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夏小強:中共外交部為何敢和習近平不同調?

7月7日的G20會議上,東道主德國總理默克爾旁邊是中國主席習近平、美國總統川普和英國首相梅。(Thomas Lohnes/Getty Images)

7月7日,據印度媒體新德里電視台報導,在中印邊境陷入僵持局面之時,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在金磚領導人會議上會面。

報導稱,習近平與莫迪會面期間,讚揚印度“打擊恐怖主義的堅定決心”,讚賞印度在經濟和社會發展方面取得的成就,並祝福印度取得更大的成就。

而僅僅在一天之前的7月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還在新聞發布會上暗示習近平不會與莫迪見面。也同樣是這位發言人,在近日關於香港的言論上引起軒然大波,其聲稱《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不再具備任何約束力。此言論與習近平訪港會見民主派人士的講話不同調。

中共外交部聲稱,印軍越境事件“性質十分嚴重”,挑戰了中國的主權,踐踏了國際法準則,中國應該給予堅決地回擊。官媒《人民日報》也發表文章《印軍非法越界踐踏國際法準則》,指責印度。

中共外交部近期以來,連續發出與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國際重大場合習近平不同調的言論,不符合中共外交慣例,究竟是什麼原因?要回答這個問題,需要先回顧一些背景和歷史。

習近平與印度的外交風雲

近期以來,中國和印度的軍隊在兩國邊境地帶發生了較為罕見的近距離對峙事件,至今局勢仍未緩解。這是1962年中印戰爭以來,發生的最長時間的一次對峙。中共官方媒體也對印度發出了較為嚴厲的指責。

習近平上任之後,一直緩和與包括印度在內的周邊國家的關係,展開柔性姿態的外交策略。中國與印度之間出現的緊張對峙局面,明顯有悖於習近平當局的外交努力目標。這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這樣的現象,此前在習近平身上已經發生了兩次。

2014年9月17至19日,習近平出訪印度,此次會晤被視為兩國關係突破點,期望甚高。但就在印度總理莫迪款待習近平的宴會開始前的一個小時,有800名中共軍人突然越過中印邊境線3公里處駐紮,被印度媒體稱為“入侵”。中共外交部也確認了此事。

《福布斯》評論表示,觀察者無法解釋這一切。是失禮還是故意的,但是什麼目的呢?顯然這是在中共最高統帥內部或政權內的一些高級幹部試圖削弱習近平。

在習近平出訪印度前,9月16日,中共駐印度大使魏葦突然被免,這在中共外交史上“絕無僅有”。

習近平結束訪問回國後,9月21日,立即召開中共全軍參謀長會議。與會中,習近平強調“強化號令意識”、“確保政令軍令暢通”等,並開始嚴厲整肅軍隊。同年10月30日,習近平在福建古田召開已中斷15年的高規格全軍政治工作會議,習近平首次公開批剛剛被查的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要求全軍要肅清徐案的影響。之後,有大批“軍老虎”被宣布落馬。

2017年6月,習近平將要訪問中亞與印度總理莫迪會面的前夕,中共一架直升機飛過中印“邊界”北阿肯德邦的中印爭議地區印度實際控制一側。印度外長斯瓦拉傑對此表示,這是典型的侵犯領空事件,印方必須對該問題進行申訴。印度政府也明確表示,印度總理莫迪在未來印中首腦會晤時,將就此事件要求習近平做出解釋。

這種尷尬的局面,與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的個人密切互動,形成鮮明對比。連續幾年,印度總理莫迪都祝賀習近平生日。比如2016年6月15日,莫迪當天早上在微博發文,祝賀習近平的生日,並配發了和習近平握手的照片。

江派外交部

中共外交部長期一直以來把持在江派手裡,從1993年至2013年的四任外交部長錢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楊潔篪都隸屬於江派,尤其是曾在1998年至2001年任駐美大使的李肇星,是江澤民向海外輸出暴力的得力幹將,並在外交上為江迫害法輪功站台並監控胡錦濤。

