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揭秘明星街拍背後經濟鏈:拍一次至少花費上萬

設計圖片

1966年,紐約時尚攝影師比爾·坎寧漢(Bill Cunningham)厭倦了T台上模特們千篇一律的High Fashion冷漠臉和XS號超瘦身材,轉而扛起相機走上曼哈頓街頭,抓拍起行色匆匆的時髦路人,為了等到一個令人目眩的驚喜,他常常“花上幾天、幾周、甚至幾年的時間”。1978年,《紐約時報》為他的這些照片開設了專欄《在街上》。從此,時尚不再是超模、好萊塢明星的專屬,“街拍”作為獨立標籤延續至今,為素人們提供了秀場和實用穿衣指南——這正是其意義所在。

但去年6月去世的“街拍鼻祖”比爾可能怎麼也沒想到,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繞了一圈,“街拍”的意義又倒退回了50年前,再度成為明星們事業版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在這些數量龐大的照片背後,一條橫跨娛樂圈和時尚圈的經濟鏈條已經悄然形成。

Part1.被“玩壞了”的機場街拍

當紅毯變成網紅的戰場後,明星們的戰場又轉移到了哪兒?答案是:機場。連范冰冰都無心在戛納電影節與“五星紅旗姐”爭艷了,反正她早已憑落地法國時一套潮帥潮帥的機場look佔據了媒體版面。

僅上周四一天,就有“高筒襪少女”吳昕、“補丁亮了”霍建華、“大眼賣萌獨行俠”劉愷威、“愛讀書”的海清等一眾明星在全國各地的機場被拍到,人還沒上飛機,倩影卻早已上了頭條。各大娛樂網站最醒目的焦點圖位置,儼然成了常年連載的“機場圖集”。

僅7月6日一天,吳昕、霍建華、劉愷威、海清等明星的機場街拍就登上了各大網站

“機場圖已經被玩壞了。”曾一手將范冰冰打造成“范爺”、現任鹿晗經紀人的楊思維如是說。她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分析:最初,大部分明星在私下外出時並不太講究穿著,但隨著大陸狗仔偷拍勢頭的迅猛發展,他們的鏡頭往往埋伏於明星頻繁出沒的機場附近。於是一撥真正有好品味的明星在無意間“冒”了出來,大家才意識到,原來機場是一個“私服曝光的合理應用場景”。

那現在呢?“現在就很誇張了,我有時去機場碰見別的明星,有攝影師打燈的。”

豈止打燈,妝容、髮型、服裝、pose,乃至機場這個地點,都可能經過明星團隊的精心設計。那看似漫不經心的一個趕飛機瞬間,很有可能花費上萬,並且需要提前至少一周開始準備。這種被稱為“機場街拍”的行為,實際上早已偏離了“街拍”(street snap)的真正本質。

看似最不刻意的舞台

在成為眾人公認的“機場女王”之前,楊冪在機場也遭遇過極其尷尬的場面:2015年,她和陳偉霆錄完《十二道鋒味》(在線觀看)坐同一班飛機回北京,在機場的行李區,突然一群粉絲衝上來將陳偉霆團團圍住,每個人都掏出手機、相機對著他“咔咔”猛拍。而此時楊冪的粉絲由於進不來,還乖乖地守在出口。

這不過是兩年前發生的一幕,但目睹了全程的楊冪工作人員小科(化名)提起來時卻覺得恍如隔世:“現在走到哪裡都有粉絲跟著,可當時誰能想到粉絲追星能追到行李區啊!”

如今的楊冪,已然是眾人公認的機場街拍女王,回頭率超高

小科認為,在某種意義上,是韓國粉絲文化開啟了大陸明星的機場街拍時代:在“老粉”們還謹守“規矩”,不接機、不偷拍、不po照的時候,受韓粉文化影響的“新粉”們已經知道從哪裡獲取“愛豆”的航班信息,並帶著“長槍短炮”,光明正大地記錄、發布著偶像私下的一切蹤跡。“他們覺得這是粉絲的權利,也是為你做點什麼的表現——你不知道,他們真的很專業,專業的器材、專業的修片,專業的技術。不比職業攝影師差,更別說我們工作人員這些手機黨了。”

不過,無論是狗仔的機場偷拍還是粉絲的“精修大片”,都還只是娛樂新聞的佐料,並沒有被賦予“街拍”以時尚意義。但它們的存在,的確在日後成功扭轉了明星們的街拍態度:與其邋遢著被別人偷拍,不如自己打扮精緻的“自拍”。

而在此之前,“街拍”仍然是時尚圈的事:南方有時尚社區P1.cn,北方有潮流匯聚地三里屯。堆砌起其盛名的,都是將時尚融入日常生活的素人和願意“為一個驚喜等幾天”的時尚捕手——多麼血統純正!

