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王反腐 「亦官亦商」貪官頻落馬 逼近典型江綿恆

近期亦官亦商的落馬官員不斷,包括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盧恩光,安徽省原副省長周春雨,安徽省原常務副省長陳樹隆,以及2105年落馬江澤民外甥倪發科,不過真正”亦官亦商“的大哥大還要數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習近平曾告誡這些官員年,“當官發財兩條道,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有分析認為,亦官亦商的人將成習王打虎重點對象。

2015年1月12日,習近平在縣委書記研習班座談會上,曾這樣告誡中共官員,“當官發財兩條道,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今年5月8日,中紀委網站“學思踐悟”專欄在當天刊文中就重點提及“領導幹部自己就‘亦官亦商’、既想當大官又想發大財”。或許未來一段時間,亦官亦商的人將成打虎重點對象。

法廣文章稱,盧恩光曾經從事媒體、營商和從政等多面身分及博士學歷,被中紀委公報指,盧恩光在年齡、入黨材料、工作經歷、學歷、家庭情況等全面造假,長期欺瞞組織。

金錢開道,一路拉關係買官和謀取榮譽,從一名私營企業主一步步變身為副部級幹部;亦官亦商,控制經營多家企業,通過不正當手段為企業謀取利益;對抗組織審查。為在職務提拔、企業經營等方面謀取不正當利益,以巨額賄賂國家工作人員,涉嫌行賄犯罪。

安徽重災區,多名亦官亦商貪官落馬

安徽被指是江派的利益地盤,也是腐敗重災區。中共十八大後,除周春雨外,安徽已有陳樹隆、倪發科、楊振超等三名副省長,政協副主席韓先聰,合肥市長張慶軍等重量級“老虎”落馬。

安徽副省長周春雨被指毫無政治信仰和宗旨意識,長期“亦官亦商”,大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違規從事投資經營等活動。周春雨從2010年11月起,曾任蚌埠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等職。

大陸微信公眾號“團結湖參考”4月29日發文表示,周春雨主政蚌埠期間,為了所謂的“政績”,還做了一件引起民憤的事情。周強力推動蚌埠“大建設”和棚戶區改造,很多人的房子被拆了,回遷卻遙遙無期,居無定所。

文章還表示,這期間,周春雨還與蚌埠女商人朱曉玲關係不一般。朱曉玲想要土地,馬上就獲得了政府支持,她的公司舉辦投產慶典,時任市長周春雨還親臨剪綵。

安徽副省長陳樹隆

中共中紀委對陳樹隆的描述是:既想當大官、又想發大財,長期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進行經商營利活動,大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將商品交換原則帶入中共黨內政治生活,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

江澤民外甥倪發科

2015年2月28日山東省東營市中級法院公開宣判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受賄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倪發科被判有期徒刑17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100萬元人民幣。BBC中文網稱,倪發科妻子姓彭,是江澤民妹妹江澤慧和彭振華的女兒。

作者署名”花玉喜“的文章披露,倪發科在安徽大昌礦業〝以暗股形式持有一定比例股份,而且是大股東〞。2009年7月,霍邱縣人大全票通過獎勵大昌礦業6億元決議,當年霍邱年財政收入只7億,一個縣級政府拿出年財政85%資金獎勵民營企業,這真是聞所未聞。

文章指出,倪發科絕不會也不可能有多少億資金入股,倪這一大股東股份自然是吉立昌拱手相送。大昌礦業下轄八子公司,年收入30多億元。

文章稱,倪發科在接受吉立昌、黃某某等大量好處後,放下副省長〝架子〞親自為吉立昌公司跑環評、項目審批手續,挪用國家保障房用地指標,幫其低價購買探礦權。倪發科屢次違規為黃某某四處打招呼,幫助其更改項目規劃、調整容積率、逃避處罰等。

“亦官亦商”江綿恆是典型

北京青年報的政知局公共號2015年發表的《江綿恆的人生角色》一文,以官方媒體驗證了諸多江綿恆亦官亦商的說法。

文章稱,1994年9月,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創辦,海歸工科博士江綿恆以此為舞台,在中國正式踏入商海。江綿恆1993年1月回國,正是江澤民已於1992年黨政軍大權在握,江綿恆回國後任職於中科院上海冶金所,隔年卻轉身搞起股權投資。

1999年12月2日,國務院宣布的任免名單中,令人跌破眼鏡的出現了江綿恆的名字,他被江澤民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坐著火箭擠進來國家領導人的行列,任職18年之久。

1997年7月至2002年,江綿恆任上海冶金所所長,同時聯手王永慶長子王文洋創辦宏力半導體,並以上海聯和投資控股了上海航空、上海機場、上海汽車等十數家上市公司。

現任所長王曦院士就是當年江綿恆從德國挖回來的。這樣的描述令人感想,江綿恆當時就看到了信息產業的造金吸金能力,而且從那個時候就知道在重要位置安插自己的人。

在江綿恆之前,還未有以中科院副院長之職兼任上海分院院長的先例。這一兼就是6年(至2015年1月6日)。在中科院11個分院中,上海分院體量較大,地位特殊,其時擁有7000人之眾的上海分院,是中科院科研和高技術創新的重要基地。

2003年9月,他實際領導組建的中國網通以2億元投資了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的“九州在線(後改名為“天天在線”)。緊接2004年,再透過上汽出面發起成立“安邦財險”(安邦保險的前身),等等。

《江澤民其人》一書指,沒有“中國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闆,他揚言說要吞併“北方電信”,其實“網通”早已經讓江綿恆給折騰空了,他根本沒有能力收購“北方電信”。為了解除江綿恆的危機,江澤民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江綿恆把網通三次整合後又統統撤銷,在令人眼花繚亂的整合、撤銷把戲中他把國家電信資產都收集到自己荷包里。

《江綿恆的人生角色》2015年1月19日首發的時間密碼,2015年1月12日至14日曆時三天的中紀委十八屆五中全會上,習近平直接點名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蘇榮等案,但表示反腐“還沒有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長久以來,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在坊間素有“天下第一貪”、“中國第一貪”、“上海灘的大哥大”稱號,至今都是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