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97年女留學生被爆涉詐騙 留下40萬美金債務的婚姻

結婚後半年,枕邊人突然變成騙子,偽造現金支票詐騙、騙錢、騙車、疑似盜刷信用卡,還都是從自己的兄弟、朋友下手。

撕下假面,這個97年出生的W大女留學生疑似有三次詐騙、違約案底,前夫據傳進了精神病院,甚至把親爹一手送進監獄,如今她人不見了。

就在今天,岳父與哈雷的朋友更在衝突中流血,據稱,有暴力記錄的岳父剛剛被保釋又遭到全城通緝。

結束讓自己丟了工作,更留下大概四十萬美金債務的婚姻,家人被前岳母謾罵、侮辱,20歲的哈雷差點自殺。

近日,他接受了記者的獨家專訪。

“大家都說這支票是你開的,不是銀行開的,我問她,能不能跟我說句實話。”

他以為妻子Amanda還會咬定自己是受害者。可這回,“她坐在椅子上,悠閑地笑著跟我承認:既然你都被開除了,我也沒必要瞞你,這支票是我去什麼什麼地方PS並列印出來的”。

電話那頭的哈雷告訴我:“對,就是你能想到的特別輕描淡寫,特別不當回事,可我當時整個後背都涼了”——他知道,這出婚姻大戲要落幕了。

哈雷,97年生人。

他人生里最黑暗的一天,是FBI在工作單位C銀行找到自己的第二天,是親口講銀行騙了無辜妻子的故事而被開掉的當天——也是與她婚後快半年的一天。

今年四月底,一整天風平浪靜。

C銀行的辦公室突然進來兩個FBI,說要找他談話。

“我問你,為什麼你身為這家銀行的員工,賬戶上卻有假的現金支票,加起來數額已經超過十萬美金?”

哈雷這才知道:某年某月某日,老婆往自己的賬戶上存了兩張現金支票,而這兩張支票,被發現都是假的。“我當時就蒙了,這不是開玩笑吧?我根本不知道這事。”

於是,FBI給他24小時去調查清楚,他馬上回家問Amanda。

她說,自己想給丈夫一個驚喜,誰知銀行給她開的支票是假的。他覺得妻子的說法合情合理,“當時我在想,這次又是銀行騙你,反正不是你騙別人”。

“又”,對,不是頭一次。

第二天,他對FBI講了這個銀行詐騙無辜妻子的故事,可那倆人直搖頭:“現在我們就打電話給你老婆,讓她來說這個故事”。

FBI在電話里問Amanda二十多遍這支票到底是誰開的,甚至挑明已經查清來龍去脈,這些支票並不是她所謂的H銀行的職員“安妮”經手,甚至拿洗白丈夫的名聲為誘餌,可她一口咬死,自己是受騙者。

已經驚呆的哈雷,被懷疑授意、參與妻子的欺詐行為,被C銀行開除。

到了這個地步,Amanda終於承認,自己一直用來開支票的銀行帳戶是楊千妍(音)的賬戶,而楊千妍,是她前男友的媽媽:“我想報復她”。

疑似Amanda前夫Z信用卡被盜刷

(圖片來自哈雷)

沒想到,自己反覆追問,朋友們也問了她七十多遍,甚至把親爹一手送進監獄來換取丈夫信任的問題,答案居然這麼簡單。

哈雷當時差點厥過去。他沒想到,經歷這段婚姻多次的小高潮,居然迎來了斷崖式的結局。

故事開頭,是個現在想來不知有沒有過的孩子。

他在西雅圖辦了外賣公司,“去年我給她送外賣,就這麼認識了。她說自己是W大的學生。戀愛一個多月,她說懷孕了,要跟我結婚”。

在他眼裡,她大方漂亮,是很容易讓人有好感的姑娘。

而在後來被騙的哈雷的朋友X看來,“她是個長得不太成熟,整天咋咋唬唬,但腦子很聰明的女孩”。

婚禮的一切開始籌備,可就在前一天她跟他說,孩子沒了。

“想不到是吧?我這些話百分之百都是真的,都找得到證人”。短短半個月,孩子沒了。他與她非常傷心,“但這婚也得結啊,結了婚孩子還會有吧”。

去年11月,一場婚禮20萬刀,她堅持出一半。哈雷拿的是現金與轉賬憑證,而她用的支票。

這些支票第一次“東窗事發”,在倆人蜜月回來後。

二月初,有人去C銀行找哈雷。“他態度很強硬,說不把兩萬刀現金放這,就不讓我走”,哈雷認出,這人居然是自己的婚禮策劃人。

“他說,你老婆給我的支票全假的,出賬人也不是她的名字”。哈雷連續給Amanda打電話,沒人接,沒辦法,他找老闆借錢還給他們了事。

回到家,Amanda哭得撕心裂肺,第一次,她說自己被銀行騙了,是H銀行的“安妮”給她開了假現金支票。“她說是父母給的合法收入,我就沒有馬上查證支票的真偽和來源”。