明星們當然也會來時尚界串個門。比如時尚雜誌《紅秀》就有自己的街拍專欄,每期邀請一位明星,在街頭、咖啡館或城市地標建筑前拍主題大片;時尚達人韓火火、《時尚芭莎》前時裝創意總監李暉等人,更是充分發揮著自己的人脈之利,在微博上創建了專屬的明星街拍賬號。

雜誌街拍,不過是將攝影棚移到了室外,其本質依舊是擺拍

但誰都知道,這些所謂的“街拍”,不過是將雜誌大片的攝影棚搬到了室外而已。妝容清淡一些,髮型隨意一些,服裝日常一些,這並不能掩蓋其“擺拍”的本質。而對這個時代的大眾來說,有什麼比明星的真實面目更具吸引力呢?於是,機場,這個所有人都行色匆匆、無暇也無需考慮形象的地方,成了“展示自我”的最佳舞台。

而跟很多明星合作過的造型師李顏俊(化名)還有另一種猜測:“機場是一個功能性很強的地方,它能傳遞一種信息:如果你總是出現在這兒,大家會說這個人好忙啊,整天飛來飛去。而在娛樂圈,忙就說明你紅嘛。”

part2.“機場女王”楊冪的日常

身為楊冪團隊的一員,小科坦陳,對於“機場女王”這個頭銜,她們有時候也頗為煩惱:“一到年底各大媒體要衝KPI,但凡微博上有狗仔或網友曝出的楊冪機場圖,就都能登上焦點圖,有時還是很久以前的老照片。這就給大家營造出一種我們總在街拍的錯覺。事實上,楊冪這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劇組,我們也希望大家能更多關注她的作品,但是沒辦法啊。”

不過在她看來,楊冪本人倒是很享受這種曝光機會——以一種大眾無法感同身受的角度。

女明星有時也很無奈。作為愛漂亮的年輕女孩,平面模特出身的楊冪本就比一般人更願意花時間在時尚穿搭上:她去上海出席個活動,利用僅有的兩個小時空閑時間,也要溜去商場買買買;工作人員去劇組探班,發現她酒店房間里堆著一摞未拆包裹,全是網購的各種衣服。但職業性質卻無情地給她上了道枷鎖,儘管買了那麼多,但她卻很少有機會穿——要麼在劇組,穿角色的衣服;要麼出席各種活動,穿造型師指派的禮服。

“很多衣服吊牌都沒有摘,冪就送給身邊的工作人員了。”對此,小科也流露出一種惋惜,那是女孩子間講述同伴遭遇時那種“我能懂”的心疼。“幾乎唯一能展示她自己衣品的場合就是機場。”只有這時候,她才可以脫下小高跟、緊身裙,穿上自己鍾愛的T恤、衛衣和破洞牛仔褲。“這些‘破褲子’差點在一次大掃除中,被她媽全部扔掉。”小科打趣到。而這,也無意間也開啟了楊冪“自黑”後的另一種打開方式。

但凡被楊冪“加持”過的服飾,定然會成為某寶爆款

於是,你便看到了楊冪“機場女王”的養成軌跡:在某個冬日嚴寒的清晨,她一襲短裙,露出白嫩大長腿;在某個夏日酷熱的午後,她又衛衣套頭,捂得嚴嚴實實。小科也曾向她提出過這樣反季節的穿搭是不是“不太對”,但楊冪堅持:“再不穿就過期了,我就是想穿!”

