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周恩來神話的破滅意味著什麼

很多人早就看穿了周的表演,在40年代見過周的美國著名作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就曾經一陣見血地指出:周是中共的推銷員,中共需要賣什麼,他就賣什麼,而且賣得很成功。周恩來同時也是中共個人崇拜運動的始作俑者者之一,當林彪倒台的時候,中共給其羅列的罪名里就有大搞個人崇拜這一項。可是,周恩來在毛澤東的造神過程中所起的作用絲毫不在林彪之下。中共個人崇拜的登峰造極之作「東方紅」的總指導就是周恩來。
 

近日香港作家蔡詠梅出版了一本書披露了中共前總理周恩來的感情世界,書中通過大量的事實例證對周恩來的同性戀傾向做了分析。這樣的書對於中國大陸眾多的“周粉們”來說應該是一個不小的震撼。本書是繼艾培的“叫父親太沉重”和高文謙的“晚年周恩來”之後對周恩來神話的又一次衝擊。自從文化大革命結束以來,毛澤東的神話早已破產,毛已經被人們從神壇上推下,摔得粉碎。而周恩來的神話似乎還沒有徹底破滅。但是,隨著各種事實真相的不斷被披露,周恩來的真面目也正在逐漸被揭穿。周恩來的神話是繼毛澤東的神話之後,中共政權苦心營造出來並且小心謹慎維護的另一個神話。

作為中共的元老,從井岡山到建政,一直到文革,周恩來在中共歷次殘酷血腥鬥爭中都能夠立於不敗之地,和毛澤東一直周旋到最後,被譽為中共黨內的“不倒翁”或“太極拳大師”。周的政治生涯幾乎是中共歷史的縮影。可以說如果沒有周,中共政權是不可能維持到今天的。無論從出身背景還是所受的教育來說,周都不同於毛。他早年遊歷過西方,有國際視野。同時周為人謙恭謹慎,廣結人緣,一直受共產國際所器重,是中共早期的實際領導人物。周不僅是中共軍隊和情報系統的創始人,同時也是中共建國後龐大官僚體系的總負責人。在中共這個封建王朝里,周曾經扮演過多重角色,甚至一度是毛澤東的上級。

但是在中共建政以後,周又扮演過毛的宰相,警衛員,參謀,管家,打手,秘書,甚至是太監等多重角色,可以說周是一個能屈能伸,戲路很寬的性格演員,是一個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的人物。而對外界對周的評價也是見仁見智,褒貶不一。有人說周是中國儒家士大夫的典範,是嚴謹的共產主義者。也有人說他不過是一個現代版本的封建官僚,一個兩面派機會主義者,在他身上體現出了人性里最惡劣的東西,狡猾,自私,怯懦,殘忍,虛偽等等。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周恩來是中共打出的一張重要的道德名片。周一直被形容成是一個勤政廉潔的政治家,同時也是一個有教養有人情味的人,具有高超的政治手段和談判技巧,其人格魅力為世界公認等等。中共官方對周的評論無一例外地充滿了“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敬愛的”這類的讚美之詞。對於中共來說周彷彿是一塊橡皮泥,中共可以將其塑造任何美好的形象。周可以是一個模範的共產主義者,當中共需要打出傳統文化這張牌的時候,周又適時地成為中國傳統社會道德的典範,被形容成類似“諸葛亮”或“張良”那樣的儒家聖賢。

毋容置疑,周恩來在中共的黨史上的地位舉足輕重。周為中共的成長和壯大立下了不朽的功勞,在中共的外交和統戰領域,還有文藝知識界等,都有周恩來的身影。周不遺餘力地將中共向外推銷,使得中共政權走向世界舞台,周高超的統戰手段使中共政權籠罩上了一層道德的人情味的光環,讓無數人上當。以至於很多人認為中共政權並非像宣傳的那樣壞,而是極其通情達理的,是真正為中國老百姓服務的,是中國的希望之所在。而這樣的公關效果正是中共政權生存和壯大所需要的。其實,很多人早就看穿了周的表演,在40年代見過周的美國著名作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就曾經一陣見血地指出:周是中共的推銷員,中共需要賣什麼,他就賣什麼,而且賣得很成功。

