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軍隊系統里鮮為人知的罪惡

—— 北京地區軍人法輪功學員遭迫害部分案例(1)

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開始,軍人法輪功學員就遭到了更為嚴重的迫害。這些軍人法輪功學員中有高級幹部、高級軍官、高級警官,教授、博士、碩士等等。這些人因信仰被開除軍籍、學籍、強制轉業、非法勞教、判刑及酷刑折磨。如空軍指揮學院教授枉判重刑17年。

中共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開始,一批批優秀的軍人法輪功學員就遭到嚴重的迫害。

在中國,軍隊是個特殊的群體,有許多富有才華的精英人士和風華正茂的年輕人。但軍隊也是中共奪權掌權的工具,被嚴密控制的領域。因此,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開始,軍人法輪功學員就遭到了更為嚴重的迫害。

這些軍人法輪功學員中有高級幹部、高級軍官、高級警官,教授、博士、碩士等等。這些人因信仰被開除軍籍、學籍、強制轉業、非法勞教、判刑及酷刑折磨。

據明慧網報導,其迫害手段主要體現在:迫害元凶江澤民或相關頭目直接下令;迫害系統組織機構嚴密;超越法律執法犯法;制定下發內部文件;參與迫害者積極盲目跟從;迫害實施早;對身體和精神摧殘手段極其殘酷;不惜投入巨大人力、財力、物力;株連嚴重;迫害向地方延伸,聯地方實施迫害;信息嚴密封鎖等。

北京是江澤民集團發動、指揮迫害法輪功的源頭和中心,因此迫害格外殘酷。因軍隊系統封閉的特殊性,迫害信息被嚴密封鎖,傳入社會的信息也很少。

本文從明慧網公開發表的涉及北京地區軍隊等軍人的部分案例中進行整理,儘管一些信息不完整,甚至極其簡單,但希望引外界關注,中共迫害給軍人、家庭及民族帶來的災難。

1.空軍指揮學院教授枉判重刑17年

於長新,男,原空軍指揮學院教授,正師職,副軍級,曾主編空軍指揮學院教科書,原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

1999年4.25以後,於長新即失去自由。7月1日,總政和空軍組成20多人專案組,對於長新進行隔離“審查”,採取誘騙、威逼、折磨等手段,長時間不準老人睡覺,給老人精神和身體造成很大傷害;期間非法抄家2次。

於長新(大紀元)

原本空軍相關人員根據於教授的一貫表現,“審查”也沒有任何違法犯罪的證據,認為沒有根據和理由給他什麼處分。然而江澤民對法輪功迫害打壓,以權代法,先下令逮捕,又指令非法重判21年。

北京軍事法院於2000年1月6日,秘密冤判於長新17年重刑,致當時已經70多歲的這位空軍功臣含冤關進軍隊監獄。於教授對判決不服曾提出上訴。當時軍隊高層對於長新被判重刑反響強烈,一些高級將領為於教授鳴不平。

於長新教授的夫人姜昌鳳,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退休幹部,也被趕出空軍指揮學院宿舍區的家。因堅信法輪功,2001年被非法重判10年,當時已近古稀。

在女監被迫害,姜昌鳳一度滿臉長滿膿包,眼睛腫脹睜不開,嚴重便秘,腰部嚴重彎曲成90度,手不停的抖動,生活自理困難。2011年11月,這位8旬老人,被人目睹單獨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一個牢房,身體很虛弱。

2.武警部隊高素質人才軍籍軍銜全無

李洪山(明慧網)

李洪山,男,原武警部隊黑龍江綏濱邊防大隊警官。李洪山上大學開始修煉大法,入伍武警部隊後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曾立功並被列為年輕的後備幹部。7.20後,部隊不斷施壓逼迫他放棄信仰,李洪山被迫流離失所。

2003年李洪山在天安門被警察抓捕並誣判5年,非法羈押在佳木斯蓮江口監獄。迫害導致他失去了警官待遇和軍人前途,妻離子散。釋放後當地派出所百般刁難不給落戶。李洪山無奈孤身來北京打工,是“放到哪裡都是個高素質讓人放心的好人”。

