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南海1976年宮廷政變 未被採用的第二預案

——抓四人幫軍隊支持是關鍵 毛遠新曾調軍隊入京

1976年9月底,華國鋒借約李先念、吳德在國務院小禮堂看電影為名,在後面小會議室密談。通過商議,他們不僅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辦法,還為解決「四人幫」問題提出了第二套預案:利用開會將「四人幫」逐出中央,但最終並沒有採取。

1976年9月底,華國鋒借約李先念、吳德在國務院小禮堂看電影為名,在後面小會議室密談。通過商議,他們不僅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辦法,還為解決“四人幫”問題提出了第二套預案:利用開會將“四人幫”逐出中央,但最終並沒有採取。

華國鋒(網路圖片)

華葉聯手準備兩套預案

1976年10月初,臨近抓捕“四人幫”的日子。從表面看,主要是政治局主要領導在忙;實際上,在京的大多數政治局委員都已參與,都在忙碌。

吳德作為北京市委第一書記,也加入了策劃之中。

吳德參與進來是在華、葉、李、汪幾個主要人物確定大方向之後,特別是華、葉決定採取行動之後。時間在9月底,吳德記得是29日或30日。

那天,華國鋒約李先念、吳德在國務院小禮堂看電影。接著,便在後面小會議室開始密談。華國鋒開始就給吳德交了底:“‘四人幫’的問題要解決,到解決的時候了。這關係到黨和國家的前途和命運,如果在我們手裡被他們篡黨奪權,我們就是黨和人民的罪人!”

吳德聽了,馬上表態:“‘四人幫’的問題是該解決了!”

但採用什麼辦法解決,吳德若有所思:“怎麼解決好呢?”

李先念事先參與了謀劃,已有些思想準備,他很傾向華、葉的預案:“一是抓;一是開會選黨的主席,看他們的態度,然後一個一個逐出中央。”

“開會我們是多數!”吳德很贊同第二方案。

“赫魯曉夫是怎麼上台的?”李先念問吳德。吳德比較清楚:赫魯曉夫當時在政治局是少數,他通過軍隊把中央委員找來,經過活動,中央委員擁護赫魯曉夫上台。所以,李先念又接著說:“我們中央委員中許多都是‘造反派’啊!”

確定抓捕方案

華同李、吳一直談到凌晨5點,最後意見還是隔離審查好。

國慶節後,華國鋒找吳德更頻繁了,因為他們倆住得很近,只有200米,同時華也知道必須依靠北京市才能萬無一失。

第一次,華找吳談,主要是談汪東興。將千斤重擔系汪東興一人,華國鋒必須把這個人看透。“汪東興是反‘四人幫’的!”吳德把他所了解的情況向華作了介紹,進一步堅定了華依靠汪的決心。

接著,華又與吳談了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吳忠,吳德對吳忠很了解,也堅定了華對吳忠的信任。

不久,華國鋒又讓吳德與主持軍委工作的陳錫聯聯繫,將北京衛戍區交給北京市統一指揮。

爭取軍隊支持是關鍵

在華國鋒一手抓北京市的同時,他還一手抓著軍隊,主要抓住時任政治局委員、主持軍隊工作的陳錫聯。

毛澤東去世後,作為軍隊工作的主持者,陳錫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部隊進入戰備狀態。同時,他遇到的第一個麻煩,則是毛遠新私自調瀋陽一個師向北京開進。他在獲悉情況後,馬上報告中央,並根據葉劍英的指示,預設部隊在山海關一線警戒,阻止了這個師向北京開進。

隨著情況的複雜變化,軍隊越來越處於風浪中心。而此時陳錫聯的態度,越來越關鍵。陳錫聯痛恨“四人幫”,他支持解決“四人幫”。

10月5日,華國鋒告訴陳錫聯將衛戍區交給北京市統一指揮。陳錫聯把吳忠召到家裡,特事特辦,先交指揮權,再補手續,當面將衛戍區的調動權交給吳德。

絕大多數政治局委員反對“四人幫”

除在京的政治局候補委員之外,其他在外的軍隊政治局委員也不同程度參與了這一行動。

許世友根本沒把“四人幫”放在眼裡。許世友與“四人幫”之間,用他的話講,叫“不是一條道上跑的車”。

李德生是上一屆中央副主席,他雖然被江青一夥擠出北京,但卻早已與葉劍英取得聯繫。

韋國清是鄧小平的老部下,一直對“四人幫”保持著警惕;政治局候補委員蘇振華一直同葉劍英保持著密切聯繫;政治局候補委員倪志福是工人階級的代表,對毛澤東、周恩來充滿感情,在會議上多次與“四人幫”展開鬥爭;陳永貴一向聽毛澤東的指示,擁護毛澤東選定的接班人。還有紀登奎和政治局候補委員賽福鼎也受“四人幫”的打擊,對中央主要領導與“四人幫”作鬥爭從內心擁護。

葉劍英在第一次與李先念商量解決辦法時,認為開會時“四人幫”的勢力只是少數。他搬著指頭一個一個地數,反對“四人幫”的是絕大多數,而江青、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加上政治局候補委員吳桂賢這半個,只有四票半。可以說,絕大多數政治局委員的態度,決定了此次行動向著勝利發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老人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