當然,如果你是擔心偶像因此感冒或中暑,那可真是有點操心過度。實際上,明星們從酒店上車出發到機場、登機飛行、落地後再上車回酒店的整個環節中,全程處於空調的溫控之下,跟普通人對季節的感受完全不一樣。

墨鏡紅唇,幾乎是所有人氣女星的機場標配

不過,對於楊冪這種人氣明星來說,機場街拍中出鏡率相當高的鴨舌帽、墨鏡和口罩,倒不全是為了拗造型。一般來說,戴帽子是因為髮型亂,戴墨鏡是因為沒化眼妝——秉持著“不化妝不見人”的原則,也幾乎只有在飛機上,明星們才能讓皮膚自由呼吸一會兒。帽子、墨鏡和口紅是楊冪的“出行三寶”,素顏戴個墨鏡,抹個口紅,就能塑造“氣色很好”的假象。而當口紅都懶得抹的時候,口罩就可以出場了。

Part3.當街拍成為上升階梯

沒人能說清機場街拍是什麼時候開始“變質”的。也許是楊冪憑“機場女王”的頭銜又圈了一大堆粉之後?又或者是高圓圓婚後影視作品產量驟減,卻仍靠一個個機場look佔據焦點圖、穩坐“直男女神”的位置之時?更有可能是周冬雨的大眾好感度隨私服品味一路飆漲之際?無論如何,一夜之間,幾乎所有人氣明星都開始營造私服icon的人設,尤其是處在上升期的藝人更是變本加厲的以機場為戰場。

“在打造新人的過程中,不能說它(街拍)是最重要的,但肯定是要有的。現在是讀圖時代,總得讓人先認識你吧。”旗下籤了很多“小鮮肉”“小鮮花”的經紀人君亮(化名)直言不諱。

除了出演熱門影視劇外,機場街拍早已成為90後小花的必修課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靠街拍圈粉的實力——或者說,“要麼有盛世美顏,要麼是時尚達人”。幸好,這兩者都可以“打造”。

一場典型的機場街拍是這樣打造的:

首先,聯繫造型師設計街拍當天的穿搭,並給其留出時間向品牌借衣服,這個過程至少需要一星期;

然後約好化妝師、髮型師,拍攝當天提前做好妝發——照片中看起來像是剛起床揉了揉的“睡不醒頭”和清透的“素顏”,工作量基本是兩小時起;

妝發完畢,就可以出發去機場跟攝影師會合了,算上安檢和登機的時間,至少得提前3小時到達機場,如果一次要拍三四個造型,那就5小時起了。

君亮給我們算了一筆賬:服裝造型1500至3000一套,妝發費用2000到5000不等,攝影師拍一場也有2000到5000。這樣算下來,一套4個造型的機場街拍至少上萬元的花費,對小藝人來說絕不是一筆小數目。

但這已經是新媒體時代的福利了。過去藝人想要曝光,只有上雜誌這一種方法。而時尚雜誌別說封面,連內頁都一頁難求。只有大明星才是寵兒,新人只能勤勤懇懇唱歌、演戲、走紅、拿獎,才能獲得這張入場券。而如今,只要你去機場拍幾個小時,照片傳到網上,便完成了一輪宣傳。更何況,這一次拍的照片可以分4次發,按照一個月一次的頻率,小半年的KPI就輕鬆完成了,回報是很明顯的。

“甚至有些十八線小藝人根本沒有出行計劃,特意去機場拍了照又原路回府。”採訪過程中,君亮忍不住向記者吐了個槽。

更精明的玩家會找准機會,最大限度降低成本。比如去異地給活動站台,主辦方往往會提供一筆妝發費,那就化好妝去機場,“蹭”一組街拍再飛。到了酒店,大堂、走廊、房間,也全都搖身變成拍照的場所,索性一次拍個夠本。

帶妝坐飛機當然辛苦,但沒有成為“大咖”就沒有資格任性,這是娛樂圈的基本法則。去狹小的廁所隔間換衣服,在眾目睽睽之下擺pose、補妝、弄頭髮,會不會很尷尬?我們還沒問完,便立刻感受到對面君亮飛過來一個大白眼:“這有什麼好尷尬的,演員的基本素養,好嘛。”

Part4.“被造型”下的icon誕生

不管小明星們博眼球的努力有沒有成功,毫無疑問的是,化妝、髮型、攝影、造型這些本已隨著時尚產業的低迷而在走下坡路的行當,又重新煥發了生機。

雖然街拍一次的酬勞並不如拍正式活動那麼高,但需求量大,總收入只增不減,還能跟著明星們蹭“環球旅行”。而從業者們需要做的只是稍稍改變一下風格:一切去繁從簡,達到一種“老娘根本沒有捯飭本來就很美”的效果。

