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永遠隱瞞正式國號 周恩來自有辦法

從正常人邏輯說,既然是「民主共和國」,當然屬於人民,沒必要畫蛇添足,但戲法就在此處伏筆,周恩來自有辦法,全稱為「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這個帶「民主」定義的正式國名,中共只讓它在1949年10月《共同綱領》中出現過一次。這在周恩來簡直就是輕車熟路,小菜一碟,讓人提出名詞太長,應用不便時,可以「簡稱」。其實一共九個字,並不長,比起「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的譯稱還少三個漢字,簡化掉的應該是重複用語「人民」二字,簡稱為「中華民主共和國」,最後卻專門把民主二字化掉,大家都對簡稱心無芥蒂。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不是中共正式國號。

在1949年以前,全中國大城市中大、中學生,甚至小學生的作文,結尾都離不開一句話:“建立民主、富強的新中國 。

全國民眾,尤其學生對民主的期望,可謂“若大旱之望雲霓”。

這也是中共長期宣傳的結果,國民黨不提“民主”,而民主是中共進攻國民黨的主要武器,以此喚起知識界,向國民黨施加輿論壓力。一再製造輿論:反對一黨專制,要求國民政府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各黨派通過民主協商,建立民主聯合政府。

人算不如天算,中共副座劉少奇提出“和平、民主新階段”,準備到國民政府中參政,進行“合法”鬥爭,不到三年形勢急轉直下,對手出於恐懼,慌忙後撒,毛澤東興奮地鼓動全黨:“現在打仗就是走路,解放軍走到哪裡,解放到哪裡。”中央軍撒得急,中共軍追得快,國軍在東北的殘部慌忙從葫蘆島乘軍艦逃走,蔣經國在重慶乘吉普車與追擊的共軍搶時間賽跑。

毛澤東躊躇滿志,嚮往著蘇聯式的一黨專政。在1953年斯大林逝世之前,中共還不能獨立,毛原本對建立國家形式並不感興趣,尤其是怕自己提出的各民主黨派、民主協商建立的那種民主聯合政府:執政黨還要對各黨派“負責”不能像延安那樣恣意而行、無法無天,拉來個“開明”地主李鼎銘裝裝門面,就可以大唱“建立了敵後根據地,實現民主好處多;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了。

斯大林畢竟是和丘吉爾、羅斯福一茬的老一代政客,老謀深算,眼光要遠些,自1948年派米高揚到西柏坡,與中共交換情報後,“提示”必須拉攏反蔣及中立的黨派到中共周圍,以爭取全國中間民眾。

那時一首流行的創作歌曲詞是:“毛主席提出好主張,建立民主共和國”,向來黨員都被蒙在鼓裡,以為這是毛的偉大決策,廣大黨員只管去起“模範帶頭作用”,至於中蘇兩黨的勾結與師徒關係從來是黑箱作業;儘管口號一再變,有時是180度的大轉彎,基層黨員始終感到“英明偉大”,是“及時”調整決策。

斯大林出題目,中共難作文章,因為中共中央在自己長期造成的民主輿論面前,真是作繭自縛,怎樣搬起石頭不砸自己的腳卻是面臨的一大關隘。中共如何在民主招牌之前,斬關奪鎖?

第一步是消滅“民主”,但不能公開食言。第二步是灌輸“專政”,藉助列寧詭辯。

在共產洋教原教旨中,沒有民主的地位,“民主”只是手段,用以進攻國民政府,而對內只是用來“調動積極性”,為“集中”獨裁鋪路,以利“貫徹執行”。

共產黨意識中,“民主”是屬於資產階級的腐朽的不中用的東西;是破壞黨的統一,威脅黨領導權的“反動”觀念。

馬克思要打碎的就是這種“民主”的國家形式,至於建立新的國家機器,從來沒有“無產階級民主專政”之說。

中共中央再次面臨世界觀與方法論的矛盾,不能用直接的方法收回對各黨派的邀請,或冷淡接待,相反毛還要事必躬親,親自到北京火車站去迎接孫中山遺孀宋慶齡“大姐”及各黨派領袖及無黨派民主人士。

