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陸媒:郭文貴"爆料"內幕 海航內鬼供"料"編造而成

一起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的偵破,正將外逃富豪郭文貴在海外網路爆料的蓋子揭開。

今年6月,民航局空管局原管制員宋軍、海航集團原員工馬叢二人,因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被警方刑事拘留。

記者獲悉,2015年起,宋軍按照郭文貴的指使多次聯繫馬叢,要求馬叢為其搜集海航公司客戶的飛行記錄、航班信息等公民個人信息,並將這些信息提供給郭文貴,供郭文貴將此作為其手上的“料”。

在宋軍和馬叢看來,這些所謂的“料”只是單純的公民個人信息。而北京盤古氏投資公司實際控制人郭文貴在海外的爆料,則系通過這些“料”胡編亂造、肆意歪曲。

2016年,宋軍(左二)在英國倫敦與逃亡富豪郭文貴(左三)合影。A16-A17版圖片/受訪者供圖

7月8日,犯罪嫌疑人宋軍提及自己家人痛哭流涕。

7月8日,犯罪嫌疑人馬叢在看守所接受採訪時掩面而泣。

4月19日,郭文貴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爆料稱,某高級官員曾指使他調查另一位高級官員的親戚,並透露該官員親戚的私人飛機編號和航班資料。這一由郭文貴指使進行的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行為,被其輕易包裝出“高層內鬥”的背景。

接近案情的人士分析,宋軍、馬叢給郭提供的“內部信息”,是乘客身份信息、航班起降時間和機型機號等信息。但這些個人信息到了郭文貴手裡,就成了可以歪曲解讀、移花接木的依據:如果隨行乘機人員中有女性,就是在飛機上淫亂;如果乘坐的是新飛機,就是航空公司買了送給領導親屬的禮物;如果經常乘坐公務機,那就一定有該公司的股份。

目前,公安機關已向檢察機關提請批准逮捕宋軍、馬叢。

非法獲取海航某客戶信息

憑藉來自海航“內鬼”馬叢的信息,宋軍化身成為郭文貴在海外網路爆料的深喉。

但宋軍自己未能意識到這一點。7月8日,已被刑拘的他痛哭著說,他被郭文貴利用並出賣。

多方證據顯示,郭文貴關於高層官員及其親戚的爆料,系他指使宋軍從馬叢處獲得的海航某客戶個人信息編造加工而成。

4月22日,郭文貴在海外網路社交軟體上爆料稱,某高級官員的親戚向波音定製787飛機,甚至帶一名女模特在飛機上淫亂。

宋軍在近日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到此事。宋軍在看到這些內容後意識到了郭文貴帶來的危險。“那時我覺得自己闖大禍了。”

“我覺得他太能編,飛機哪能隨便送人呢?”宋軍稱,他隨即向郭文貴發了787公務機的產權說明,表示其屬於海航。但令其憤怒的是,對於這一糾正其錯誤的關鍵證據,郭文貴未予理會。

記者獲悉,這一產權說明由馬叢提供,包括波音787公務機的購買協議、租賃合同等文件。馬叢表示,目前海航只有一架787公務機,正式商業化運營是在2016年10月。這架飛機引進後,曾對外做廣告,外界可以進行包機業務。

另據馬叢供述,他在2016年9月工作時發現一位女性乘客的信息,遂在和宋軍聊八卦時提到此事。但對於飛機上的情況,他並無法獲知。

“他看見一男一女在飛機上,就能編出那個故事。”宋軍提高聲調說,郭文貴太善於想像,太能胡編亂造了。

對於郭文貴的爆料,海航集團也兩次回擊。

今年6月10日,海航集團發出聲明:郭文貴關於對海航集團的指控,包括中國政府高級官員及其親屬持有海航集團股權、787公務機上的不正當行為、在飛機採購過程中及跨境併購的違規行為等,是完全沒有事實根據、虛假的指控。海航集團保留通過所有法律途徑進行維權的權利。

一天後,海航集團再發聲明,表示決定起訴郭文貴。

事實上,更多的人也面臨個人信息遭到泄露的危險。記者獲悉,在馬叢間接提供給郭文貴的信息中,除了海航某客戶的信息,還包括其非法獲得的不少國內知名人士的護照信息等資料。

對於其中不少中國知名商人的飛行記錄等個人信息,郭文貴向宋軍解釋其索要的理由是——中國經濟起伏不定,這些人的行程信息能反映中國的經濟趨勢。

警方統計顯示,2015年12月至2017年3月間,宋軍將馬叢按照其要求查詢整理的部分公司客戶的包含飛行日期、起落站、航班號、機型、機號等內容的涉及146人的561條行蹤軌跡信息,通過郵箱分三個批次提供給郭文貴。