名偵探趙五兒曾爆料,每一套機場街拍圖的背後,都有一個專業的攝影團隊操刀

君亮告訴我們,很多“攝影大師的徒弟”如今的職業志向已不再是進時尚雜誌或擁有自己的工作室,而是成為專職的活動跟拍攝影師。這樣既比為雜誌工作自由,又比成立工作室成本低。“成立一個工作室得雇兩個助手吧?得有辦公室吧?得時不時租個棚吧?可街拍一個人、一台相機就可以搞定所有。”

以小科所見,這兩年機場街拍的設備也越來越輕便。小巧的閃光燈、濾光片往單反機器上一插,路人不留心根本不會注意到這邊在拍大片,成片效果卻不亞於過去一人拍照、一人打燈、一人舉反光板的龐大架勢。而新近最流行的設備是一種跟人臉差不多大的球形燈,能發出很柔和的光,顯得皮膚特別好,但要注意拍攝時避免直視鏡頭,“那樣瞳孔里會有一個亮點,就穿幫了”。

“球形燈”已經成為時下街拍的必殺武器

然而,整個街拍產業鏈里最核心的環節還是服裝造型。

穿搭是街拍的靈魂。關之琳美了一輩子,不曾對哪個美人服過氣,卻在年逾50的時候悠悠地回答媒體:同輩香港女演員裡面,最欣賞的是劉嘉玲,因為“她會穿”。大美女尚且如此,就更能理解普通女生對“會穿”的羨慕,以及對“會穿”女明星的追捧了。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小宋佳、江疏影等原本不算大熱的女星,近兩年能憑機場街拍迅速圈粉,成為“氣質女神”。

不過,看照片學穿搭可以,把照片中的明星當做品味本身來膜拜,那就大錯特錯了。讓我們來盤點一下街拍爆款造型的代表人物:

“下衣失蹤”:楊冪、宋茜、小宋佳、江疏影、王子文……好的,幾乎所有對時尚有追求的女星都熟練掌握了這個技巧;

“下衣失蹤”儼然成為了近年機場街拍的最熱搭配

運動潮牌:這就更不用說了,前幾年supreme火到幾乎人手一件,而傳說中“一件難求”的Vetements x Champion聯名款連帽衛衣,給它當過活體廣告牌的明星簡直數都數不過來,楊冪、宋茜、李宇春、黃子韜、黃曉明、關曉彤、郭碧婷、林允、李小璐、賈乃亮……男女老幼,統統不放過;

該系列聯名款衛衣,成為國內眾多明星的最愛單品,左起:林允、李宇春、宋茜

這還不夠“亂穿”?看看Oversize外套的擁簇者:霸氣的范爺、“我潮我潮我最潮”的宋茜、馬甲線少女袁姍姍、大長腿穿什麼都好看的唐嫣、這些都可以理解。但,當一向穿連衣裙走小公舉風的大甜甜都套上了Oversize,你還覺得這是她們的共同品味嗎?

近照里,連一向甜美的景甜也套上了最當紅的oversize衛衣

而真實原因是,大甜甜最近換了造型師,與吳亦凡、宋佳、宋茜一起,成為了這位昵稱“Fil小白”的90後新銳造型師的“作品”。而高圓圓、舒淇、迪麗熱巴、江疏影背後,有一個“共同的男人”韓火火。楊冪、周筆暢、周迅、陳坤則都是造型師姜成皓的客戶。

“機場look和真正的私服差別是很大的,”李顏俊毫不諱言,“大部分明星穿衣品味都很差——你以為你追的是‘明星同款’,實際上都是‘造型師同款’。”

Part5.互惠互利的時尚關係

事實上,在時尚界,小白、韓火火們才是真正的明星。

川妹子小白21歲就獲得了旅遊衛視的街拍大賽冠軍,並成為“街拍鼻祖”比爾·坎寧漢鏡頭下最年輕的中國IT Girl,從2016年起擔任時尚雜誌《YOHO!GIRL》的造型總監。