習近平上任後,面臨的最大的壓力和危機其實並不是在外交方面,更不是外部壓力。相反,壓力和危險來自內部,主要就是中共內部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採取的連續的政變奪權行動。習近平上任近5年來做出持續的反腐和打虎行動,就是對江派政變奪權的回應。外交是內政的延續,習近平執政後在國際上外訪不斷,修睦與美國等大國以及周邊國家的關係,其中包括與日本緩和關係。

江澤民集團通過對中共外交系統的掌控,利用外交系統製造國際事件給政治對手施加壓力,或是影響操控中共內部政治博弈。習近平上任後,江派也一直在這樣操作。

胡錦濤的教訓

從胡錦濤的一段遭遇,可以看出中共的外交系統完全被江澤民控制。

2002年初,胡錦濤接替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中共國家主席前夕,訪問美國,美國以准國家主席身份接待他。

美國前副總統切尼出版的名為《我的歲月:個人及政治回憶錄》的書中介紹,美國副總統切尼想知道胡錦濤的真實想法,把胡錦濤請進書房進行一對一的談話,但客套話還沒說完,突然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李肇星闖了進來。

切尼的幕僚當時曾經很禮貌的試圖阻止李肇星,並解釋說這是一對一的會談。可是李肇星不管這些,硬是闖了進去。而且坐在切尼與胡錦濤中間。據報,此事令胡大為惱怒。

2004年初,江澤民還位居中共軍委主席時,美國副總統切尼訪問北京。從華府啟程前,美國總統布希請切尼轉達一項敏感信息給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因事涉敏感,布希要求切尼在一對一的情況下轉達。

在官方正式會談後,胡錦濤與切尼在另外的房間舉行了一對一會談,期間沒有受到任何人的騷擾,切尼以為自己圓滿完成了總統交給的任務。

當切尼滿臉堆笑地走出會議室後,幕僚悄悄告訴他,就在隔壁房間里,一堆人聚在一個音箱旁,聚精會神地傾聽他與胡錦濤的會談內容,“私人會談”變成了“現場直播”。“我以為進行得很好”,切尼後來在回憶錄里沮喪地寫道。

2007年4月27日,李肇星外交部部長的職務被免,由楊潔篪接任。

顯然,習近平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外交部與習不同調原因

2013年3月,王毅獲得習近平信任,接替楊潔箎,出任中共外交部長一職。

習近平上任後,外交部高層至少發生2次大調整,如原商務部副部長王超被調任外交部副部長,外界認為這是習近平當局向外交部“摻沙子”,不再允許外交部高級官員“近親繁殖”。

2015年1月初,外交部原部長助理兼禮賓司司長張昆生等多人遭免職或調查。張昆生是中共十八大以來首個落馬的高級外交官,張昆生曾是中共前外交部長李肇星的秘書。

在習近平執政近5年之後,中共外交部在重大國際事件和場合竟然連續發出與習近平不同調的言論,其原因可能有兩個。

第一、可能是中共外交部的官員並非有意,只是完全按照中共外交系統運作的慣例來發言和行事,這是中共體制慣性運作的自然結果。這些官員在中共的體制下,也只能局限在中共體制的語言和思維,去採取中共的僵化的鬥爭策略。

當習近平希望或是一旦採取了不同於中共慣有的鬥爭外交方式,就會遭遇中共體制本能的抵制或掣肘,外交部與習不同調就是這種狀態的反應。拋開了中共原有的策略和方式,這些體制內的官員,也確實不知道該怎麼說,不知道該怎麼做。

第二、是習近平與江澤民集團在外交領域激烈搏擊的具體表現。特別是中共十九大召開在即,十九大後江派在中共政治上的勢力面臨全軍覆沒,如今正在抓緊最後的機會製造亂局自救,企圖翻盤。江派糾集中共既得利益集團,和中共內部和各領域部門的殘餘勢力,在多方面對習近平展開超限戰,繼續政變奪權行動。

可以想見,在中共體制的持續運作下,類似於外交部與習近平不同調的現象與事件,很大可能不會是最後一次發生。中共體制本身對習近平執政所造成的障礙和阻力,以至維持中共體制最終造成的災難性後果,已經越來越明顯地顯露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