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張東園:鮮為人知的中共高層秘聞

當出席(1957年莫斯科)會議的80多個代表團談到熱核戰爭的可能性時,毛髮表了一次演說,其要點如下:「我們不應該害怕戰爭。我們不應該害怕原子彈和導彈,不管爆發什麼樣的戰爭——常規戰爭還是熱核戰爭——我們都將取得勝利。至於中國,如果帝國主義對我們發動戰爭,我們也許會損失3億多人。那又怎麼樣呢?打仗嘛!時間將會過去,我們會比從前生出更多的孩子。」

新宋氏三姐妹

綜合外媒消息:宋任窮的女兒宋彬彬,因文革道歉而再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事實上,不僅宋彬彬是美國公民,宋家還有兩個女兒也是美國公民。宋彬彬在文革過後幾年去了美國,有麻省理工博士學位,在州環保局工作。宋昭昭是密歇根大學醫院的一名護士,年薪大約82,000美元。她和她的美國先生Alan住在這棟房子里,她先生為福特汽車工作。宋昭昭的父親宋任窮曾追隨毛澤東一起鬧革命。宋昭昭兄妹在美國發現了機會,不光是教育子女和自我教育的機會,在這裡的生活和在中國的完全不同,可以隱姓埋名過簡單的生活。

作為宋家(第二代)最年輕的孩子,宋昭昭很明顯對於記者到安娜堡市來採訪她感到不舒服。她很謙和地花了幾分鐘回答記者的問題。她說她父親並沒有告訴他們該做什麼。“父親讓我們自己做決定,”宋昭昭說:“他想讓我們選擇自己的生活。”宋珍珍,宋任窮的三女兒,目前居住在舊金山,在接受電話訪問時正在騎著自行車,她說“我恨死文革了,所有人都是騙子,你不能相信任何人。你說了什麼話有人轉身就去告發。”

我們會比從前生出更多的孩子

當出席(1957年莫斯科)會議的80多個代表團談到熱核戰爭的可能性時,毛髮表了一次演說,其要點如下:“我們不應該害怕戰爭。我們不應該害怕原子彈和導彈,不管爆發什麼樣的戰爭——常規戰爭還是熱核戰爭——我們都將取得勝利。至於中國,如果帝國主義對我們發動戰爭,我們也許會損失3億多人。那又怎麼樣呢?打仗嘛!時間將會過去,我們會比從前生出更多的孩子。”他講的最後那句話比我這裡複述的要粗魯。

他用了一個猥褻的說法,但我記不清究竟是怎麼說的了。我坐在孫逸仙的遺孀旁邊。她聽了毛這種挑逗性的話,失聲大笑起來。毛也笑了,所以我們大家都跟著笑了。但是毛講的話根本沒有什麼可笑的地方......對於這樣的一個演說,誰也沒有精神準備......諾沃提尼同志說:“毛澤東說他的6億人口準備損失掉3億。我們怎麼辦呢?我們捷克斯洛伐克只有1,200萬人,打起仗來都得死光,誰還能留下來重新開張?”——《最後的遺言——赫魯曉夫回憶錄續集》

毛主席不要我們了

1968年7月工宣隊以制止武鬥的名義突然開進清華大學,受到“井岡山”的武力抵制。為此毛連夜緊急召見了北京的五大學生領袖。這次談話從凌晨3時半到8時半,足足5個小時,只可惜,這是由毛主席親自宣告紅衛兵運動的結束。當時蒯大富在清華大學正在指揮“井岡山”的人馬對抗工宣隊的進駐,毛主席召見的時候,找他找不到,直到召見快結束的時候,蒯大富才趕到人民大會堂。有文章寫道:蒯大富一見到毛主席就放聲大哭,說“毛主席不要我們了”。據我的記憶,蒯大富的確是含著眼淚,而“毛主席不要我們了”的感覺,恐怕在現場的幾位紅衛兵領袖,都會有同感......從1968年秋天到1978年春天,我被隔離審查了10年。——《聶元梓回憶錄》

文化革命

文化革命究竟是什麼意思,我說不清楚,很顯然,毛早就希望他的人民不僅把他看成是一位領導人,而且把他看成是上帝。他出版了自己的言論摘錄並且把它們宣布為人人都必須牢牢記住的戒律。我在電視上看過中國人自己攝製的一部影片,裡面的人像一群白痴一樣以枯燥無味的調門一遍又一遍地念誦著毛澤東的語錄。看到人類尊嚴被踐踏到如此地步,我簡直要嘔吐。我在收音機里曾聽到有個外科醫生如何在做手術之前被迫念一些愚蠢的毛的語錄。在20世紀的今天,人類的足跡已經踏上了月球表面,怎麼可能一個國家還會相信巫醫和不可思議的怪誕偶像呢?中國人真的相信毛具有超自然的力量,外科醫生只要記住毛的話就能治好病人嗎?—《赫魯曉夫回憶錄》

北京城牆

1958年1月,毛澤東說:“我們不輕視過去,迷信將來,還有什麼希望?北京拆牌樓也哭鼻子,這是政治問題”,同月,他又說:“南京、濟南、長沙的城牆拆了很好,最好全部變成新房”,同年3月,他說:“拆除城牆,北京應向天津和上海看齊”。經過大躍進和文革的大規模拆除,北京城牆幾乎全部消失。據載,彭真曾“開導”梁思成:“毛主席希望有一個現代化的大城市,他說他希望從天安門上望去,下面是一片煙囪”。

欖桿市事件

1966年8月25日,北京第15女子中學的紅衛兵去欖桿市附近廣渠門大街121號的房主李文波(小業主成份)處抄家,女紅衛兵們翻箱倒櫃、掀開屋頂,毆打李文波、劉文秀夫婦,逼他們交出根本不存在的“槍枝、黃金”,李文波忍無可忍拿起菜刀抵抗,被當場活活打死。不久,周恩來在接見紅衛兵時的講話中將李文波的抵抗指為“反動資本家對紅衛兵行凶”,下令以“行凶殺人”的罪名將李文波之妻劉文秀判處死刑。隨後數千名身著軍裝、手持凶器的“紅衛兵”打手們乘著公交專車,在解放軍的保護下,彙集到出事的街道,“血洗”了欖桿市七天,無數人慘遭毒打,許多人死於非命。當年“十.一”,第15女子中學紅衛兵代表登上天安門城樓,受到了毛澤東的接見。

金無怠之死

金無怠,美國中央情報局工作人員,1952年起秘密為中共情報機構工作,1985年因中共安全部高級官員俞某某叛逃美國而暴露,隨後被捕,被指控犯有間諜罪等17項罪名,被認為是有史來破壞最嚴重的反美間諜。據金無怠夫人周瑾予所著《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一書記述,金被捕後“竟異想天開地認為,中共可能通過外交途徑,以他的情報對中美建交有功,要求美國將他交換或釋放回中國去。甚至幻想由他的律師提出要求傳鄧小平出庭為他作證......”。但中共外交部稱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出來的,中國政府從來沒有向任何國家派遣過任何間諜,不認識這位自稱是中國間諜的金無怠先生。金這才意識到中共是不會救他的,於宣判前在獄中自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