哈雷要找銀行討說法,也被她拒絕了。

“她找了一堆理由,說找H銀行就被她父母知道,二老容易擔心,還說支票上的出帳人,H銀行行長楊千妍和她父母認識,爸媽出面去要肯定成事,說的跟真的一樣”。

儘管聽來離譜,一位朋友也提醒過肯定是她有鬼,甚至背後有詐騙團伙,可他信了Amanda。

後來,哈雷幾次問她這事進展,她拿出幾張國內催賬風格的討債照片,紅油漆在一輛車的車身上大字寫著:“楊千妍,欠債還錢”,說這人賴皮不還錢。“要錢要到這地步,要不回來就算了,反正咱是夫妻,這錢我墊上了”。

誰知後來,假現金支票全面爆發。

他才發現:她之前給所有人的全是假的現金支票。“包括兩枚婚戒,包括她之前買的一輛車,還包括找我朋友借的全部的錢,總數有四五十萬刀,我都傻了”。

大家都來找他要說法,還要起訴,Amanda就一直哭,詛咒H是騙子銀行。

哈雷只好跟父母說實話,他們替小兩口填了空缺。後來他才知道,爸媽這是賣了一套房。“一補上,就沒人告我們了”。

這事告一段落,可一直到四月底,她還是沒有從銀行要回來一分錢。

他等不及,查了出賬人“楊千妍”的資料才發現,她不是H銀行的行長,竟然是妻子前男友的媽媽!

她疑似套取了楊千妍的信息,偽造了支票,PS楊千妍簽名。如果兌現,會走楊千妍的賬戶,如果沒兌現,那得Amanda還錢,Amanda沒錢,那麼一定還是自己還。

“為什麼是你?”

哈雷說,照美國法律,兩人是合法夫妻,任何債務必須共同承擔,“她就利用了這個法律漏洞。”

走到這一步,他就說,離婚吧。可她不肯。

當時,她父親已經來美國處理這件事,她把全部責任推到爸媽身上,怨他們一手策劃、教唆。

為了挽救婚姻,她問怎樣可以不離婚,“我說,除非你證明這事跟你沒任何關係”。

誰也沒想到,第二天她就把父親送進了監獄。

(後續:北京時間2017.7.1112:13

據稱,剛被保釋的Amanda的父親與哈雷的朋友衝突後,被全城通緝)

“當時,父女倆肢體衝突後,是她親手打了911,我說你幹嘛呢趕快掛,當時已經通了,她說爸爸對她家庭暴力,警察直接把人抓走了。她跟我說,為了不再騙你的錢,騙你身邊人的錢,我和家人全部翻臉了,無家可歸,現在你不能離開我,否則我就瘋掉了”。

哈雷心軟,撤了離婚申請。

而就在四月,除了假支票,身邊越來越多人挖出了Amanda的“黑歷史”。

據爆料,高中就來美國的她,在婚前騙了三台車(瑪莎拉蒂、邁凱倫、雷克薩斯)。

前兩台的招數都是:付錢給人家,讓人把車給她,車子到手她就把款子撤了,轉手把車賣了;婚後騙了輛賓士G65,被車行發現及時追回,但要賠償車行損失;

曾替加州一位車行朋友“追債”的留學生尼奧說,2016年5月10日,當時有輛車已經過戶到她名下,管她要錢耗了有半年。空信封、假支票花招玩了好幾次,於是朋友托自己去堵她。

“那哥們還是她老鄉,所以當時提車很爽快。這車她留著開,估計是為了裝逼,連車牌都沒掛,後面貼的臨時牌照還是個假的。”

“人見著了,態度也挺好,當場把錢打給車行,我們就撤了”。誰知她那邊立馬把錢撤了,後來繼續堵,又嚇唬又讓其他朋友做工作,終於肯把車還回來;“她還干過偷偷把室友的車給賣掉的事”。

(圖片來自尼奧)

另外,她打著哈雷的名號幫人代寫作業,收錢不辦事,留的都是他的聯繫方式,於是,哈雷遭到了“圍攻”。

留學生H因此掛了科。

“我寫作不太好,代寫作業是英語系列。一起吃飯時吐槽,她就說自己成績很好,平常聽她說英語,感覺確實也不錯,還承諾一定過。當時只剩兩周,她不斷加價。我第一次現金300刀,第二次微信轉賬人民幣有500刀”。