2014年8月25日,李洪山下班後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被北京大興區北臧村派出所警察綁架,在看守所遭獄方野蠻灌食。2015年6月11日李洪山被大興法院非法判刑3年,後劫持至黑龍江呼蘭監獄關押。

3.空軍指揮學院博士生導師遭惡首點名冤判

劉錫珍,女,空軍指揮學院英語教授,博士生導師,上校軍銜。2000年“十一”期間,被警方非法抓捕,隨後被北京軍事法院非法判刑5年。內部消息稱,劉錫珍和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李超然是江澤民親自點名判刑。

因軍隊無女子監獄,2001年,劉錫珍被關押到“北京未成年犯管教所”囚禁,當年56歲,之後被開除軍籍、黨籍,後來轉移到劉錫珍原籍山東濟南關押迫害。

4.江澤民欲以百萬元迫害的軍中研究員

原國防科技大學電腦學院電腦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李志剛。(明慧網)

李志剛,男,國防科技大學計算機學院(院址在湖南長沙)博士,軍人。1998年,李志剛從友人處得到了《轉法輪》一書,看完後,他被書中所講的“真、善、忍”法理深深震撼,他激動地對家人說:“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書!”

李志剛曾是一個一天抽兩包煙,一頓可喝8兩白酒的人。修煉法輪功以後,這些不良嗜好都遠離了他,朋友們看到他的變化,都嘖嘖稱奇。

有了法輪大法的指導,他在生活與工作中,對自己有了更加嚴格的要求。一次,李志剛的二妹收到一張百元假鈔,被他撕毀。他說,寧可自己吃虧,也不能讓這張假鈔流傳出去再害其他人,又自己拿出一百元給二妹。在國防科大計算機研究所工作期間,他總是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是領導、同事心目中公認的德才兼備的好人。

李志剛曾參與銀河—II十億次巨型機的研究,並在國內外會議期刊上發表論文多篇,作為國內計算機研究領域的尖端人才,他本可以用自己所學為社會、為國家做更多的貢獻,然而,在中共打壓的運動中,遭受非人摧殘折磨。

2003年元月,李志剛被移送北京軍事檢察院。在北京軍隊監獄看守所8個多月,李志剛每天被強迫一個固定姿勢坐16個小時,經常遭拳打腳踢,夏天不讓洗澡。

當年8月,江澤民竄到國防科大,聽到學院關於李志剛的情況報告,江立即表示出資一百萬元,限期“拿下”李志剛。隨之北京軍事檢察院開始對李志剛晝夜拷問,血腥折磨,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材料,不看就一頓暴打,他被打的腦子發木,聽覺受損,身體許多部位受傷;他一米八六的身高關進特製的鐵籠子里,站不起蹲不下,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2003年9月,李志剛被北京軍事法院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湖南省郴州軍事監獄。

李志剛曾被關進不足兩平方米的露天小號,下雨下雪沒遮擋,冬天被剝去棉衣挨凍,大小便都在裡邊,夏天天熱味熏,蠅蚊叮咬,人在裡面站不穩,不能坐,更談不上睡覺,還要從事重體力勞動,卻不給吃飽;2004年5月李志剛又被轉到湖南津市監獄。

5.不放棄修煉夫妻同被判重刑

杜斌,男,北京某部隊軍人,被判刑5年,關在軍隊監獄迫害。妻子梅雪紅,大學文化,昌平區法輪功學員,曾被關押在北京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2001年被判重刑8年;2012年又被判刑4年,長期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身心遭受嚴重傷害。

6.陸軍總醫院婦產科主任醫師遭惡首點名冤判

李超然,女,解放軍陸軍總醫院婦產科主任醫師,正師級文職軍官,離休。

1992年開始修煉的李超然,曾擔任解放軍後勤指揮學院煉功點輔導員,2000年10月被警方從家中非法抓走,2001年2月底,被北京軍事法院非法判刑4年。李超然當年已經60多歲。內部消息稱,是江澤民親自點名判刑的。

