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著名「姐妹花」與高官勾連 姐姐乾的事讓人吃驚

山西“首虎”、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金道銘被宣判9個月後,與他有“特定關係”的“姐妹花”姐姐,日前在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6日,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人胡昕受賄、非法經營一案。

據檢察院指控:2010年至2011年,胡昕作為金道銘(已判刑)的特定關係人,接受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孔慶智、經辦人趙海斌的請託,與金道銘共謀,利用金道銘擔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為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參與兼并重組集成謀取利益,幫助山西汾西正城煤業有限責任公司分立採礦權、實行分區開採的方案通過審批。

記者注意到,胡昕受賄罪、非法經營罪的涉案金額,共達15億多元之巨,這個數目著實讓人吃驚。

其中,2010年5月至2011年初,胡昕先後收受孔慶智、趙海斌給予的人民幣1億元。

此外,胡昕於2009年下半年,以其實際控制的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建設山西數字礦山信息化技術研發基地項目為名,取得山西省太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工業(科研)用地使用權,至2012年6月,在該地塊上建成嘉名國際大廈。

期間,胡昕將該科技項目用樓定位為高端商務寫字樓並對外預售,以每平方米人民幣1.73萬元至1.78萬元不等的單價將該大廈出售,得款人民幣20.799億餘元。經鑒定,違法所得人民幣14.763億餘元。

記者注意到,審判胡昕的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也是金道銘的受審之地。

金道銘是十八大後山西落馬的“首虎”,於2014年2月落馬。去年10月,其因受賄1.23億元,被判處無期徒刑。

在中紀委對其雙開的通報中,問題描述只有34個字: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額賄賂;收受禮金禮品;與他人通姦。

在金道銘落馬一個月後,其在山西官場的“白手套”——時年37歲的女商人胡昕、和胡磊一起被查。當時,胡昕胡磊被多家媒體指稱為姐妹,均為金道銘的情人。

曾與胡昕有過生意往來的人告訴媒體,“胡昕的個子不高,就一米六多一點,身材苗條。她很有氣質,很乾練,做生意也很有氣場。在我們面前,她從來沒有挑明過跟金道銘之間的關係,只稱跟金是‘老鄉’,說她自己是遼寧大連人,金道銘是遼寧朝陽人”。

那麼,傍上金道銘的胡昕,究竟有何能力?

據報道,胡昕生於1977年。早年間,胡昕在山西做網路工程、信息通訊等“小生意”。2006年8月,金道銘從北京調到山西,出任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當時,胡昕與金道銘還不認識。

在2008至2009年間,胡昕、胡磊被介紹進入太原的政商圈,並與金道銘結識。

其後,兩人操控7家企業大舉倒賣土地、涉足煤炭資源集成、承攬政府電子工程,令資本快速套現。經營胡氏企業的,除了胡昕、胡磊,還有胡昕的父母。

7日,記者了解到,胡昕為實際控制人、妹妹胡磊為企業法人、父親胡祥俊為企業監事的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目前已處於註銷狀態。

同時,胡昕家族直接控制的十餘家公司,也已多數處於註銷和吊銷狀態。

記者注意到,今年熱播的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劇中“白手套”女商人高小琴和妹妹高小鳳,作為高官的情人,周旋於漢東省官場,依靠權力集團攫取了巨額財富。據媒體分析,高小琴這一角色的現實原型,正是胡昕。

圖為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中的高小琴

與之相印證的是,山西商界人士,也曾對胡昕的財富崛起作出評價:“主要有兩個原因。我們都知道胡昕背後是金道銘,一些人是為了討好胡昕,求她辦事。另一方面,我們也不敢惹她,萬一她害我們一下呢?”

此外記者注意到,起訴書中敘述胡昕的身份時,用了“金道銘的特定關係人”這一措辭。

中紀委曾於2007年5月印發《關於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謀取不正當利益的若干規定》,其中顯示,特定關係人是指“與國家工作人員有近親屬、情婦(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關係的人”。

《規定》還明確,“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託人謀取利益,要求或者接受請託人以給特定關係人安排工作為名,使特定關係人不實際工作卻獲取所謂報酬。”

十八大後的落馬官員中,不少人的審判書中,都涉及“特定關係人”。

如今年5月31日被判無期徒刑的廣東省原副省長劉志庚,其審判文書顯示,他直接或者通過特定關係人非法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9817萬餘元。

當天被判無期徒刑的河南省委原常委、洛陽市委原書記陳雪楓,也“直接或通過特定關係人非法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1.25億餘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