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曾伯炎:地主沉冤血淚驚人

——歷史裡真實的地主

共軍這非法武裝,.只有靠搶劫與勒索的盜匪式方法酬其軍餉,靠毛澤東說的苐三國際史大林老闆供給,很有限,於是,為製造他劫奪有理,就必需醜惡化地主來便于勒索,以酬軍餉,不僅分散居住鄉村地主,成勒索的目標。

土改(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最近,作家方方的小說《軟埋》寫了歷史裡真實的地主,觸犯了有人頭腦中左的神經,又引出非文學批評的政治審判,好像姚文元、戚本禹那種叩帽子、打棍子文字復活,卻更拙劣。堪稱文革大字報幽靈再現了,對作家方方進行圍勦。卻遭作家反擊,引讀者為作家憑良心寫作叫好。

有人說:值得去與算數算三八二十三的人爭辨么,不降低自已為弱智了嗎?倒是這地主沉冤超60年,還有人用黨性窒息其人性說亊,壓地主沉冤于海底,看來,只有復原歷史中真實地主,對作家的汚蔑,便不辨自白了。

地主被污名化的四個標籤早已破產

地主,人們是從共黨編造的黃世仁、周扒皮、南霸天、劉文彩4個標籤,去認識與慨括的。地主中的士紳、鄉紳、商紳和官紳們,很難因插了這4個標籤,盡變成劣紳。那些尊從儒家溫良恭儉讓禮義的,是南霸天么?信守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傳統的,是周扒皮嗎?維持農村社會倫理與經濟秩序的,使兩千年皇權不下縣的自治社會,以零的行政成本就獲得自治,不是地主中的良士賢紳嗎?

這裡有個清嘉慶時代官紳真實故亊,可證明官紳地主的人格:家鄉修河道,要折一堵牆,便休書在京做官的徐培琛告急,進士出身的徐培琛回信家鄉貴州石纖的親屬:“千里休書為堵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如此官紳,能編造電影南霸天、舞台黃世仁,就抹煞史籍中真實的鄉間紳士的德性嗎?

正是這類良士賢紳,成為中國傳統文化與農耕文明的中堅,文化達高峰期的宋代,中國的GDP就領先世界,中國文化,曾傾倒過歐洲的馬可波羅,諸子百家吸引過法國伏爾泰,哪能虛構幾張劣紳臉譜,就污名與邪惡化了地主,兩千年領先世界的農耕文明,被抹得一團漆黑呢?

中國自秦實行郡縣取代封建,漢唐以來,有長達兩千年皇權不下縣的自治社會,民國也在延續,不僅無區一級政府,鄉一級也稱鄉公所。鄉長也掛名不領工資,由鄉紳義務服務。不少地方,還集公田與無業主田產,設學田作教育基金,宗族不僅規範子弟言端行正,也支助本族上進子弟耕讀投考秀才舉人,鄉紳還辦民團清除盜匪,鄰里糾紛,有德高望重知書識理的人,坐茶館如現代安理會評議,輸理的,只罰付全堂茶錢。這種自治,派出所也不養了,能說這種大社會、小政府的自治型,全劣於今日黨治的專制社會嗎?

現在,塵埃落定,周扒皮、黃世仁等那些地主標籤與臉譜,盡現虛假與荒誕,編周扒皮半夜雞叫的高玉寶,他的大連瓦房店鄉親說,高玊寶寫小說取型的地主,雖較吝嗇,為人不失厚道。挖苦地主半夜雞叫,騙僱工下地,在漆黑夜裡勞作,禾苗不鋤斷,地主豈非得不償失呀!筆者在1952年就採訪過自稱坐過劉文彩水牢的泠月英。我去看過那所謂地主水牢,四周是漏空通風的花牆,乃地下儲藏室。土改後,冷月英提出畝產千斤向全省農民挑戰,李井泉派農科院水稻專家陳宇平住在冷家指導,畝產也只到600斤。這是後來誇畝產萬斤的濫觴。現在劉文彩在民間重現的真實面貌,當地農民對他的評價是:劉並不惡霸,還有很多善行與口碑,如捐地數百畝建文彩中學。辦了川西一座名校。哪是虛構收租院泥塑能抹煞的呢?

只要去翻一下近代史,即有不少拋頭顱灑熱血的士紳、官紳與商紳的史亊,不驚天地,也泣鬼神:

如蔣介石與毛澤東皆敬佩的湖南湘鄉曾國藩,是地主官紳吧?不是他自辦團練平息洪楊之亂,那死1億多人,並毀江南文化的慘禍,還會擴大全國。曾國藩這種地主,能編個周扒皮就可抹掉嗎?曾與李鴻章、張之洞搞同光中興改革開放的洋務運動,早鄧小平百多年。最早奠立了中國工業初步基礎。卻無鄧小平那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劣跡,弄出暴富土豪與特權階級。有史家以老鄧對比老曾,著文還稱老鄧是失敗的曾國藩哩!

再看:晚清維新運動,無論拋頭顱的譚嗣同與秋瑾,皆是湖湘與淅江的地主。學者陳寅恪祖父陳寶征任湖南巡撫,他是譚嗣同等維新運動的後台,仍是江西義寧世代簪纓的名門士紳。辛亥前黃花崗死難七十二烈士中四川籍的喻培倫與彭家珍,仍出自內江與金堂士紳。1927年湖南痞子運動殺的翰林出身大官紳葉德輝,乃大學者,他的訓詁學弟子,從全國還擴大到日本,他還是大收藏家。因他被殺,為中國傳統文化被毀而痛心的王國維,據說受刺激的清華國學導師跳昆明湖自殺,就與湖南痞子運動相關哩。

綜上所述:地主士紳在中國歷史的真面目,決非造幾張舞台臉譜,便可篡改,就是在毛澤東那篇《為人民服務》文字里,也泄漏出一個紓財抗日的地主,被推為開明的李鼎銘先生哩!

