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解放後」延安苦難與毛澤東不回延安

最近,讀了三篇有關延安的文章:“一九八〇年新華社內參:延安已經餓了十好幾年啦”;“馬雙有:毛澤東不回延安害怕被老百姓質問”;“謝選駿:延安人民比親弟弟和親兒子還讓毛澤東糾結?”讀後頗有感觸。中共宣傳經常說,新舊社會兩重天,這話倒過來用於延安正合適。中共建政前,延安人民安居樂業;建政後卻受苦受難。因盤剝延安人民而鑽出山溝,登上北京金鑾殿的“人民大救星”卻對延安苦難不聞不問,至死不曾回延安看上一眼;因為毛澤東有心病,感到愧疚,也不敢面對延安人民質問。

“解放前”溫飽有餘“解放後”挨餓受凍

一九七四年夏天,幾位新華社記者曾經訪問過延安。當時,延安街頭討飯人數之多、情景之慘,給他們留下了痛心徹骨的印象。這些要飯的人白天沿街乞討,晚上就露宿在街道兩旁的屋檐下。一天夜間,記者到原《解放日報》社門口轉了一趟,只見大門兩側的人行道上,橫七豎八地睡著五十多個要飯的人。幸而時值盛夏,要在嚴冬那該是何等的悲慘!

一九八〇年,四位新華社記者採訪延安,要飯人數減少,仍然遇到八個要飯的。記者認為,這表明陝北的農民已經從貧困飢餓的“深溝”里,開始往上爬了。延安要飯的人減少了的消息傳到北京,人人皆感到興奮。記者心裡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在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三十一個年頭,我們還要把要飯人數的多寡當做一把尺子,去衡量農村形勢的好壞,這是多麼令人心酸的標準呵!

記者了解到,北部七個縣的一百零四個公社中,有三十六個公社從合作化以來基本沒有過過好日子,在饑寒交迫中掙扎了二十來年。記者採訪了王家灣,這裡曾是毛澤東、周恩來等人在一九四七年率領中央機關轉戰陝北途中居住的地方,共住五十八天。

記者採訪了當年接待過毛澤東的王家灣行政村代表主任、現任公社黨委委員高文秀。高家正吃午飯,小孩吃麵疙瘩湯,大人吃糠拌苦菜。只有一隻缸里還有一點高粱,鍋台上還剩半盆面,幾乎再無餘糧。高文秀縮著脖子斜靠在炕壁上。炕上有一片爛氈,角上堆著兩條破被。記者感嘆,一個入黨四十五年的老人,晚景如此凄涼,他們一時語塞鼻酸,說不出話來。

高文秀說,已經餓了十好幾年啦。但是,高回憶起,一九四七年“那時候好啊,比現在好多啦。”當時部隊來了三百來人,王家灣村十七戶人家,一百多口人,能容下這麼多人吃飯。你們想,要是俺們沒有餘糧咋能成?就說俺家,那時八口人,在村裡是窮戶,一年也要打十四五石糧,土豆還不算在內,腌的酸菜,曬的干瓜片、干紅豆角也吃不完。高文秀的回憶與對比,顯然說明“解放前”比“解放後”強得多。那麼,毛澤東在延安領導農民鬧革命,究竟是為的什麼呢?中共怎樣解釋這場革命給延安革命根據地帶來的苦難呢?

毛整肅三位陝北革命領袖

中共建政後,毛澤東的足跡遍布大江南北,大河上下。毛澤東在延安住了十三年,延水甜、小米香的延安支持他打下紅色江山。他登基紅朝皇帝之後,最應該感恩、最應當探望的地方,必是延安。延安是他最應該去的地方,而他竟然從未去過。這是什麼原因?

馬雙有認為:毛澤東不回延安害怕被老百姓質問:陝北的革命領袖怎麼都成了“壞人”,因為毛打倒了三位陝北百姓的偶像。“心病”可能就在於此。毛澤東有難言之隱,想起來就讓人尷尬、難堪的心情,最終一次也沒有去過延安。這個“心病”,牽涉到毛澤東親手打倒的三個陝北人民最崇敬最懷念的人物。

一是打倒高崗。高崗是與劉志丹齊名的陝北根據地創始人。劉志丹犧牲後,高崗就成了陝北的一號領袖。當衣衫襤褸、飢腸轆轆、丟盔棄甲的中央紅軍艱難長徵到達陝北時,是陝北人民收留了他們。毛澤東和黨中央由此紮下了根,不斷發展壯大,縱橫馳騁,最終從國民黨手中奪取了政權。

