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你點的不是菜 而是情商

看一個人是什麼樣的人,有一些快捷方式。比如,殺人遊戲。還比如,點菜。

你以為點菜是吃貨的自然屬性?No!只要是吃飯人數在兩人以上的飯局,就是一種社會性活動。那麼,點菜就是一場“食商”與情商的雙重大考驗。

永遠不點菜,是最大的問題

總是拒絕點菜=過於被動。

你也許會說:何必那麼麻煩,不點菜,不就不會暴露了嗎?

呵呵,“永遠不主動點菜”,也將成為別人給你下標籤的論據。

曾幾何時,我也從不主動點菜,哪怕是閨密之間的聚會,每次也都說:“我隨便,你點。”

直到有一天,再也忍不住的閨密善意提醒:“你有沒有覺得,你為人處世過於被動了?”

見我驚愕,她繼續開啟話匣子:“所有需要做選擇的場合,你都選擇沉默。這樣表面看是隨和,實際上給人一種模糊、沒立場、甚至是不願敞開心扉的感覺。別人還要去猜你的感受。”

我這才意識到,過於被動,是一種自私的自我保護。後來,我開始學習主動承擔起點菜的任務。

你以為點菜只是替大家決定今天吃什麼?

No。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點選擇恐懼。點菜,是為他人省去做決定的麻煩,拯救他們的大腦細胞,你是在服務。沒有人會拒絕一個熱情服務的人。

但,當然,不推諉點菜只是第一步。

那麼,如何成為一個“會點菜”的人?

看人下菜碟,從選對地方開始

選擇不對=不知體恤。

口味的不一致首先是從吃不吃辣開始分野的。

我見過點菜的人自己就不吃辣的,卻選擇了湘菜館,一上來就說“小炒黃牛肉別放辣、血鴨能不能少點辣……哎呀,你們還有什麼不辣的菜”,飯還沒開吃就想說句“你自己慢用啊”然後掀桌走人。

話說回來,川菜、湘菜雖美味,但適合彼此熟悉、又同是無辣不歡的哥們把酒言歡。若是彼此不熟的商務宴請,還是選擇粵菜、江浙菜等安全牌。

為什麼從總體來說,全國各地的粵菜館普遍比川菜館高端(廣東本地倒是除外)?這是和粵菜較適合商務宴請互為因果的。

想營造什麼氛圍,就選擇什麼場合

不知捕捉氛圍=不知輕重。

人多的話,儘可能選擇有包廂或大廳人少安靜的餐館,吃圍餐。我經歷過十幾個人擠在狹窄的越南菜餐館裡,只好用小桌子一字排開,大家作達芬奇《最後的晚餐》狀。說話基本靠喊,吃菜基本靠傳。吃飯吃成了體力活,後來大家都默默閉上了嘴。

人少的話,倒是可以選擇一些私密性略強的場合。例如少於四人的商務洽談,就很適合在CBD找一家中檔以上的日料店(但千萬別是迴轉壽司連鎖),檔次、分量、氛圍都剛剛好。

如果是非正式的會議餐,也可不必趁中午出去扎堆。

可以約個下午茶,端上來就精緻好看,環境也都清凈愜意,價格也比正餐便宜。面子里子都有了,輕鬆的氛圍還有助於促進成果。

點菜就如KPI考核,你得有亮點

不會點大菜=小氣。

我不是教你詐:如何讓自己的KPI好看?答案是,全年來說你得有至少一到兩個拿得出手的工作亮點,集中80%的精力做20%的事,這20%做出彩了,A+就是你。

點菜也是如此,一桌子菜中,至少要有兩三個大菜。所謂的大菜並不完全等同於貴菜。

我有次就吃了這樣的虧,一上來點了一份貴死人不償命的鵝肝刺身,然而該餐館刺身的擺盤水平實在捉急,完全沒有震撼感。失敗。

要點,就點能給人帶來震撼感的菜。刺身可以點,但一定要確認它家的刺身擺盤是夠豪氣的。

要想中規中矩,就遵循一些老傳統,例如廣東就是有雞有魚。雞要整雞,白切雞、豉油雞這種,擺盤就看得出整個雞的胴體。

魚也要整魚,一條蒸魚的效果,好過一大盆子酸菜魚。

知心體己人,從一頓飯開始

按自己喜好點菜=自私。

《紅樓夢》里,才情當屬林黛玉,做人卻要學薛寶釵。

寶釵在賈府過生日,被問喜歡看什麼節目、愛吃什麼菜,她知道賈母喜歡看熱鬧戲文、愛吃甜爛之物,便照著這個說,馬屁拍得不著痕迹,真是高手。

雖說我們都不要當心機狗,但是有時只消在細節處替他人著想,就可以輕鬆潤滑關係,何樂而不為?

情商高的一點,在於同理心。若是熟悉的人,喜好一般都會清楚。若不太熟悉,也能從對方籍貫、性格等方面揣摩出一二。

再不濟,也要打大眾化的安全牌。

豬腦、鴨血、牛蛙、蠶蛹這些,並不是人人都能接受,除非大家真是氣味相投的好友,要不然自己覺得再好吃都不要點。

點菜前最基本的禮節,是問對方有何忌口、有何偏好,並且在點拿不準的菜之前,徵求一下大家同意。

吃貨的智慧,在於組合搭配

不懂搭配=管理力差、品位低。

點菜最為高超的技巧,就體現在能讓一桌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食材要錯落。豬、牛、羊、雞、鴨、魚、蝦此類,各一道菜就好。素菜也是如此。(除了如羊肉宴這種主題式宴請。)

前不久吃了一次湖北菜,結果一桌子十個菜,有三個的主材是藕。還有一個菜,是藕它兒子——藕尖。簡直懷疑是在諷刺我們“吃藕丑”。

類型也要錯落。煲湯、上湯之類都是一個就行了,小炒可以有若干個,煲類頂多兩個。有一次,有人鬼使神差地點了一桌“煲”。面前全是黑乎乎的砂鍋裝著湯湯水水,不帶一絲喘氣,黑雲壓城城欲摧,也是很搞笑。

必須要有綠葉菜。甜點是錦上添花,可以有,顯得餘韻生動。

總之,點菜的時候要有畫面感,要想像得出你點的菜上桌以後的畫面是什麼樣子的。配色是不是太單調,擺盤是不是太單一,都要考量。

最後,把主動權交回對方

不知徵詢=剛愎自用。

每個人雖然都不喜歡擔責,但都喜歡對事物有一點掌控力,很高興自己成為最後拍板那一個。

因此,在點主食和酒水飲料環節,你可以把這個主動權交到對方手上,詢問一聲:“要什麼主食?要什麼酒水飲料?”(注意這個句式是要什麼,不是要不要)如果對方確實不要,會直接回答“不必”“吃菜\喝茶就好”,如果心中早有想法,此時也會提出。

最後,還可以留出一兩個菜的彈性空間,問一聲:“你們要不要再看一下?”哪怕對方回答不要,問也比不問好。

是的,關於點菜,沒有什麼大道理,沒有什麼規格參數。不論是皇家海鮮大酒樓,還是單位門口小蒼蠅館子,都是這個模式。

這不是什麼厚黑學耍心機,因為最後你會發現,自己簡簡單單的一個行為,就能讓一桌子的人吃得香聊得歡,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而你,也將享受到大家對你的喜歡,作為回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華語熱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