陳毅說出醜惡化地主的原因與秘密

當年,共軍在江西打土豪分財產,建蘇維埃政權時,陳毅說出了滅地主原由的真實:

陳毅說他籌軍費的方法說:“不給錢就燒房;對豪紳的勒款。若捉住了豪紳家裡的人固然可以定價贖取,這個辦法比較難,因為紅軍聲勢浩大,土劣每每聞風而逃。此時只有貼條子一個辦法,就是估量豪紳的房屋的價額,貼一張罰款的條子,如可值一萬元則貼一百元,余類推,限兩日內交款,不交則立予焚毀,每到期不交,則焚一棟屋以示威。這個方法很有效力,紅軍的經濟大批靠這個方法來解決。”

此段文字摘自解放軍出版社出版,陳毅所著《陳毅軍事文選》一書

因為共軍這非法武裝,.只有靠搶劫與勒索的盜匪式方法酬其軍餉,靠毛澤東說的苐三國際史大林老闆供給,很有限,於是,為製造他劫奪有理,就必需醜惡化地主來便于勒索,以酬軍餉,不僅分散居住鄉村地主,成勒索的目標。江南鄉間基督教堂的洋人牧師,也成共黨頭目方誌敏綁架的對象,方誌敏因撕綁票殺傳教士夫婦,被民國政府以惡匪行為被處決。共黨稱為烈士,還用愛國主義粉飾盜匪人物方誌敏,已真像大白,能永遠是非顛倒黑白混淆嗎?

滅地主非反封建是破壞社會與生產力

中國的封建,存在於夏商周古代。如周朝分封親屬與功臣為藩國,子孫世襲爵祿。到東周后期,在兼并與廢井田中,即削弱了封建。到秦統一六國,已廢了封建制,改為郡縣制,實行了兩千年的土地自由買賣的資本主義式交易,反地主,稱反封建,就很荒唐了。那家地主的土地,是分封的領地與采邑呢?他們土地的來源,不外以下三種:1,祖業的繼承。2,做官或經商積累資金購置的不動產。3,善於耕種與經營的農民,從佃農到自耕農的上升。在通貨澎脹時期,不僅有城巿工商業用積累現金買土地變成趕水地主,我的老同亊饒毓琇是抗日南京保衛戰獻身的饒國華將軍遺孤。從國防部領到8萬元撫恤金,她母親怕貶值,使子女無學費,買成老家資陽土地,不到兩年被土改沒收,愛國抗日變成受辱受圧的地主,更證明土改反封建的虛假了。

走筆至此,必須請董時進這上書毛澤東,反對土改的有識之士出場了。

董時進1900年出生重慶墊江,獲美國康乃爾大學農學博士,並執教北大等大學,他認為中國土地非封建性,而是資本主義的私有制。土地也非80一90%集中於地主,根據民國時期土地委員會在16省,163個縣,175萬多戶農戶中舉行的調查結果,35.6%的農戶擁有五畝以下耕地,24%農戶擁有五至十畝,13%農戶擁有10至15畝,一千畝以上的大地主只佔0.02%。”(熊景明,《先知者的悲哀——農業經濟學家董時進》)因此,土地再平均分配,從善耕作農民轉到不善耕作者手裡,必然降低土地產量。將集中經營變粹片經營,也降低生產力。土攺苐一次剝奪於地主,平均分配,已降低農業產量,經公社化再苐二次剝奪於農民,再次降低產量。據農業資料庫統計,還是將耕種土地權用聯產承包還給農民後,中國1984年的糧食產量,才恢復到抗日前的1937年。這歷史事實證明:所謂消滅封建地主階級,不僅一大冤案,還是對生產力一大破壞。

應指控的是憑黨權崛起的新地主

地主兩千萬,其中有幾百萬,被土改殺的,被公社化餓死的,被歷次運動包括文革打死的,在廣西鄉村與湖南永州挖心割肝煮來吃掉的,堪稱滅種滅族了。中國的傳統型地主,確實滅凈了。

但是,請舉目看看今目中國:老地主被暴力滅絕幾十年後,阿Q們爭姓了趙與黨後,紛紛從大權獨攬中,變成比南霸天還霸氣的土豪,比他們編造黃世仁還劣的劣紳。而他們的鄉書記,堪稱擁有一鄉土地的地主,縣書記更是擁有千萬畝大地主。從前地主靠經營土地糧食收益,現在的權力地主是憑土地買賣暴富。就憑這權力壟斷土地買賣,村長在短時間就可暴富〔貪汚〕上億。鄉長被諷刺是:夜夜都在做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什麼黃世仁、南霸天,在今天新生的鄉匪村霸面前,豈非難望其項背嗎?

當我們將地主沉冤從海底打撈出來,再讀作家方方為地主寫的《軟埋》,筆者可作證,幾乎死的那些地主,無人不是軟埋。筆者參加四川廣漢三星鄉土改工作隊,被殺的地主張榮五家原有一口黑漆棺材,還未分地主土地外的浮財時,中農劉忠秀大娘就表示她想分那棺材。張榮五被殺於分浮財之後的圧地主賠罰階段,地主張榮五就是軟埋的,土改殺的200萬地主,非軟埋的幾乎沒有,筆者對方方說出60多年前的這一真實,不僅作證,並且叫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