然而,中共建政後,毛澤東先是重用、後來卻整肅高崗,把他定性為“反黨集團頭子”,他被逼自殺身亡。毛澤東自感無法面對陝北人民,對高崗前後態度的巨大反差無法予以合理解釋。這可能是毛在五十年代沒有去過延安的主要原因。

二是打倒彭德懷。儘管彭德懷原籍湖南,卻是陝北人民心中的大英雄,一曲保衛延安的故事家喻戶曉。國民黨大兵壓境之時,身為解放軍副總司令、第一野戰軍司令員的彭德懷,親率三萬兵馬連戰皆捷,打敗胡宗南的三十萬大軍,接連收復延安,收復陝北,佔領陝西,收復大西北。彭德懷和毛澤東一樣在陝北戰鬥了十三年多,與延安人民結下了深厚的感情。然而,在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上,彭德懷卻遭到毛澤東整肅。

毛明知道彭德懷在廬山會議所提意見是正確的,無數事實已經充分證明,真理掌握在彭德懷的手裡,對彭德懷的一系列批判打擊是完全錯誤的,但毛就是不予平反。在文化大革命中,毛更把彭抓進監獄,迫害致死。所以毛澤東一提起彭德懷,一方面又恨又惱,一方面又有點發虛發慌。由此他不願去懷念彭德懷的陝北和延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毛澤東若去延安,陝北老百姓就要問:為什麼要整彭老總呀?他在廬山會議上提的意見,一條條都錯在哪兒呀?彭老總在您領導下打了那麼多勝仗,一心為老百姓,怎麼會是反黨反您老人家呀?

三是打倒習仲勛。習仲勛也是僅次於劉志丹和高崗的陝北著名農民領袖,習二十歲出頭就擔任陝北蘇維埃主席,被毛稱為“娃娃主席”。由於他善於解決少數民族問題,毛澤東曾經讚揚習“比諸葛亮還能幹”。習仲勛擔任過第一野戰軍政委,是為彭德懷的得力助手。中共建政後,習任西北局主要領導。劉志丹早逝,高崗自殺,習仲勛就成了陝北的一面旗幟,五十年代中期,毛澤東重用習仲勛,調習任中央宣傳部部長、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

但是,一九六二年,康生以小說《劉志丹》反黨為借口,製造“習仲勛為首的反黨集團”冤案,西北、陝北和延安的一萬多地方幹部都被牽連進去,都成了“反黨分子”。對於這個冤案,毛澤東予以肯定,趁機在全國大搞全面階級鬥爭。毛撤銷習的中央宣傳部部長、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一九六五年,習仲勛被下放到洛陽礦山機器廠任副廠長。文化大革命中,習仲勛受到殘酷迫害,被批鬥。一九六八年,習仲勛被接回北京衛戍區“監護”,實際上蹲監獄。一九七五年,習仲勛解除“監護”,仍回洛陽。對此,陝北和延安的一萬多地方幹部喊冤叫屈,怨聲載道,尤其是許多延安人十分不滿。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如何回陝北回延安?

毛澤東有心病無顏回延安

高崗、彭德懷、習仲勛,這些陝北根據地的革命領袖,一個個都被戴上“反黨分子”帽子,有的竟因此死於非命。上萬的西北、陝北和延安的地方幹部都成了“反革命”,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毛澤東如果到了延安,老百姓會問:陝北的革命領袖怎麼都被打成了“壞人”,你們中央紅軍當年如何能進了陝北?如何能在陝北紮下了根?陝北的基層幹部都成了壞人,您老人家如何能在這裡生活了十三年,在這裡打出了新中國?

馬雙有認為,毛澤東建政後二十七年一直沒有去過延安,“心病”可能就在於,不敢面對延安父老鄉親的質問。馬雙有就此賦詩一首:

夢裡幾回趨延安,

又恐陝北起長短。

劉高彭習今何在?

領袖苦衷對誰言!

謝選駿則認為,毛澤東為了奪取半壁江山的最高權力,連自己的親弟弟和親兒子都可以哄騙、出賣、犧牲,其黑心厚皮,古今不多,還會對延安老百姓無言以對?

筆者認為,毛澤東如果到了延安,延安老百姓雖然不敢當面質問,但內心裡會責罵一片。幾百萬人腹誹,中共是無法治罪的。不過,對於延安老百姓的憤懣、怨氣,毛澤東恐怕心知肚明,乾脆就再也不去資助他發跡的那個窮山溝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爭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