李超然被非法判刑先後關進“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九監區,被強制勞動摘羊絨,每天肺里吸進粉末灰塵,連眉毛頭髮里都是,導致憋悶,鼻子嗓子里干癢;在北京女子監獄九區,被強制每天長時間坐在小凳子上,保持坐姿看造謠抹黑法輪功的“新聞聯播”,反覆寫思想彙報,強制包筷子等奴工勞動。

7.某部隊醫院放射科醫師

張靚穎,女,北京某部隊醫院放射科醫師。2009年被非法判刑4年,當年40多歲,關進北京女子監獄遭受嚴重迫害。在一分監區,監區長李曉娜指使多名犯人虐待她,整日污言穢語的咒罵、侮辱,一連十幾天不讓睡覺,不許洗漱、限制上廁所,連踢帶打,不讓她吃飽飯等。

8.海政歌舞團的舞蹈演員

鄭艷萍,女,海政歌舞團的舞蹈演員,因演出中摔傷,造成脊椎嚴重傷殘,修煉法輪功後得以康復。2001年被判刑4年,被關進北京女子監獄。

9.總參三部軍人多次被判刑勞教

楊建民,男,解放軍總參三部軍人,約於2003年上半年被警方綁架抄家,非法勞教,關進團河勞教所三大隊迫害,後又判刑2年。

10.海軍總醫院女軍官被強灌藥物

李秋俠,女,解放軍海軍總醫院主管藥劑師、副師級文職軍官。1999年8月,李秋俠被看管在北京南郊的一所部隊農場,被迫參加思想轉化學習班。

2000年6月4日,神智清醒懂醫懂葯的李秋俠從部隊農場被強行送至解放軍第261醫院精神病三科,每天強制給她服用大劑量的鎮靜、安定、抗抑鬱葯(共13片),李秋俠不配合,就把她綁在柱子上,把葯研碎用鼻飼管灌下去。醫院為懲罰李秋俠,把她綁在椅子上,在太陽穴扎針通電,實施電針摧殘。

李秋俠到261醫院後,每天早晨主動把病房、衛生間、走廊、活動室打掃乾淨,洗碗、倒垃圾,向患者講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受到護士和病人的讚揚。兩個月後,迫於國際和國內法輪功學員向醫院講真相的壓力,醫院放李秋俠出院。2009年9月,李秋俠再次被勞教2年。

11.張萬年指令迫害的原武警總隊警官

盧伯華,男,原武警部隊寧夏總隊警官、指導。1999年4月開始修煉後,他按“真、善、忍”標準規範自己的言行,工作上兢兢業業,對待戰士親如兄弟,多次婉拒戰士家長來部隊送的錢物,多次得到部隊領導表揚,受到戰士及戰士家長的稱讚。

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他經歷了一番痛苦抉擇,決定到北京上訪,以一名軍人的身份告訴國家法輪功是被冤枉。

2000年10月7日,他到天安門廣場打開“法輪大法”的橫幅,當即被帶上警車,北京公安通知武警總部保衛部,連夜將盧伯華劫持到北京武警總部政治部看守所審訊,期間,每天手掌被電棍電擊。幾天後被劫持回銀川關押,部隊領導找他談話,讓他在法輪功和共產黨之間選擇,盧伯華毅然選擇法輪功。時任軍委副主席張萬年親筆指令要“嚴肅處理”,後被判勞教3年,勞教期滿後強迫複員。

12.她和平上訪被強制勞教

李慧敏,女,解放軍總裝備部航天工程醫學研究所(507所)職工。以前患嚴重的風濕性心臟病,靠藥物治療維持,因此常年不能正常上班;醫生告訴家人她只能活兩年左右。1997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李惠敏恢復健康,見證大法的神奇。

迫害發生後李慧敏被單位非法拘押近一年。2003年3月中共“兩會”期間,所在部隊一新上任官員親自下令,將正在醫院照顧病危老父親的李慧敏強行抓走,關押在單位內部,派新兵小戰士日夜看管,強迫罰站,限制睡覺,李慧敏被站的腿不會打彎,不會行走,不能上床。被關押的第十天,李慧敏的老父親病、急交加離世,軍隊領導也不讓李慧敏看最後一眼!