韓火火則是國內最早的時尚紅人。2009年,他以時尚雜誌編輯的身份出席米蘭時裝周,在Giorgio Armani大秀散場後,被當時最有名的街拍攝影師Scott抓拍到。第二天,他揚手招計程車的照片出現在Scott的街拍博客上,一夜成名。2013年,他登上“老佛爺”Karl Lagerfeld掌鏡的《THE LITTLE BLACK JACKET》,是該展覽中唯一被力薦的中國新生代時尚icon。他的微博,從2009年8月——也就是“一照成名”的半年後開通至今,已經擁有755萬粉絲,而明星街拍是其發布的主要內容之一。

在韓火火的微博里,可以看到他為各路明星拍攝的照片

他們受雇於明星,但又絕不僅僅是僱傭關係。2012年起,韓火火開始打造其街拍品牌“Fire Bible”,明星們不僅無償為其拍攝,還往往以“上榜”為榮。

而一個優秀造型師的價值也絕不僅僅是卓越的時尚品味,還有其背後的時尚資源——否則怎麼買得到“一件難求”的全球爆款,怎麼穿得上只看面子不看錢的一線品牌新款樣衣?

科普一下,很多一線品牌每一季會推出“樣衣”,只借不賣,且一款只此一件。能否借到,就看借的人夠不夠大牌了。這裡有兩層意思:一,你看到的那些明星“私服”,很有可能是借來的,拍完照片還得還回去;二,明星本人夠大牌,品牌當然會借,本人不夠大牌的話,只能靠大牌的造型師出馬了。

有時候,這種權力關係也會顛倒過來。品牌也有“咖位”,一線品牌高高在上,借你衣服穿就已經很給面子;二線品牌常常會給大明星們寄當季新款,希望在你的街拍照中曝個光——想想這些年被楊冪帶火的MK和一批小眾潮牌們吧;三線或以下,除了送衣服,還要直接付酬勞。

最養眼的還是品牌與明星“門當戶對”的合作。比如正在進行的巴黎高定時裝周,身為迪奧中國品牌區形象大使的黃軒就穿著一身迪奧在機場來了組街拍。

黃軒身著迪奧亮相機場

小科回憶,大概從三四年前開始,機場街拍成了明星們出征時裝周、電影節的標配。不過,她認為這與時下所見的日常街拍的性質完全不同:日常街拍偏重於展示私服,是出於自我宣傳的需要;而受品牌邀請出席時裝周、電影節,街拍的目的就成了展示品牌,是一項任務。

君亮給我們解釋其中的邏輯:“品牌當然不會在合約里寫說,你必須在機場背我們家的包街拍,那太low了。但是呢,這是作為藝人你要回饋給品牌的東西。”

Part6.人生、街拍皆如戲

一個是“街拍女王”,一個是低調的文藝男演員,楊冪和黃軒有一點相同:他們只有在“回饋品牌”時才會特意去機場街拍——前者反正每次出現在機場都會有粉絲和媒體幫她拍,而後者完全無意去展示自己的私人品味。

明星們po出的日常微博中,街拍仍然佔據著重要的位置

“不是所有藝人都適合街拍的,”小科吐槽,“我們公司簽的那些小朋友,尤其是男生,他們就覺得說‘穿褲衩去機場怎麼了?很舒服很好啊,有什麼問題嗎?’我們天天跟他鬥爭,把參加時裝周的很帥的照片和路人拍到的大褲衩照片放在一起,你看,這就露餡了啊!這個時代,藝人還是應該有藝人的樣子。可下次在機場,你看見他遠遠的走過來,還是一個大褲衩。”

李顏俊也遭遇過這樣的“噩夢”。他的一個小花客戶,幾乎就是以一個月一次的頻率發機場街拍,妝容精緻、大牌加身、甜美可人,卻不小心被路人拍到了真正的“街拍照”——毫無輪廓的大T恤和運動褲,素顏,膚色暗沉,讓網友大跌眼鏡。

不過,這也沒有太大關係。大眾已經越來越習慣明星們“人生如戲”的套路了,下次再po出美美的街拍,也許會被他們視作“化腐朽為神奇的化妝術”的範本吧。

何況,一次“露餡”並沒有影響她的事業版圖——素顏照曝光後不久,小花過生日,那個總是出現在她街拍照醒目位置的國際大牌寄來了一束花和一件外套,“還蠻貴的,起碼好幾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騰訊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