周恩來同時也是中共個人崇拜運動的始作俑者者之一,當林彪倒台的時候,中共給其羅列的罪名里就有大搞個人崇拜這一項。可是,周恩來在毛澤東的造神過程中所起的作用絲毫不在林彪之下。中共個人崇拜的登峰造極之作“東方紅”的總指導就是周恩來。在個人崇拜的問題上,周恩來和其他中共頭目一樣,都暴露出來其人格的多重性和矛盾性,一方面是“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另一方面又把毛吹捧成“紅太陽”。如果說毛澤東是中共封建王朝的一個獨夫暴君,那麼周恩來則代表著中共的官僚體制,周是這個體制的創造者和維護者。周和毛的關係也不是簡單的君臣關係,而是一種互相利用互相依存的關係。中共沒有毛這樣的導師領袖不行,沒有毛的“分田分地”和“農村包圍城市”等策略中共政權是坐不了金鑾殿的。同樣,沒有周和其創造的官僚體系以及外交情報特務系統,中共也不太可能成功。

周是儒家嗎?儒家的典範是很多中外學者對周恩來的評價,可是事實證明這種評價沒有道理。儒家學說的根本是以民為本,就像孟子說的:“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縱觀周恩來的政治生涯,他一直沒有將中國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比如說60年代中國的大饑荒時,周仍然積極執行毛的對外援助政策,不顧中國老百姓的死活,把大量的糧食物資對外援助,這一切都有詳實的資料為證。周作為中共政權的大管家,對中國當時饑荒的慘狀不可能不知道,周在明知道中國民眾瀕於餓死的情況下還將那麼多的糧食向外輸出,連基本的人性都沒有,還談得上什麼儒家的典範!另外,在毛澤東發動的眾多禍國殃民的政治運動中,無論是反右運動還是後來的文化大革命,周都沒有像歷代儒家諍臣那樣直言進諫,制止毛的胡作非為。相反,在毛髮動的歷次運動中周都是積極的擁護者和執行者。在周的身上哪裡能看到一點儒家的影子?所以即便是中共的黨史專家也對這些事實無法自圓其說,於是只好辯解說周是為了大局,不得已“做了一些違心的事,說了一些違心的話”等等。可是周維護的這個大局究竟是什麼?很顯然,周嘔心瀝血維護的不是中國人民的利益,而是中共的政權。對於毛來說,周恩來就彷彿是一個勸架的和事老,或起了一個保險絲和車閘的作用。當中共這輛車跑得太快的時候,當矛盾過於激化的時候,就需要周這樣一個演技高超的演員出來緩解一下矛盾,減一減速,打個圓場。以便於中共這個詐騙搶劫集團繼續運作下去。

周的所謂人情味其實也是一種假像,事實證明,一旦涉及政治立場問題,周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無論是多年的戰友還是朋友,周都會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拋棄,毫無情誼可言。縱觀中共的內部鬥爭,周一直都是明哲保身,見風使舵,在彭德懷劉少奇賀龍等冤案中,周都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現在這些方面的史料已經公諸於眾。從本質上講,周所代表的是中共體制內的最頑固最黑暗的官僚體系,這個系統是一個奇怪的組合,它既有中國封建朝廷的權力結構,同時也具有馬列共產邪教特有的組織性和殘酷性。周深諳這兩者之中的奧秘,能將兩者土洋結合起來,並且得心應手者遊刃有餘。周多年來培養起來了一大批行政官僚,以及軍隊中的實權人物,這些人都是中共政權執政機器里的重要零件,代表著中共體制內的實力派。在毛死後,毛的嫡系人馬大多倒台被抓,仍然是周系人馬接管了政權,將中共的政權延續下來,直到今天。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周恩來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惡甚至比毛還大,周在中共政權的崛起壯大過程中所起的作用絲毫不在不毛之下。今天中國民眾要徹底擺脫共產邪教的奴役,就必須認清周恩來的真面目。正是因為周這樣的人存在才使得中共政權殘暴邪惡的本質上蒙上了了一層道德的人情味的面紗,而正是由於周所留下的官僚統治體制才使得中共政權得以生存至今。將周恩來放到理性和道德的審判台前,將其還原成一個真實的“人”是很必要的,因為周恩來神話的破滅意味著中共最後一件偽裝也被剝去了,中國民眾已經不再為中共的各種騙術所迷惑,無論是在感情上還是在道理上。

現在,中國民眾開始覺醒,徹底認清中共邪惡的本質,在這個時候揭穿周恩來的神話,還歷史以本來面目就變得更有意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黃花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