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老公去世後我代他孝敬公婆 可是婆婆的一句話 讓我不得不帶著女兒再改嫁!

老公去世之後,因為公婆的年齡大了,我本想盡孝心,替老公為他們二老養老送終的。可沒想到,他們竟然說我是為了圖他們家的兩套房子。當我得知公婆對我真實的看法之後,我決定帶著女兒改嫁了。

我和老公結婚16年了,我們剛結婚那幾年,我一直沒能懷孕,原因是婆婆的強勢讓我有心理壓力。其實我和老公結婚之後本不想跟公婆同住的,可是老公卻說他是家裡的獨苗,不能做不孝子。所以婚後我們就直接搬到了公婆的房子跟他們同住。

婆婆是個非常強勢的女人,在家裡的地位就是說一不二的主。公公因為性格太悶,也是因為習慣了婆婆的強勢,所以就不怎麼在意婆婆的這種強勢了。老公從小就害怕婆婆,對婆婆的話簡直就是言聽計從。雖然是這樣,但是老公還是依然堅持著跟我結了婚。因為我是農村女人的關係,婆婆其實是看不上我的,不過老公鼓起了一輩子的最大勇氣,硬是讓婆婆接受了我。

不過,我和老公結婚之後,我生了個女兒,婆婆對我的態度更加惡劣了。每天除了對我大呼小叫,就是嫌棄我是多餘的酒囊飯袋。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得罪了她,自從嫁給老公,我都儘可能的去做好一個兒媳婦應該做的,每天除了上班,家裡的所有家務都是我一個人包攬。

但不管我怎麼做,終究還是讓婆婆看不上我。但是公公對我的態度卻改變了不少。人心都是肉長的,你的心再涼,我拿來放在自己的心窩上給你暖,總能感動你吧?

去年,老公在一次意外中不幸去世了。老公的去世對全家人的打擊都不小,對強勢的婆婆也是如此,那段時間她就像是得了失心瘋一般,每天抱著老公穿過的衣服在客廳里哭。傷心欲絕的我,甚至想過直接追隨老公而去。他就是我的天,他沒了,我的天就塌了。公公也是,一夜間白了全部的頭髮。

說真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那段時間的,每天夜裡我是抱著女兒哭著睡著。第二天醒來,眼睛都是腫的。但是人死不能復生,那段時間我家裡人也經常來勸導我們,過日子不能總往後看,得學會往前看。人死了,我們記在心裡,我們得為著活著的人繼續生活。

老公走了半年之後,我哥托朋友給我介紹了個對象,那個男人很有錢,只不過沒有孩子,他想如果我願意跟他交往結婚的話,希望我能把孩子帶過去。我對老公的愛依然佔據了我整顆心,我沒辦法接受下一段婚姻,加上公婆年齡越來越大,尤其是在老公沒了之後,他們在重創之下,變的更加憔悴。我拒絕了哥哥的好意,決定留在婆家,替老公盡孝。

我本以為自己的決定會被婆婆接納,可沒想到她竟然是認為我不改嫁,是貪圖他們家的房子。

老公去世一年之後,一天下午我下班買了菜回家,剛到了家門口,就聽到公公婆婆在家裡吵起來了,並且還能聽到女兒的哭聲。我本想趕緊開門進去勸阻的,可是我剛從兜里拿出來鑰匙,就聽到婆婆在家裡大吼:「哭什麼哭,你就知道成天的哭!你跟你媽是不是都不安好心?害死我兒子不說,還像圖我們家財產?!你再哭我就打你了!」

婆婆是在罵我女兒,孩子才那麼小,她就這麼對她大吼大叫,並且那還是她的親孫女。我沒想到她會這麼恨我和女兒。婆婆凶完女兒後,明顯能聽到女兒的哭聲變小了,看來婆婆平時在我不在家的時候,沒少這樣凶孩子。我當時淚水就流了下來。我好心想替老公盡孝,卻換來這樣的報應。

這個時候公公突然對婆婆發起脾氣,他在家裡大聲喊道:「你凶什麼凶?孩子才多大點兒?那可是咱親孫女,你有沒有點兒良心?人家小卉是想替咱兒子照顧咱們,你卻說人家這樣那樣的。不就是倆破房子么?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的,哪天你蹬了腿,房子你打算帶到陰曹地府去啊?」

緊接著聽到婆婆摔東西的聲音,女兒的哭聲再次大了起來。我趕緊拿出鑰匙開了家門,剛一進去,婆婆一個茶杯砸了過來,幸好我反應快,不然整個被子就砸在我的頭上了。家裡狼藉一片,公公和婆婆在餐廳的位置站著,女兒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嚎啕大哭。

婆婆見我回來了,然後哼了一聲,轉身回了房間,公公則一下子蹲在地上,捂著臉大哭,「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攤到這樣一個惡婆娘,兒子還中間沒了,這日子還怎麼過啊!」

看著公公顫抖的背影,我也抽泣起來。我抱起女兒,把她哄的不哭了,然後走到公公跟前,蹲在地上,女兒的手輕輕抓住公公的手指,「爺爺,不哭。媽媽也不哭。以後琪琪聽話,不惹奶奶生氣了。」聽完女兒的話,公公哭的更凶了。我僅僅的抱著女兒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那天晚上吃過晚飯,我下定了決心,搬出公婆家,帶著女兒回娘家,改嫁也好,自己過也好。我不打算再在面對婆婆了。她的話很明了,我就是個「貪慕虛榮」的女人,她兒子(我老公)死了,我「賴」在他們家,就是為了她和公公名下的房子。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收拾了自己和女兒的簡單行李,準備離開婆家。臨走前,我跟公公打了個招呼,婆婆對我愛搭不理。公公把我和女兒送到樓下,然後塞給我一張銀行卡,「這個卡你拿著,裡面有25萬塊錢。是我自己攢下的,你婆婆不知道。你,找個好人家再嫁了吧!我們不值得你這麼付出,你婆婆那人,太令人失望了。我是老了,已經習慣了,我這將就一天算一天的。小卉,逢年過節的時候,帶琪琪偶爾回來趟,趁我還沒死,讓我多看兩眼孫女哈。」

說完,公公抹著眼淚轉身上了樓,我獃獃的站在樓下。心裡五味雜陳。我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不是正確,但我卻是已經受不了婆婆她人了。並且她對孩子還那樣,我怎麼還能繼續在那個家裡待呢?

三個月後,我答應了之前我哥跟我說的那個對象,他是一個好男人,並且他也很愛我女兒,視如己出一般的對待。偶爾,公公會打來電話,問問琪琪的情況,可婆婆卻從來沒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家庭新聞頻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