2003年9月李慧敏被劫持到北京大興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13.空軍軍官被勞教領導及兒女被株連

張惠英,女,空軍指揮學院退休幹部。1992年6月她有幸參加了法輪功師父在北京開辦的法輪功學習班。她說:“講課內容極其豐富,極深奧又科學,特別是如何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深深地打動了我。”修煉後,張惠英的肩周炎,多年的便秘、神經衰弱消失,身心感受到從未有過的輕鬆愉快。

作為一個科技工作者,曾經是無神論者的張惠英說“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用我所學的知識無法解釋,我感受到了一種神秘的力量,從而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徹底的轉變……。”

修煉法輪功後,張惠英7年沒請過一天病假,淡泊名利,拒收錢財禮品,遇到矛盾先找自己,沒有憂愁煩惱,和同事關係融洽,年年受嘉獎或領導的表揚。

1999年7月,面對日趨嚴重的迫害形勢,張惠英意識到這將給國家、民族帶來災難。她決定向人民代表大會反映情況,於2000年“兩會”期間上訪被抓。經過單位近一年關押洗腦後,又被非法勞教2年,關進北京女子勞教所。

在調遣處和勞教所,張惠英作為一名頗有身份近60歲的空軍退休軍官,被迫遭受勞教所警察及吸毒犯、盜竊犯、賣淫女的看管欺負,承受強制轉化、毒打,辱罵、體罰、奴工勞動等折磨。勞教回家後,張惠英得知已被降職降級,兒女被趕出家門,家庭破碎,單位相關領導也株連受處分。

14.堅持不妥協空軍指揮學院幹部被非法勞教2年

張健,男,與妻子張惠英同為空軍指揮學院退休幹部,被單位強行辦“轉化班”洗腦迫害,在洗腦班張健始終不寫檢查,中央軍委下令批張健勞教2年,於2000年6月將張健關入空軍拘留所囚禁。

15.少校警官穿警服站天安門廣場煉功

於鳳來,男,武警部隊山東省總隊濟寧市支隊的少校警官。原身患胸膜炎、氣胸、膽囊炎等多種疾病。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康復,以飽滿的精神投入到工作中,並給國家節省了不少的醫療費。

於鳳來看到報紙、電視台等媒體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衊,以及因此給社會造成的惡劣影響,深感憤慨痛心!他冒著失去工作、人身自由的可能,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到北京後他才發現,政府的任何部門,已經沒有法輪功學員申訴說理的地方。

被逼迫無奈的情況下,於鳳來身穿少校警服警銜,毅然站在天安門廣場的中央煉功,以這種形式向人們表明:法輪功創始人是清白的,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是清白的,法輪功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的,所以在工、農、商、學、兵、政、黨等所有的領域,才有那麼多的人煉法輪功,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是絕對邪惡的!

此後,於鳳來被撤銷幹部職務和少校警銜降,並非法勞教2年,在勞教所,於鳳來經受了由武警支隊到武警總部至解放軍總政治部各級包括所謂“專家”組成的“轉化工作組”的“轉化”,並遭受飢餓、限制睡覺、暴打、超強軍事訓練、不明藥物等人格侮辱、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精神幾乎崩潰,幾次生命垂危!

2015年,9月16日,於鳳來在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對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18日收到兩高簽收的簡訊通知。

他在控告狀中說:“在長達2年的迫害折磨中,我知道了什麼叫生不如死,也知道了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知道了從一個意識清楚、理智健全的正常人被迫害折磨得成為一個精神失常的人所遭受的難以忍受卻又不得不忍受的難以想像的痛苦的過程。我沒有想到我還能活著離開那個極其殘酷、恐怖、沒有人性的讓人不寒而慄的邪惡環境,但我還是活著過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