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曹長青:薄熙來父親毀掉《深圳青年報》

整整25年前的1987年初,我所編輯的《深圳青年報》正式被政府關閉,全部編輯人員被遣散。雖然這只是一張地方報紙,但由於其版式的新穎(全國第一家使用電腦排版的報紙)和內容的獨特性,所以擁有全國範圍的訂戶。我當時是副總編輯,跟總編輯劉紅軍一起被撤職,並從此不被允許從事新聞工作。

《深圳青年報》是當時中國最敢言的報紙之一,跟上海欽本立主辦的《世界經濟導報》被視為一南一北中國最開放的報紙。《深圳青年報》被關閉兩年後,上海《世界經濟導報》也在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時被當局查封,從此兩張最開放的報紙都從中國的報業中消失了。

當時《深圳青年報》被關閉,導火索是發表了一篇勸鄧小平退休的文章,當然還由於刊發過其它一些大膽抨擊時政的文章等。但到底是誰把這個問題捅到了北京高層,中宣部為什麼派人來整肅報紙,這些內情我們一點都不知道。

二十多年前我來到美國後,有一次見到六四後流亡海外的前中國社科院政治所長嚴家祺,才從他那裡聽說,是因為中共元老薄一波發脾氣,要求追查處理《深圳青年報》,所以才導致最後報紙被關閉的結局。

最近,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被撤職查辦,嚴家祺寫了篇文章評論說,薄熙來在重慶搞“唱紅歌”等,跟他父親一樣都是極左派,“也許是老父的多年教導,也許是遺傳基因起作用,薄熙來和他父親都是‘發飆’能手”。該文詳細介紹了薄一波當年在一個會議上發飆,導致《深證青年報》被關閉的內幕。當時嚴家祺作為趙紫陽政治改革小組成員列席了那個會議,他提供的是第一手資料。

嚴家祺介紹說,當時是一個政治改革會議,薄一波代表顧問委員會參加。在會議主持人、當時的國務院總理趙紫陽還沒到會之前的幾分鐘,與會的彭沖提到我們報紙發表了一篇勸鄧小平退休的文章,反響比較大等等。結果薄一波一聽就大發雷霆,說對這個問題一定要追查!並近乎失態地對在場的胡啟立、田紀雲說,“你們也五十六、七歲了吧?我們不死,你們也上不來”。嚇得胡啟立趕緊站起來表態:“我們希望老一代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健康長壽。”

薄一波不是中宣部長,也不負責報紙工作(他當時只是顧問委員會副主任),這個高層會議,也不是討論報業等宣傳問題,但是,就因為薄一波發了頓脾氣,要求趙紫陽處理,中宣部就派人南下,把我們的報紙關掉了。

在中國那種制度下,一個小小的偶然性因素,就可能改變一切。如果當時趙紫陽準時到會,沒有開會前大家閑聊的這幾分鐘,彭沖沒有提到我們報紙,薄一波可能就沒機會發飆,《深圳青年報》就可能再倖存兩年(當時躲過去,89年也得被關閉)。中國的事情就這樣戲劇性,或者說毫無制度性,政治老人一頓脾氣,一張受讀者歡迎的報紙就被關閉了。

我們報紙所以發表勸鄧小平退休的文章,並非心血來潮,因為美國著名的60分鐘電視節目主持人、(4月7日剛剛去世的)華萊士當時訪問鄧小平,問到他以前在接受義大利記者法拉奇採訪時說過要退休,怎麼現在還沒退?什麼時候退?鄧小平回答,我是想退休,可是全黨全國人民都不答應呵!那我們就在頭版頭條發一篇讀者投書:我們答應小平同志退休呵。反對他老人家不行,贊成總可以吧。

文章發表後各界反映很好,包括深圳市委領導都讚揚我們思想解放。於是我寫了篇《本報“我贊成小平同志退休”一文引起強烈反響》的報道,又是發在頭版頭條。共產黨一直說人民是主人、它是公僕,那“主人”總可以議論一下“公僕”吧。但結果是“不可以”,尤其是用“頭版頭條”來議論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去留問題,簡直就像太歲頭上動土了。用薄一波的話說,“這不允許,要追查!”

我們報紙當時致力於傳播新思想、新觀念,尤其重視發表對現政權有挑戰精神的文章。不謙虛地說,它當年影響了不少年輕人。但極左政治老人的一句話,就掐死了這張報紙,阻止了一個傳播一點不同聲音的渠道,要把所有人的思想都憋死在黨的傳聲筒里。

今天,薄一波極左的兒子薄熙來,不僅左瘋到要唱紅歌,甚至禁止重慶衛視插播商業廣告,而是要播政府的宣傳說教,真是子承父業。薄一波當年發左瘋,封掉了《深圳青年報》;今天他兒子薄熙來也發左瘋,結果封掉了他自己、他全家,還有一大批他的左派人馬。以前共產黨打倒哪個人,多是受到百姓同情,像這次整治薄熙來這麼大快人心的,還真不多見。看來以後誰要發“左瘋”也得要小心點了。

2012-04-12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