可最氣人的是,“各種答應你能寫的全都沒寫,甚至說自己忙著離婚交空文檔,基本上大家的Final都被坑了,我放棄了,也有人自己重新寫。”

她了解到,大概十幾個人提前付款,要退錢,她就說全給了哈雷。

同時,她還說“丈夫急用錢但不好意思開口”,找他朋友借錢。

留學生D,就是上當的幾十號人中的一個。“6月21日,她微信上借一千刀,看在哈雷面子上我借了。說是PayPal還我美金,結果給了echeck,最後撤了回去。我算少的,身邊有人被騙了幾萬。”

他後來才知,她兩年前就有詐騙案底。“不管怎麼騙,發現她只有一個套路,詐騙範圍是以哈雷為中心,往外接觸的一圈人;騙的方式是空信封、假支票,或者真匯款又撤回。

其中,假支票不僅取不出來,銀行以為他們詐騙,有些朋友的賬戶還被關了”。

更別提盜刷信用卡、套銀行的錢……真相大白後,哈雷堅決離婚。

Amanda哭著召集他的所有朋友,說婚後自己受婆家虐待,“可她在家連底褲都不用洗啊”;把所有惡行都算在丈夫頭上,受騙的兄弟險些跟他翻臉。得知真相再去找人,她已經跑到佛州A市了。

按法律走,他只需償還一半債務。可她騙的,全是他的朋友,跟他在西雅圖打交道的人。

“總不能讓朋友受損失,是我全還——爸媽賣房子的錢、自己在美國六七年的積蓄,都用來補這些窟窿,還了三十多萬,還有近九萬塊沒還完”。

五月,這段維持半年的婚姻終於完了,而他差點自殺。

在朋友陪同下,他去報警。

從警局出來,他整個人傻了:她有婚史!

就在2016年當年,自稱沒談過戀愛的她,不僅有前男友,而前男友中的Z、“楊千妍行長”的公子,更成了她的前夫!

(圖片來自哈雷)

而據傳,這位前夫曾進了精神病院!

D說:“他一個騎哈雷的,性格比較粗獷,也粗線條,婚前對她根本沒認真調查,後來沒包庇她,也在還錢。不過,誰遇見這事都得崩潰。”

哈雷要維權。

可是,“在美國,離婚申請交上去,也要90天後生效,這90天內我們還是夫妻關係,想起訴她詐騙都不能夠,因為現在我也容易被當作同夥”。

那麼,其他人呢?

尼奧覺得,人都跑了,“這五百一千、幾千的數額,你報警警察也不管啊。非跟她死磕,勞身傷財的耽擱時間”。

而D說,錢要不要得回來無所謂,主要是把騙子繩之於法。“算下來,她騙的錢只怕比盜刷信用卡交學費那個案子的人還多”。

而且,“騙我這事就能看出,她對詐騙太熟練了:熟人下手,又不太熟,對她不了解,數額不大,找幾個我這樣的二愣子,就夠一個月花;換個地繼續騙”。

另外,不少人還報不了警,“很多作案的證據都被抹掉,沒幾個打了欠條。微信里跟我借人民幣,轉賬記錄這東西提供給警察,中國軟體美國不大認的”。

再說,就算有證據,在這個州犯了事,她現在又跑到別的州去,那麼兩邊警察都抓不了,只能FBI出馬。

而X表示,聽說西雅圖那邊已經立案。“我不想摻合這事,但找到人就必須要錢,就這個態度真讓人受不了”。

X說,Amanda沒有朋友,沒畢業也沒輟學,躲去了A市。

據哈雷提供的用戶名,記者發現她已清空微博。

可如今,那麼多人找她,她還在騙人,“聽說換匯時,她把美金用PAYPAL賬戶打給別人,收了別人的人民幣,她再把美金撤回,這種手段中招的不差美國人”。

此外,哈雷介紹,Amanda疑似還在盜刷自己的信用卡,截至發稿前,有1.5萬美金。

(圖片來自哈雷)

“所有帳戶被她黑了一遍,所有信用卡被她盜了一遍,微信上能作為證據的信息差點被她刪光。6月19日,從Amazon.com再次被盜刷8000多美金,用於買勞力士手錶。”

(圖片來自哈雷)

哈雷說:“聽說找了新男友,估計是給他的。她是有多愛他?”

他說:“騙了幾十號人,加起來有百萬美金。新男友估計也是下一個受害者——她實在太精通怎麼半年內毀掉一個男人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