曾試圖攀附海航客戶以求結束逃亡生涯

多方信息源透露,郭文貴在爆料攻擊海航某客戶前,曾試圖攀附該客戶,以求結束逃亡生涯,順利回國。

宋軍也提到,郭文貴起初試圖獲取海航某客戶相關信息的原因在於——“郭文貴說他想跟這個人認識認識,幫助他回國。”

據宋軍介紹,2015年8、9月份,郭文貴便開始向其打聽前述客戶的信息。巧合的是,2015年10月,在美國拉斯韋加斯的一個航展上,宋軍與時任海航集團旗下金鹿(北京)航空有限公司員工馬叢結識。

馬叢稱,2015年12月,宋軍向其打聽海航某客戶。得知他與該客戶的秘書認識之後,宋軍向馬叢提出,希望他安排其和該秘書一起吃飯。他認為,郭文貴之所以查詢海航某客戶的相關信息,是想找機會接近該客戶。

宋軍稱,郭文貴在收到海航某客戶的個人信息後,又追問該客戶在國外的入住酒店地址等信息,但宋未能提供。

宋軍說,公務機是很個性化的產品,為高端人士服務,通過獲取個人信息可以研究他的喜好。“我以為他就是想拍人馬屁,郭文貴在這方面挺細緻的。”

但郭文貴在日後將其提供的海航某客戶個人信息截圖,通過胡編亂造,佐以文字說明,發表在海外網路上成為“爆料”證據。宋軍在向記者回憶起此事時痛哭流涕,稱自己遭到郭文貴出賣。

宋軍向郭文貴“喂料”的行為,持續了1年多。2015年12月,宋軍向馬叢索要了海航某客戶及其家人的簽證和護照等信息,並將此通過截圖發送給郭文貴。據馬叢供述,這是他第一次向宋軍提供信息。

2016年3月初,宋軍讓馬叢多關注海航某客戶的信息,並在之後不時在微信里問他最近有沒有什麼動向。後來,關於海航某客戶的乘機信息一有更新,馬叢便通過海航集團內部的金鹿系統查詢,並通過微信發給宋軍。

警方查獲的郭、宋兩人在社交軟體WhatsApp上的聊天記錄顯示,郭文貴還直接點名多人,要求宋軍提供國內一些知名企業家、官員家屬和演藝界人士,以及中東、西方政要及親屬等公眾人物的個人信息。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郭文貴對海航某客戶的關注度明顯提高。宋軍的筆錄顯示,郭文貴讓其提供該客戶與海航高層的動向,並希望他多關注該客戶的喜好、朋友和聯繫方式等信息。

2017年初,郭文貴對海航某客戶個人信息的需求發生轉向。他要求宋軍總結海航某客戶與其家人在2016年所有的行程、飛行班次名單等飛行記錄,並讓宋軍聯繫前述客戶的秘書,打聽該客戶與海航高層之間的關係。

記者獲悉,宋軍通過馬叢獲得了海航某客戶2015年、2016年兩年的飛行記錄,並做成Excel表格發給了郭文貴的秘書王雁平。

馬叢的筆錄顯示,他提供的信息主要包括旅客行程信息(乘客姓名、證件號、航班號、出發地、目的地等)、“787公務機”飛機信息(787的座位布局、飛機證件、資產方面的材料)。

馬叢告訴記者,他在向宋軍提供海航某客戶的個人信息時,均未對同機人員的信息進行處理。他說,一般查詢完前述客戶的個人信息,他就會截圖或者整理成EXCEL文檔,直接複製粘貼發給宋軍。

但馬叢沒想到的是,這些截圖在日後被郭文貴發在海外網路上,肆意篡改形成所謂爆料。

目前,在海外網路頻頻爆料的郭文貴,已在海外逃亡3年左右。多方消息顯示,郭文貴在2015年到2016年期間,曾多方尋找高層關係,希望有人幫其擺平自己的問題,以求回國。

但事實並未如他所願。今年4月19日,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國際刑警組織已經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貴發出了紅色通緝令,也就是“紅色通報”。

海外爆料信源鏈條

在郭文貴海外爆料的信源鏈條中,宋軍充當了最關鍵的角色。而郭文貴也在長期以來,利用多種方式拉攏宋軍,使其對自己的要求照單全收。

今年47歲的宋軍是北京人,先後在華北空管局、民航局空管局擔任21年的管制員。2015年,他從民航局空管局辭職。2012年4月,宋軍在香港註冊創辦順達煌嘉航空客機發展公司,由其父親擔任法人,自己擔任財務總監。

