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離他們遠點 以免上天打雷劈他時傷到我們

——保護他 也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我不想猜測他們為什麼這麼做,也許他們有官方旨意,也許有別的動機,但他們的行為是非常可怕而具有殺傷力的。因為物業發聲明我們能輕而易舉的攻破,去斥責,但他們以理客中的方式出擊,拋出大量虛假、扭曲、斷章取義的信息,能讓本來清晰的事件變得渾濁而混亂,讓關注整件事的人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去分析一些本來不用分析的事情。

(杭州火災)事到如今,三人組的嘴臉應該能看得很清楚了吧?其實之前很多次公共事件,他們都是這個套路——

一個負責理客中,以記者身份挖掘所謂的“內幕”,然後製造反轉;

一個負責定基調,以場外評論員的身份說“XX你真是太善良了,太笨了!”,用感性的手法引起旁觀者的同情;

剩下一個跟狗一樣,對有理有據提出質疑的人撲上去一頓猛咬。

由於這套組合拳非常厲害,三個人粉絲加起來上千萬,之前的多次公共事件,他們順風順水,披荊斬棘。

可這次他們栽了。為什麼栽?

並不是反對他們的“我們”有多強大。我們依然是弱勢群體,現場第一份錄像也是唯一的錄像,還是負責理客中的那位找到之後公布的,這說明他們依然牢牢的佔據對一手信息的把控權。

這次是因為,受害者無限接近“完美受害者”。

白手起家,辛苦創業,一家五口,和諧美滿。

出事之後,有條有理的寫微博,要公道;

直接的縱火嫌疑人當天就被抓捕;

三個小孩的漂亮可愛與無辜枉死也很容易激起大眾的同情;

最關鍵的是:不少人都居住在城市裡,也有不少人住在10層以上的高樓。大家都是很辛苦賺錢才買的房,供樓貸款估計還得好幾十年。

我們自然而然都會想到:如果我住的樓消防設施也不達標呢?……

我們來看三人組的策略:

一開始,三人組按照過去多次事件的成功反轉經驗,準備往“受害者要求巨額賠償”的方向拐。不知道為什麼,在中國,如果你是受害者,大家同情;如果你要求多一點賠償,大家立刻就覺得你不應該,“你是把自己的親人當人血饅頭了”;

結果碰壁了——因為1.受害者這次是億萬富翁,恰好不缺錢;2.受害者聲明真相出來之前絕不接受任何賠償,先斷了“要錢”的路子;

然後,三人組開始挖掘問題核心進行反轉——消防栓有沒有水。

按照過去的經驗,很多網友是不管事情究竟如何的,他們喜歡看反轉劇,只要反對方拿出一點疑似證據的材料,哪怕漏洞百出,網友也不會去想,然後就興奮的轉發——反轉了反轉了!

結果這回很不幸,他們又碰壁了——由於拿出的證據太粗糙,很容易就被戳穿了。最關鍵的一點是,這次大家有切身體會,害怕自己家變成那樣,都很關心細節,而消防栓和現場照片的細節如果真像三人組所說,那就經不起推敲。於是,一推敲,就露餡了。

於是接下來三人組進行了第三輪反撲,昨晚三人組裡的排頭兵,那位號稱有理想的記者,竟然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新的問題:

“怎麼沒人問一句,保姆為啥放火呢?”

很明顯,這個問題背後的動機十分險惡,他是要把整件事引向以下幾種方向:

1.主人一家對保姆極差,虐待保姆,導致保姆忍無可忍,復仇(一個黑心資本家對無產階級的摧殘)

可惜這一條極難成立,因為事情報道當天就已經有不少主人對保姆很好甚至借錢給保姆買房的信息流出(但這位記者或許有能力讓這件事反轉噢!)

2.男主人和保姆偷情,被女主人發現,保姆和男主人商量,於是決定殺人滅口,男主人外出製造不在場證據(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西門慶潘金蓮故事)

這一條在事情發生第二天就出現了,造謠的還被拘留了,但如果這位記者往這方面暗示的話,相信人民群眾立刻能配合編出更有細節的版本

3.保姆在工作的時候發現男女主人的錢來路不正,掌握大量的犯罪證據,結果準備揭露的時候被發現,女主人準備殺人滅口,保姆為了自衛,失手放火(符合某些人對於有錢人的憎恨心理)

大家想想,上面三條是不是很荒謬?但其中第二條曾經造成大量的轉發,說明這是有市場的。

而且,即便最後大家發現這三條都不成立,但最寶貴的關注時間已經過去了,證明這三條不成立需要很長的時間,在這個過程里,關注事件的熱情耗盡了,事件的熱度也過去了。

而三人組攪渾水的目的,也達到了。

跟之前那些自干五不一樣,這三人組確實很可怕,能力很強。他們之前都因為公眾事件讓人關注,都打著專業的旗號,在自己的領域有一定建樹,也掌握一定的公權力(比如那位記者就有資格去採訪)。

