九儒,十丐;介乎娼之下,丐之上者,今之儒也”。看到了吧?文革時期臭老九的說法就是來自大元帝國。

因此,自以為高高在上的“人才”們,不要誤以為拳頭棍棒是“大水沖了龍王廟”,是對付“刁民”的方式。只要你對權力恭順,給你個高帽子戴也無妨,一旦表現不恭,你們也就屬於刁民的範疇,不用拳頭棍棒用什麼?

從廈大教授們的維權書里,我們看到今天的知識分子,真的缺少一種精氣神,中國古代士大夫的那種“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精神擔當,“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骨氣血性,“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的人品性格……還有嗎?沒有了,有的只是權力的傲慢哪裡學來的知識的傲慢。

今天的社會,與這些沒有了精氣神的“知識分子”的精神敗壞有著直接的關係,他們只知道自己的那一畝三分地,用無用甚至有害的假知識,製造無數的腦殘,搞得教育文化界烏煙瘴氣。而對中國社會的深重危機社會災難和民生之艱難視而不見,漠不關心,卻斤斤計較於自己的一個舊房子,撈不到什麼便宜就來上街遊行,氣度之小和“刁民”有什麼區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昆雲山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