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假和尚冒充中央領導親戚稱可疏通關係 詐騙郭文貴兩千萬

“紅通逃犯”郭文貴陷入一場騙局:2015年,逃亡海外近一年的他為了達到擺平官司、逃避制裁,回到國內的目的,以“撈人”為名,不惜重金,企圖繼續採取慣用的手段,俘獲官員,圍獵權力,達到目的,沒想到栽在冒充中央領導親戚的假和尚、假總參大校手中,被騙了兩千萬元。

發現受騙後,郭文貴在境外即時通訊工具WhatsApp上和宋軍聊天時氣憤地表示:“我出了洋相,丟死人了,我長這麼大就沒見過這樣的騙子。”

近日,公安機關偵破一起詐騙案,披露了上述案情。經審查訊問,假大師趙立新和假總參大校葛長忠交代了合夥詐騙郭文貴好處費的問題。目前,相關案件還在進一步偵辦中。

警方查獲的趙立新的假證件。

假冒中央領導親戚,郭文貴信以為真

2015年5月,趙立新接到一個好友的電話,稱其朋友宋軍一個客戶的女秘書被抓了,想把人撈出來。他事後得知,這個客戶叫郭文貴,系北京盤古氏投資有限公司、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因涉嫌多宗違法犯罪於2014年8月逃亡海外。

郭文貴“撈人”開出了優厚回報。趙立新說,對方承諾事成之後給辦事人2000萬元好處費。他想到了神秘弟子葛長忠。“我只知道他是總參大校,有相關證件,他還給我看過一些文件,上寫著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藝術節基金會’等多個國字型大小開頭單位領導。”

葛長忠另一身份是中直小康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直小康)副總裁,他自稱因物聯網+項目急需投資,於是和趙立新一拍即合。

2016年5月4日,宋軍帶著郭文貴提供的材料,在深圳羅湖區一餐廳和趙立新、葛長忠會了面,這次會面更堅定了他對趙的起初認知。“他高高大大,穿著一件像軍裝的衣服,自稱是總參駐深圳的大校,從他的言談舉止,我信了他的身份。而當初之所以看中趙,就是因為朋友說趙是中央領導的親戚。”

此後,經宋軍搭線,郭文貴與葛長忠初步商定:把人撈出來後,就把這2000萬元好處費給他。

公安機關介紹,由於當時郭文貴已經案發、潛逃在國外,包裝成“中央領導親戚”“軍隊首長”的趙立新,再加“總參大校”葛長忠的身份,兩人一番演繹,使急於攀附上“高層”的郭文貴信以為真。

警方查獲的葛長忠的假證件。

為拉攏關係,郭文貴儘力討好葛長忠

“實際上,郭文貴說撈人只是幌子,他逃到海外後想回國,讓我找人,就是要找一個能幫他接觸高層人物的關係,探探回國口氣。若真能把人撈出來,關係肯定不一般。”宋軍說。

2016年5月18日,郭文貴的楊姓女秘書在被監視居住期滿後,公安機關依法對其取保候審。

郭文貴最初以為這是葛長忠和趙立新通過大領導關係運作的結果,對其熱情大增。據葛長忠與郭文貴的WhatsApp聊天記錄顯示,郭對葛說:“葛兄,你這個龍哥(葛的生肖屬龍)我信心十足。趙主任(趙立新)宋老弟(宋軍)未來都是咱們這個平台上的人。”

葛長忠說,當日他就聯繫郭文貴的屈姓女助理,隨後辦理2000萬元的轉賬手續。

相關銀行賬單流水顯示,2016年5月,郭文貴先是給中直小康轉賬600萬元。因葛長忠無外匯賬戶,隨後郭又向葛長忠指定的香港萬穗集團公司賬戶轉賬1400萬元。

趙立新假冒大師。

發現受騙後,郭文貴氣急敗壞

辦案機關介紹,為了儘快利用趙立新、葛長忠吹噓的所謂高層關係,擺平自己的事,郭文貴安排葛長忠前往英國,與他協商所謂的後續合作計劃。其實他的真正目的是想親自檢驗葛、趙背後的“大人物”究竟是什麼級別。

2016年6月30日,葛長忠飛到倫敦,與郭文貴見了面,商談後續合作計劃,但郭關心的是趙立新的背景。

“他一直詢問趙立新的情況,比如趙認識哪些中央高層領導,與某中央領導人是何關係,與某中央領導是如何認識的。”葛長忠說,他表示不太熟悉趙的背景後,郭就不高興了,再給他看合作計劃書後,郭就惱了,接著就翻了臉。

葛長忠認為,當初談崩的原因是郭文貴認為他們這些層級的人幫不上忙。郭實際上是想讓他們幫助接觸高層,助其回國。

發現受騙後,郭文貴非常憤怒。在WhatsApp上,郭對宋說:“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趙立新說他認識高層領導,百分之百是在說謊。他們是一大幫騙子。我出了洋相,丟死人了,我長這麼大就沒見過這樣的騙子。”

郭文貴還向宋軍解釋道:“我之所以不跟你說,是因為我怕你控制不住,你要控制住,什麼事都不要做,任何異常都不能表露出來,因為他們把咱們騙了,你一旦有所行動,咱們損失更慘。”

“經過和郭文貴的接觸,發現他的人和他的事都不敢碰,我和好友就商定把錢退還。”葛長忠說,他退還1350萬元,至今還有650萬元未還。

接近郭文貴的一些人士指出,圍獵權力是逃亡前十幾年郭文貴勾結個別官員欺強凌弱,積累財富慣用的手段,但被他圍獵成功的王有傑、馬建、張越等所謂老領導因為他已先後入獄,已經不存在郭整天掛在嘴上的老領導。

今年6月,趙立新、葛長忠因涉嫌詐騙罪被刑拘,為郭文貴撈人牽線的民航總局空管局原管制員宋軍,則因涉嫌另一起“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被刑拘。公安機關偵查發現,趙立新所謂的“軍隊首長”名頭都是假的,他自身未當過一天兵,大校軍服是花3萬元買的;葛長忠的“總參大校”身份也是假的,他的軍服和相關證件是花2萬元買的,他所在的中直小康是一個沒有實質經營活動的空殼公司,是他們用於詐騙的平台,公司董事長張林目前也在被公安機關審查。

公安機關還查證,趙立新在外人眼中的佛學大師也是假冒的。原來,2013年在深圳打工的趙看到經營佛堂有市場,且來錢快,不辛苦,註冊成立了深圳弘佛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他將自己包裝成少林寺前方丈素喜大師、香港覺真長老弟子,靠幫人做法事、看風水、祈福等掙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