在這種情況下,三人又以不同的風格、不同的角度切入事件,把整件事的所謂真相往他們安排好的角度去帶,普通的受害者哪經得起千萬粉絲號召力對自己的打擊?這在之前無往不勝。

這次其實他們也很容易成功。

但的確不能讓他們再這樣成功下去了。

蠢沒什麼,壞沒什麼,但像他們這樣聰明的使壞,會很可怕。

如果不經過這件事,讓大家知道他們在人格上是破產的人,那麼當下一個沒那麼完美的受害者出現的時候,他們又會繼續用上面的套路,用自己一套理性、客觀、中立的組合拳,把受害者打得永不翻身。

我不想猜測他們為什麼這麼做,也許他們有官方旨意,也許有別的動機,但他們的行為是非常可怕而具有殺傷力的。因為物業發聲明我們能輕而易舉的攻破,去斥責,但他們以理客中的方式出擊,拋出大量虛假、扭曲、斷章取義的信息,能讓本來清晰的事件變得渾濁而混亂,讓關注整件事的人需要耗費極大的精力去分析一些本來不用分析的事情——比如上面那位記者所說的“怎麼沒人問一句,保姆為啥放火呢?”……他一句話,我們離真相,也許又要多繞幾個圈。

真的,非常可怕。

生活離我會遠離這種人。我怕上天打雷閃電劈下來打他的時候傷到我。

但在網路上,我們應該儘力保護好受害者,保護好這位辛苦維權的父親、丈夫。

其實,保護他,也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最後,其實我本來這篇文章也不打算寫。但我看到昨天受害人帖出的照片,被這張所擊中了——

這是一個多麼美滿的家庭,我能想像到這位父親看見三個小孩在家無憂無慮玩耍時的那種欣慰跟滿足……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我不確定我能有這麼強的精神力,支撐我維權,支撐我有理有據的回應像三人組這種高智商王八蛋的屢次咄咄逼人。

所以,我只是基於人類最基本的良知,站出來,支持他。

支持到底。

延伸閱讀:劉夙:正是這樣,林生和物業討說法、收益的更是我們

杭州綠城火災,我互關的幾個賬號捲入了罵戰,導致我這幾天動不動就刷到罵人帖。

現在一出了火災,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去看消防專家麻庭光如何評論。你不一定非要贊成他的所有觀點,但他能從歷史和人文的高度審視消防,能提供其他人提供不了的視角。

這次,麻庭光在接受《南方周末》採訪時是這麼說的:

【美國在上世紀70年代,也是一個“小火亡人”的高發時期。

由於家居可燃物的增多,那時的美國火災形勢嚴峻,正是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消防系統開始審視自身的問題,通過翔實的數據全面分析了美國當時嚴峻的火災問題,1972年給尼克松總統提交了美國消防形勢調查報告《美國在燃燒》。

《美國在燃燒》極大震動了美國社會,成為美國第二部消防立法的催化劑,也成為了美國消防制度改革的導火索。也是從1970年代起,火災報警器、自動滅火裝置才逐步開始在美國的家庭中逐漸普及。

類似林生斌家這樣的悲劇,在美國已經不太會出現。因為美國的安全是可以花錢買的。富裕階層都習慣於給自己的價值不菲的房子投保,而保險公司在評估階段就能夠發現房子存在的各種安全漏洞,同時鼓勵你填補這些漏洞,例如安裝煙霧報警器、噴淋裝置等,保費都能給一定的減免。美國的消防隊還會給富人提供將自家的煙霧報警器信號接入到911的付費服務。

這次大火刺痛了大眾的神經,對行業也許是一次機會。在美國,消防從來都是由富人帶動,而窮人受益。】

麻庭光這些觀點,讓我豁然開朗。

林生斌顯然是富人階層。他能買得起這種保姆房和主人房隔開、各自有電梯的大房子。他一家多數人都拿幾內亞比索綠卡,孩子上國際學校。作為窮人,我希望他能帶動中國消防的進步,最終讓我們也受益。畢竟,有美國的先例在前面,即使具體實現的途徑不同,但相信不會是一條沒有把握的新路。出於這個大方向,不管最終能不能成功,我都支持他面向綠城的維權行為。道理很簡單,光處理一個保姆,不會讓你負債纍纍買的住宅里自動出現噴淋裝置。因此,我覺得沒有必要苛求一個“完美受害者”,即使他的言論中有一些事實錯誤,也應盡量容忍。

對於已經開始和苦主當面硬懟的幾位,我好奇的是:你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希望達成什麼樣的宏偉目標?如果你們也是真心為了中國消防的進步,能不能放過當事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公元1874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