馬叢今年35歲,畢業於中國民航大學,曾在多家航空公司工作,後入職海航集團金鹿(北京)航空有限公司擔任值班員。

根據警方介紹,宋軍與郭文貴的相識,源於其在2008年對郭的一次出手相助。2008年,宋軍在民航局空管局總調度室任調度員,郭文貴的秘書楊克森等人通過關係找到宋,要求加快審批郭文貴公務機的一個緊急飛行計劃。宋軍幫其聯繫加快審批後,郭的秘書請宋軍到盤古大觀吃飯。宋向郭的秘書提出,希望與郭結識。2009年,在郭文貴的盤古大觀,宋軍首次與郭見面,兩人自此正式結識。

宋軍告訴記者,郭文貴是國內最早買公務機的一批人,而公務機行業的客戶數量在全世界不超過3000人。他日後與郭文貴的深度接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覺得可以把他培育成潛在的客戶。

2014年,郭文貴外逃海外。2015年,宋軍送女兒出國讀書,通過與郭文貴的貼身助理王雁平聯繫後,對方表示郭文貴希望與其聯繫。

中斷聯繫6年後,郭、宋兩人再度取得聯繫。讓宋軍意外的是,兩人的關係在這一次突然升溫。事後的種種信號顯示,此時的郭文貴,已經意識到宋軍可能提供給他常規渠道無法獲得的信息。

“他開口一個兄弟,閉口一個兄弟,挺親熱的。”宋軍回憶說,與一般的公務機機主相比,郭文貴更能讓人接近,而這也成為之後一切事情的開端。

郭文貴的馭人術

在與宋軍的交往中,郭文貴展示出其善於馭人的一面。而宋軍也在與馬叢的交往中,利用自己在行業內的影響力等,令其言聽計從。

自2015年下半年開始,宋、郭兩人的關係不斷升溫。2016年2月、5月、12月,宋郭兩人先後在英國倫敦三次見面。與此同時,郭文貴多次向宋軍索要海航某客戶的飛行目的地等個人信息。

宋、郭之間的聊天記錄顯示,兩人經常在深夜聊天,互稱兄弟。其間,郭文貴還通過發送黃色圖片等方式拉近兩人關係。郭文貴還曾向宋軍發出邀請,讓其全家在過年到自己在海外的家中過年。

根據宋軍的說法,他與郭文貴關係的迅速拉近,源於郭文貴在2016年中秋節對其女兒的接待。

在此之前,郭文貴曾派人到北京送給宋軍一張黑卡,稱“這個卡是全世界最牛的卡,黑卡在國外不限制消費,買飛機都可以!”但宋軍對這張黑卡並不感興趣,稱自己將把黑卡歸還。

送卡不成,郭文貴又通過宋軍的女兒展開攻勢。

宋軍說,2016年中秋節,他女兒去英國旅遊。郭文貴不但親自接待,還帶她下廚做包子,與助理王雁平一起和她喝紅酒,並發給宋軍多張與其女兒親密合影的照片及視頻。

郭文貴藉此進一步拉近兩人之間的關係。他對宋軍稱,“我是他的伯伯,我會盡其所能幫這個孩子。”

這樣的細節,讓宋軍覺得自己與郭文貴關係異常親近。他坦承,自此之後,郭文貴對他提出的事情,只要不是特別為難,他都會幫忙。

根據警方調查,郭文貴也對宋軍作出許諾,稱要為其全家辦理移民英國,並在倫敦幫其買房。

警方審訊發現,宋軍與郭文貴交往的主要動機包括:一是認為郭文貴是知名商人,成功人士,又有上層關係,故心生仰慕之意,想與郭結交;二是希望能夠承接郭文貴的公務機管理業務;三是因為宋軍的女兒在國外讀書,希望能夠得到郭文貴的照顧;四是郭文貴答應宋軍為其移民英國,並助其在英國買房。

移民和買房的承諾尚未兌現,宋軍便已失去人身自由。宋軍稱,郭文貴還曾提出要在香港租賃一個飛機位,除自己使用外,空閑時間則可以免費提供給宋軍的公司使用。但這一說法也只是空談。

在與馬叢的交往中,宋軍則儼然一副大哥形象。

馬叢供述,他感覺宋軍很有能力,把宋軍當做大哥看待,而且宋軍經常請他吃飯,出去玩,還送他禮品和紅包。所以對於他提出的要求,他盡量滿足。另外,他也想表現自己的能力,以後能有機會跟宋軍合作。

未料,宋、馬兩人沒能在事業上更進一步,反倒身陷囹圄。

“跟郭文貴在一起的人,不是死就是在監獄裡。像我這樣跟傻帽似的,他到最後都蒙我。”宋軍神情黯然地說道。

采寫/新京報記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