民主作為手段在黨文化中大有“排場”。於是召開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六國飯店、北京飯店大開筵宴,中南海懷仁堂會場莊嚴:討論國家大事。國旗、國歌,大家充分發表意見。美術家、音樂家徐悲鴻等人都熱情參與,建議國旗當採取民族形式,以中華民族的象徵黃河為中心,既然中共喜歡紅色,也可以兩全其美,紅旗中間橫貫一條標誌黃河的金帶或黃帶,無神論的中共代表及幫襯者卻說不吉利,有分裂之徵;至於國名,不搞蘇聯式的聯邦,參照世界民主國家如美利堅合眾國“聯合的各州”之意(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歌詞中所說“毛主席提出好主張,建立民主共和國”,大家當然擁護,熱烈鼓掌。不過中共要把一貫的招牌“人民”二字冠在前面。

從正常人邏輯說,既然是“民主共和國”,當然屬於人民,沒必要畫蛇添足,但戲法就在此處伏筆,周恩來自有辦法,全稱為“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這個帶“民主”定義的正式國名,中共只讓它在1949年10月《共同綱領》中出現過一次。這在周恩來簡直就是輕車熟路,小菜一碟,讓人提出名詞太長,應用不便時,可以“簡稱”。其實一共九個字,並不長,比起“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的譯稱還少三個漢字,簡化掉的應該是重複用語“人民”二字,簡稱為“中華民主共和國”,最後卻專門把民主二字化掉,大家都對簡稱心無芥蒂。因為都以為簡稱不是正式名稱,不去掉人民二字而去掉民主二字也無所謂,不是什麼大事;中共卻早已防備“循名責實”:

人們不免要想要問:既然是民主共和國,怎麼《人民日報》一篇社論,就可以把幾百萬公民以反革命名義槍決?為什麼不經議會就可以對學生市民動用坦克屠殺,以及對農民土地、私人企業以運動“歸公”等等無數非法行為?

於是在“開國”典禮上毛正式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是不經意的忽略?不是,講稿上就是這樣寫的,在如此重大場合、歷史關健時刻不用正式名稱,卻用簡稱,真是奇哉怪也!不容思考,間不容髮,人們都被緊接著的下一句話,激動得歡呼雀躍,那便是“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天安門城樓上下包括“人民”共和國的中央政府付主席宋慶齡、張瀾老人及各位部長張伯鈞、羅隆基等民主人士都沒注意到他們長期追求嚮往的“民主”已被偷去,中國人民從此就要一步步跪下,他們自己就要“躺下”了。

從此一鍾定音,所有正式場合,正式文件一律用“簡稱”。“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的全稱,作為正式國名,永遠古董般留在《共同綱領》幾頁紙上。

中共加入聯合國,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中美聯合公報》等正式文獻,國號中都不見“民主”二字,正式國號已無人知道,簡稱在聯合國悄悄“扶正”。

從“整風反右”、“六四運動”至今,上至民主黨派,教授、學者,下至大中學生包括方勵之先生等學界名流,都一直沒注意到這歷史一瞬間的細節而形成了致命的誤區:你不能向共產黨要求它沒有的東西,它只好騙你,騙不過,只有殺你。猶如向騾子要後代,向寡婦要處女膜,向強盜要良心。

現在一聽說溫總理要民主改革,中共胡書記對外說“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國人、老外都不免勃然心動:“我們在幫助中國和平轉型啊!”“高智晟太激烈:我們孤立之!”“多少人退黨是笑話啦!”“生摘法輪功人器官是造謠啦!”沉渣泛起,不一而足。

稍安勿燥,請先回憶一段歷史。

今鍾阿波羅網博客:

http://tw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900&do=blog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今鍾阿波羅網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