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高幹就醫先要毛批准 康生周恩來到癌症晚期才批准

1957年秋,江青被發現患了癌症,被送去蘇聯治療。對癌症,毛澤東也像對性事、刷牙和男女陰陽互補一樣,有自己獨到而固執的看法。他認為癌症是不能治的,治也沒用。只有乳房癌可以治療,因為它可看到。因此,中共高層很多幹部患了癌症,都是到了相當晚期才得以就醫,因為高層幹部的重大醫療手術都必須經過毛本人的批准。例如,周恩來早就被發現患了膀胱癌,周的專屬醫生張佐良幾次向中共高層回報周的病情,但治療一直被延緩。

中共延安時期的康生與周恩來(網路圖片)

1974年4月21日周得知自己真實病情後,親筆給毛澤東寫信要求治療,隔了整整40天,於5月31日,毛才批准周恩來住院治療。周在他余後生命的一年零七個月中又八天中做了大小14次手術,最後死於1976年1月。研究中共毛周晚年權力鬥爭的專家多認為這是毛澤東故意拖緩,以致周於死地。但李志綏認為,這很大程度在於毛認為癌症不能治而然。因為連毛最信任的中共特務總管康生,也是在癌症晚期,才得到毛批准就醫。

毛對自己的疾病也是這樣,認為絕不會得絕症。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問北京時,毛的身體狀況已相當糟糕。他全身水腫剛退,體重從180磅降到154磅,右側手臂和大腿的肌肉已嚴重萎縮,並不自覺地顫抖。他當時只能走很短的路,還要別人幫助。同時唾液增多,流涎,視力嚴重減退,需要用大功能的放大鏡去讀書。

第二年,毛說話出現障礙,嗓音低啞,話語別人很難聽懂。李志綏檢查不出毛病到底出在哪裡。而毛澤東又固執地拒絕看別的醫生,他認為其他醫生都不可靠。1974年夏,毛的所有癥狀都加重,最後毛同意李志綏去找另外兩名神經病學專家黃克維和王希德。經會診,三人最初一致認為毛患了帕金森症(Parkinson),最後又一致推翻原來的診斷,確診毛患了“中樞性神經衰竭”,頂多可以再活兩年。毛從來沒有被告之他患了這種不治之症,沒有人敢告訴他,因為他會發怒,認為那些可恨的醫生們故意嚇唬他,和當年嚇唬並毒害斯大林的醫生們一樣。

毛最後幾乎說不出話來時,還自認為只是患了“喉炎”,並確信“人定勝天”。

1976年9月8日深夜,毛澤東進入垂危狀態。在他的病榻旁邊,垂立著中共中央所有政治局委員和毛的生活秘書張玉鳳。李志綏一直摸著毛的微弱脈動。突然,毛的嘴唇動了幾下,李志綏不懂是何意,在旁的張玉鳳翻譯說,“主席問你還有沒有希望?”李志綏兩眼望著這位他跟隨了22年的偉大領袖,半天說不出話來。他感到毛的手在緊緊握他的手,他只好說,“主席,我們還是有辦法的!”李志綏至今還清楚地記得,毛聽了這句話,臉上高興得紅起來,接著手一松,就斷了氣。李志綏看了看手錶,9月9日零時10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